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身法律世家,赴美留學念的也是法律,但是愛看電影、打定主意要成為電影人的李耀華,堅持回到台灣電影圈工作。她從處理外片合約的法務、到電影院撕票裝爆米花做起,如今變成來台拍片的國際大導希望尋求合作跨國製片的最佳人選。

去年,台灣電影圈很熱鬧,國際大導演盧貝松、吳宇森相繼來台灣取景,分別拍攝了電影《Lucy》與《太平輪》。在這兩部電影拍攝的現場,李耀華遠遠地站在場景外圍,與他的工作團隊一起待命拍攝劇組的臨時需求,隨時要迅速解決問題。從小至片場的交通接駁、演員與工作人員的住宿餐飲,到租借場地、搭建場景、調度國內電影工作者協助大導演拍攝劇組等,這些都是李耀華擔任跨國製片統籌的工作。

十四歲就篤定走電影路

四十歲出頭、個子嬌小的李耀華,是目前國際導演來台拍攝尋求跨國合作製片的最佳人選,也是國內電影界中生代的監製。

當電影監製,不是一件簡單的工作,必須要有個清楚的腦袋,了解導演的創意、懂得做市場分析,並不是當過製片的人就可以勝任。

對李耀華來講,她掌握監製工作遊刃有餘的原因,就在於她從讀國中時就立定走電影路,往後從學生時期到進入電影圈所接觸到的相關經驗,加上她善於思考分析的能力,都成了她培養實力的最好養分。

李耀華的三伯是台灣電影教父李行,而她當律師的父親平日最大的消遣就是看電影。「我爸爸是連出差到國外參加會議,也要在開完會後找當地電影院看電影的人。」她小時候的親子活動之一,就是被爸爸帶去看電影。

電影,很自然地成為李耀華生活中的一部份。「國中時常去電影資料館看老片子,尤其是伍迪艾倫的電影。」而高中時就讀北一女,每週六下課後步行去西門町真善美劇院(藝術電影院)看電影,成了她最開心的娛樂。

而舞台劇,更是李耀華電影之路的重要啟蒙點,她說第一次看完表坊《那一夜,我們說相聲》後,舞台劇現場演出的精彩魅力,不同於電影的戲劇表演形式,讓她開了眼界。

只是當時,李耀華考量父母對她的升學期待,並沒有以電影科系為聯考的第一志願。但她考上法律系後,利用入學前的暑假前往表坊當助理,到排練現場拖地、幫忙記錄台詞、參加巡迴表演的幕後工作。在這段時間,她對戲劇表演有了更完整的觀念,同時也了解台灣北、中、南不同的票房狀況與票價的規劃。

「分析票房、制定票價,這已經是進入製片領域了。」李耀華說。

大學畢業後,李耀華前往美國攻讀法律碩士,取得學位後,想繼續攻讀電影,但因缺乏電影作品無法申請入學,只好作罷,轉而攻讀電信傳播碩士,並在美國商務部實習,研究開發中國家的電信政策。

善於分析 掌握市場

「但我還是想做電影!」二○○○年後,李耀華決定回台並在三伯的協助下,進入春暉電影公司擔任副總特助,協助處理購買外片的合約與法務,從中學習判斷影片價值的門道。

在春暉工作期間,她像塊海綿般吸收電影產業各種的知識與實務經驗,加上過去接受法律思辨邏輯的訓練下,依據自身條件進行評估後,認為製片一途是她未來可以走的方向。

李耀華與同事葉育萍離開春暉,一起成立三和娛樂國際公司,想真正拍攝一部電影來驗證自己的能耐。她們分析市場的回收獲利,決定從算得出投報率的同志片、兒童片與恐怖片著手。而同志片《十七歲的天空》以不到五百萬元的拍攝資金,上映創下全台八四○萬元票房,在當時極低迷的國片市場,算是表現優異。

之後,李耀華離開三和,獨立成立販賣機電影公司,自己製作電影,並開始接下台德合作電影《曖昧》、台法合作電影《愛在世界末日前》、台港合作《淚王子》、盧貝松《Lucy》、吳宇森《太平輪》等跨國製片的工作。

「會接跨國製片,純屬意外,那都是機緣。」李耀華表示,她本身認識這些電影的外籍導演、攝影師,才有機會接下這些電影在台拍攝的製片統籌工作。而她接觸外國人經驗豐富,熟悉外國人的思考邏輯,也有助於她順暢執行跨國製片。

經營電影產業除了需要熱情,也需要像李耀華這樣落實製片成效的理性思惟。而電影的票房與口碑、大導演主動尋求合作,在在肯定李耀華在電影工作上的表現。這就像仕高利達以掌握市場卓越口味的調酒經驗,調和出深受世人喜歡的威士忌,展現威士忌品味的最高價值。

李耀華大事紀

.2000年 自美返國後,進入春暉電影公司,負責採購外國電影的法務工作
.2003年 與葉育萍合創三和娛樂國際公司,拍攝《十七歲的天空》
.2007年 自行獨立開設販賣機電影公司(Filmagic Pictures),開始參與跨國電影
.2013年 協助國際大導盧貝松、吳宇森在台分別拍攝《Lucy》與《太平輪》

電影監製 李耀華 從法律跨界電影 理性分析、價值取勝
仕高利達相信,成功是複數,不是單數,與他人共飲的快樂,才是真暢快。 正如李耀華代表的紫領精神,「LET’S LEAD勢在改變」,世界因此不再冷漠。

電影監製 李耀華 從法律跨界電影 理性分析、價值取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