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發聲被說愛出風頭、談加薪被說太有野心...低調努力就會被看見?別期待有人為你加冕

別再期待有人會為你戴上皇冠,自己的目標自己爭取!

開會時,我往往選擇坐在最角落,那兒離投影幕最遠、離門最近,潛意識似乎在說「重要的位子給老闆坐,讓有影響力、負責做決策的人們坐在投影幕前才方便談論重要事項。」

會議中,大部分時候我都選擇聆聽,就算大家正在根據我的設計做討論,我也寧願只聽不說。然而我並不是沒有想法,而是總找不到適當的時機,心裡隱隱覺得似乎需要有人 cue 我,像是將虛擬的麥克風遞過來,才輪得到我訴說自己的觀點,在那之前沒有我置喙的餘地。

終於,老闆叫我講解「我的」設計要點。在角落的位子上,我輕聲說道:「其實這大部分都是老闆的點子,我只是把它畫出來而已啦!」語畢旋即後悔,我的確費了許多心思在設計這個案子,為什麼要把自己說得這麼扁呢?

怕發聲被說愛出風頭、談加薪被說太有野心...低調努力就會被看見?別期待有人為你加冕

接下來只能在心中暗暗期待老闆和同事會在大家面前稱讚我的作品很優秀,點出我花多少時間和心力在這個案子上,但一直到會議結束大家都忙著討論專案進一步的發展,沒有再提起我或我的設計,我也只能在最後默默地幫忙抵著門讓大家魚貫離開。

什麼是皇冠症候群

皇冠症候群(Tiara Syndrome)首次由 Negotiating Women, Inc. 的創辦人 Carol Frohlinger 與 Deborah Kolb 提出,描述女性「認為只要努力把事情做好,別人就會注意到,並為她們戴上皇冠。」就像迪士尼的公主們或少年漫畫的主人公一樣,只要保持善良、純真、勤奮,自然就會成為大家崇拜且敬重的對象。

社會對於女性的期待往往是較為順從的,於是女性不願為自己發聲,因為怕被說「愛出風頭」;不願進行決策或主導專案,因為怕被說「愛管閒事」;不願主動開口談薪水,因為怕被說「太有野心」。

當嚮往著升遷或事業成功被視為一種貪念,皇冠症候群的情結便油然而生,好像為自己的「份內事」邀功是一件罪大惡極、很丟臉的事情。

懷著「努力一定會被看到」的想法,女性低調完成許多工作卻沒有得到回報時,不會想要 highlight 自己的功勞,反而是自省是否還不夠努力,然後加倍埋頭苦幹,殊不知老闆和同事的注意力大部分都在自己身上,沒人有時間多花心思去觀察你做了些什麼。

除此之外,女性也會迴避社交(networking)或尋找貴人(mentor)這種積極向外建立人脈、拓展機會的行動,也比較少對自身職涯進行策略性規劃。

我第一次認識皇冠症候群是閱讀我的愛書 — Facebook 營運長 Sheryl Sandberg 的挺身而進時,她提到:

努力與成果應該獲得肯定,但是當自己的成果沒有被人肯定時,我們必須為自己爭取。(摘自 挺身而進)

認真唸書,然後呢?

我認為除了男女性的差異之外,東西方文化的差異也會造就皇冠症候群。

怕發聲被說愛出風頭、談加薪被說太有野心...低調努力就會被看見?別期待有人為你加冕

臺灣的教育環境並不鼓勵質疑權威與爭取權益,最經典的就是老師問學生有沒有問題時,永遠都沒人有問題,一是擔心同學覺得自己笨,二是不想「挑戰」老師,覺得課本上就會有標準答案何必問,於是大家都打定主意回家自己啃書。

然而,職場並不像學校,不是認真唸書後在考試時拿到高分,就會被大家認定是個人才。

在臺灣唸書時,很少聽到有人會去吵分數,通常也被視為過於強勢的舉動;但在美國唸研究所時,常聽一些當大學助教的同學們抱怨美國學生有多愛為了分數跟助教討價還價,但只要言之有物的話的確還是可能幫他們把分數補回來。

現在回頭看分數或許真的沒什麼大不了的,可是工作就不一樣了。出社會後已經沒有分數的量尺,你是否成功、是否優秀都是由一大群人的主觀看法加總而成的客觀看法,能夠為自己爭取到更高的評價比被動地讓他人定義來得划算多了。

為自己做主,勇敢拿下決策的權杖

不要等別人把權力送到你手上,就像不要等別人為你戴上皇冠,那可能永遠不會實現。(摘自 挺身而進)

我很喜歡這句話 — Hope is not a strategy — 希望不是一種策略,如果只靠祈禱和欲望就可以在職場上成功,那世界上所有人都可以當 Jeff Bezos 和 Elon Musk 了。

如果有件事情沒有被分配,我會很願意自動接起來做;但是當這件事情被公開分配,老闆主動問「有沒有誰要做這件事情」,我都會等到沒有人發聲才會發言,不但無法主動爭取想做的事情,更無法表現自己對案子的熱情與積極。

怕發聲被說愛出風頭、談加薪被說太有野心...低調努力就會被看見?別期待有人為你加冕

寫文章的這幾天也剛好碰到一個有趣的例子,有個會議中的設計是要跟合作夥伴談我設計的材料,在會議前老闆問道:「需要我幫你做會議記錄嗎?還是需要我幫你講解?」我瞬間腦子一片空白,開始胡言亂語:「呃都可以啊,我可以負責做會議記錄⋯我也可以講解⋯」他滿臉問號地說:「你想要同時會議記錄跟講解?」

正當我手作無措時同事救了我,他主動說他來做會議記錄,於是我就順理成章地負責講解設計了。

現在回頭想想,真希望自己可以鎮靜且堅定地說「我想要在這次會議中主講,會議記錄就麻煩你了!」而不是處處小心,深怕造成他人不便或顯得過度自信,好好拿下自己心裡想挑戰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真正尊重你的同事絕對會支持你。

讓大家看見你的努力

女性過度重視職場上的謙遜,而不敢像男性同僚一樣炫耀他們的成就。過度謙虛,相信只要勤奮努力與大量產出就可以幫助你獲得賞識,不需要額外強調貢獻的結果就是比別人花更多的時間達到目標。

記住,老闆與同事不會時時刻刻留意你的動態,所以並不一定會注意到你的成果,除非你花心思畫重點給他看。

像我的壞習慣就是默默把完成的設計放到共用空間,也不會口頭告知同事們去看,只會在 Slack 裡頭丟出一句「我做完了喔,大家看看吧」,因為總自以為體貼地覺得「他們在忙」,但這麼一來也常常導致沒有人知道我付出了多少,甚至在過了幾天之後還問我說事情做完沒。

相較起來,跟我差不多年紀的同事們都善於申明自己的貢獻,會很自然地冒出一句「我剛剛把競品全部截圖後集中放在 InVision 了喔,一開始圖片都沒有按照順序,我花了一些時間把他們都整理歸類。」如果是我做的話可能只會在 Slack 裡面寫說「競品分析已完成,請看連結👉」

擁有野心是好事,女性不應坐等獎勵從天而降,而該主動爭取自己所應得的。

怕發聲被說愛出風頭、談加薪被說太有野心...低調努力就會被看見?別期待有人為你加冕

別讓公司定義你的身價

相較之下,女性也比較不願意主動要求升遷,即使是實至名歸。女性通常認為,只要自己表現優異,自然就會獲得獎勵。(摘自 挺身而進)

Lisa A. Barron 2003 年的研究顯示, 83% 的女性認為她們自身價值是被公司配給的薪水所定義。相對的,僅有 17% 的女性能清楚衡量自身價值,進一步認為公司應該給予符合她成就的薪資(有此觀念的男性則高達 85%)。

這並不代表女性不擅長談判,當目的是為了他人 —— 例如客戶或是團隊成員 —— 談判時,女性做得跟男性一樣好。然而,一旦牽涉到自己就變了調,研究顯示只有 7% 的女性在獲得第一份工作時進行了薪資談判,而男性則高達 57%。

畢竟我現在仍然是第一份工作,所以還沒有太多談薪水的經驗,但我的神人級朋友 Elsa Ho 的文章距離合理薪資只差最後一哩路,如何談出與你能力條件相符的報酬詳述了很多實用的薪水談判技巧,值得一讀!

如果你毫無畏懼,你會怎麼做?

無論是因為女性、臺灣人、社會新鮮人還是跨國工作者等身份和經驗讓人產生皇冠症候群的情結,終歸都是因為沒有自信而畏懼,畏懼他人眼光、畏懼談判僵局、畏懼自己還不夠努力才追不上別人。

如果我毫無畏懼的話,這些是我想要為自己達到的 ——

我會為自己的思想辯護

我會清楚自己的身價,勇於爭取更高的報酬

我會積極建立人脈,拓展事業機會

我會主動發聲

我會大聲說「這就是我,而且我很為自己驕傲!」

別誤會,這篇文章並不是要建議大家為了自我行銷而疏忽了工作,相反的,我們值得行銷的自我價值仍然取決於 1% 的天份和 99% 的努力累積而成的經驗。

我非常欣賞默默耕耘的人,然而,當你已經努力到燃燒小宇宙的程度,卻還是沒有人慧眼識英雄,可能就是需要撥一點點埋頭苦幹的時間給自己,思考職涯規劃為何,採取更積極的態度讓自己站出來讓人看見。

本文經授權轉載,如果你也喜歡Jasmine的文章,可以點擊作者名字回原文,並為她按下 follow &好多個拍手,表達支持!

延伸閱讀:

《妳的公司對妳好嗎?權利不曾從天而降,一起爭取吧!》

《【職劇場】態度決定高度,那些當臨演教我的事》

《職場心理學|初階到中階的檻,怎麼剩我還沒跨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