前陣子在報上看到一篇探討台灣開放外籍白領來台工作的專題報導,這是老問題了,每隔一段時間總會被拿出來曬一次,只是多年討論下來,內容和結論大同小異,不外乎法令太嚴,機會太少,待遇太低,以致外籍工作者人數(除了英文老師)逐年下降。

其實不需媒體報導,只要回想20年前走在台北商務區,穿著整齊的外籍上班族人數明顯比現在多得多,就可知道,曾幾何時,國際企業在台收的收,裁的裁,外派人員減少成了必然的結果。

我自己曾服務20多年的外商企業就是一個頗具代表性的例子,1984年我進公司時,員工總數20多,其中老外就有5、6個,後來隨公司業務規模逐漸擴大,人數最多時近百人,老外約10人,現在呢?只剩一個小辦公室,沒有半個外派人員。

企業外派通常有幾個目的:一是因為本地員工欠缺某方面經驗,外籍經理來台工作的同時並負有培育人才責任,另有一些來台學習不同市場特性,回去後可為本國注入新血。此外,不管以上哪一種,外派都可以接觸,理解不同文化,對市場區域整合有很大幫助。

換句話說,人員交換/外派有教育,學習,交流,融合等功能,雖然因為牽扯到家庭,住房,稅金等因素而成本較高,有遠見的企業依然樂此不疲,發展至今,有些企業和員工甚至完全打破國籍界限,以國際企業和國際工作者自居,以致於公司在哪個國家註冊,或員工護照什麽顏色都變得不再重要!

在這股世界化潮流中,台灣顯然沒有跟上腳步,雖然政府政策出發點通常是為保障本國企業發展和員工工作機會,但長此以往,企業很容易因為缺乏成長動力使得人事包袱越來越重,競爭力越來越低,而被迫越做越小的餅不但不能讓本地員工得利,還換來長年低薪和前途茫茫的後果。

個人在職場時曾被外派3次,扮演過學習,傳承,也扮演過交流,融合的角色,眼看現今台灣對待外籍白領的態度,滋味複雜,試想,如果當年他國也用同樣方式對待台籍員工,我根本不會有「出國深造」機會。你可以說我是既得利益者,但我很確定,得利更多的,是兩地分公司,乃至企業整體。

台灣近年經濟道路越走越窄,人才選擇用腳投票,社會風氣民粹當道,政府卻只能端出如「玉山計劃」之類頭痛醫頭的因應政策,以致一股看不見出路的惡性循環瀰漫社會。問題是這樣的:如果我們不能從上到下,從裡到外改變封閉排外的習性,這股循環將把我們帶到哪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