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職場上,有一些很明確的定律,其中一個就是不遭人忌是庸才。如果沒有人要弄你或誹謗你,那基本上你大概也沒有甚麼太大的殺傷力或影響力,當一個「平淡樸實」與「出色搶眼」的人都是選擇,我們可以選擇安逸度日,但若你選擇當一個出色並具有獨特性的領袖,想成為「零負評」先生或小姐就是不太可能的。

不論你做的再好,再優秀,都會有看你不爽的人。縱使你從來也沒想跟他們爭,就只是想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他們也可以從你長得不夠正,臉太臭,看起來囂張,或是一些完全沒有道理的話來罵你。

幾年前,因為要投入一個公益組織的擔任公關志工指導老師的緣故,我必須帶著一群大學生去做一件有點困難的事。那就是教會他們如何聯絡,並且找到心目中理想的大人物。

那些大人物都是一群國家元首級的高度,對於沒有資源,沒有人脈,也沒有管道和經驗的我的學生而言,實在非常不簡單。但是我的教學方式是,教孩子們怎麼做但是絕對不出手幫他們們做。因為這樣如果事情成了,孩子們會無法判斷,這個成功是老師帶來的,還是他們自己努力來的。

但也不想讓孩子們處理起來太困難,我還是透過一些管道去聯繫一些可以教導我們的人,給我們一些經驗分享,因此透過某位企業主轉介紹了他的部屬。沒想到該部屬跟我聯絡後,如同是在罵狗的羞辱模式,對於我的討教和請益,懷抱著一種極具高度的不削,並且以「你不是個咖」,「你第一天做公關嗎?」這樣的問題來訓斥我。

可以理解因為行業不同,對方可能並不知道我在公關圈行之有年。不過有禮貌與尊重別人,不是作人基本的態度嗎?學習是一生的道路,我真的不可能甚麼都會?但是這個人帶給我的學習就是:如果將來有人向我請教某件事,我一定會客客氣氣地回答他。因為被請教也是一種榮幸,不是用來羞辱人的。

後來與團隊討論過後,我們決定了不請教那個人自己想辦法。妙了,惱羞成怒的對方,開始大肆在某些攻擊性的論壇隱晦的幹譙我,並且向我現任,前任,前前任老闆們去數落我沒有繼續請教他而帶給他的不悅。

非常不意外的,不太有人理會他,也沒有任何一位老闆來罵我。而且後來不知何故,那個人在公開版上攻擊我的話也自動下架了。說真的我沒去跟任何一位老闆解釋甚麼,一方面是我懶,二來是這個人的大眾評價,基本上大家都知道那個人的行為就是如此。我會生氣嗎?當然會,但我始終相信一個道理:獅子是不會回頭聽狗吠的!

後來我們成功地完成了計畫,是孩子們自己進行的。沒有靠那個對我們吠的怪人帶來任何的幫忙。我們不只邀請到了直轄市長,連行政院長都是我們的座上嘉賓。不但如此,我也與這些大人物們成為了好友。

回顧這個故事的當下其實我已經沒有甚麼情緒了。只是最近又看到好些身邊的朋友,也在受一些不當的干擾所苦。親愛的,我實在明白你的感覺,說不氣都是騙人的。請相信我知道你所有的委屈與感受。

但是你試想一個情境,當那個某某人又在臉書或任何平台攻擊你,而你正在做的事是與總統吃飯,你正在推動一些國家級的大事,真的有長眼的人就會看見誰才是真的有格局的人,而那些看不見的,也不會是你局裡的朋友。

那些人關注你,並且攻擊你,無非就是要你回應他!我知道你很氣,但是你的高度去回應對方,告他或是公開他的惡行,基本上就是對方想要的。一個高高在上的你,優秀到爆炸大領袖,與市井流氓對告,他就成名囉!

因為被你攻擊後,他就更有新聞點可以來訴苦,來潑婦罵街。或是做更多無聊至極的事情來讓你不得不面對它,那種感覺就像是踩到了狗屎一樣,你須要做的就是丟掉那雙鞋,因為洗了鞋還會是臭的,而且一直都不舒服。

不理他,真的就沒事了嗎?我明白你饜不下那口氣,大聲的罵髒話吧,然後請電梯上樓,開始去找更高的領域,更大格局的事情,更厲害的人事物。當你在跟某國總統吃飯,與國際間的領袖討論國家大事,並且影響力無遠弗屆的時候,你沒有空去回覆那些人的文章。

倘若有一天你再度提起這件事情的時候,你已經位高權重了,功成名就了。你的車尾燈對方根本就看不到,因為當你已經站在高崗上的時候,那個人也因為你前幾年不理他,依舊在只會靠北來靠北去的生活中,繼續惡整著另一個倒楣的人。然而你早已走得很遠了。

甩人巴掌最好的武器,就是沈得住氣,讓你自己在某一個領域當神,但依舊謙卑並不要忘記那些傷害你的人使你學到的真理。有一天,你甩他巴掌的舞台,就不會只是在某個同溫層取暖的站上或是你的臉書裡。

給在職場上辛苦耕耘的你!你很棒,不要回頭看,那裏沒有將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