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犧牲旁人以求存活的技術

我多次觀察蜘蛛捕食甲蟲的行為,從中明白了一件事。當蜘蛛放開獵物,朝牠注視的時候,如果附近有其他東西在動,牠的注意力馬上便會被吸引過去。舉例來說,像身為觀察者的人類為了記錄而挪動雙手時,手的影子以及放在旁邊瓶子裡的其他昆蟲的動作,牠都會有所反應。

我試著將蠅虎擺到電腦前,發現牠對游標的動作也會馬上做出反應,也會對雷射筆的亮光有反應,改變方向,顯然誤認為是獵物。

原來如此。我在二○○四年發表的論文中,只在培養皿中放進一隻甲蟲進行觀察,但如果是放入多隻甲蟲來觀察,應該就會明白蜘蛛注意的對象不是裝死的個體,而是會動的個體!

我們急忙著手展開新的實驗。首先只將不會動的long系統甲蟲放進培養皿裡,接著各將一隻不會裝死的short甲蟲和long甲蟲一起放進培養皿內觀察。結果很明顯。只將long甲蟲放進培養皿時,只有大約四成的機率可免於被獵食;但若是和short甲蟲成對一起放入時,long系統的甲蟲則有高達九五%以上的機率逃過被獵食的命運。

換言之,和不會裝死,只會到處亂跑的個體在一起,懂得裝死的個體就能存活。

另外,同處在一個環境裡的其他個體,就算是不同種類的昆蟲,結果也一樣。我試著將另一種常在麵粉裡頭和擬穀盜一起發現的甲蟲,和會裝死的擬穀盜擺在一起。結果和會裝死的個體擺在一起時,其他種類的甲蟲有高達七成的機率被蜘蛛吃掉。但如果是和不會裝死的個體擺在一起,則會有八成的存活機率。

在存放麵粉或白米的野外場所,擬穀盜不可能獨自生活,牠們大多是成群從麵粉或白米當中湧出。像以小麥為食的其他甲蟲或蛾的幼蟲這類的其他昆蟲,也會混雜著棲息其中。

換言之,會裝死的個體是藉著自己靜止不動,來讓獵食者的注意力轉向其他獵物上,藉由這種做法來提高自己的存活率──這個理由就此成立。

換句話來說,會裝死的個體是犧牲身旁的其他個體,讓自己存活。

◎猜拳後出是對的!

讓敵人的注意轉往他人,自己就此獲救。同樣的場面,在我們人類的社會中也很常見。

就舉會議為例吧。雖是討厭的工作,但勢必得有人去做的事,成了討論的議題。像這種時候,大部分人應該都會在心裡想「我就盡可能別和上司對上眼,就這樣含混過去吧」。要是隨便提意見,而被上司點名道「既然這樣,就由你來試試看如何?」那可受不了。這時使出的策略就是裝死,等其他人先有所行動。我們可以說,人類確實是依照本能採取生物學上的正確生存策略。

既然是以上班族的身分謀生,想將問題往後拖延的場面便會不斷登場。典型的例子就是上司提出要求,要你「想個好點子」。話說,不可能總是想得出好點子,只要想不到「特別」的好點子,「往後拖延」就是個辦法。像這種情況下,與其說出自己想到的爛點子,惹上司不高興,還不如往後拖延還比較好。

不過,如果現場都沒人發言,裝死就發揮不了效用。正因為有想要積極出點子的人存在,「沒提案的人」才得以活命。就像這樣,在任何場面下,都有其他人可以積極地處理問題,做為往後拖延戰術的「裝死」才能奏效。

我原本想命名為「after you(你先)策略」,先搶先贏的做法其實沒那麼有用,往往都是排第二或第三的人最後贏得成功,而這個事實與我提出的方法似乎有共通之處。搶先的冒險者開拓市場,接著大企業投入高額的資金,以更幹練的商業模式擴大市場占有率。進化生物學證實了商場上這種不顧道德,「猜拳後出有效」的殘酷面。

事實上,在生物的世界裡,猜拳後出是「常識」。舉例來說,當母蜻蜓與兩隻以上的公蜻蜓交尾時,之後前來交尾的公蜻蜓會用自己陰莖前端的倒刺,將最早交尾的公蜻蜓留在母蜻蜓體內的精子全都清走。接著再注入自己的精子。藉由這樣的做法,母蜻蜓的卵所孵化出的孩子,全都是後來交尾的公蜻蜓的孩子。

另外還有這樣的案例。假設有成群行動的牛,為了得到新的覓食區,面對一條非橫渡不可的河川;河裡有鱷魚,沒人肯帶頭進入河中,這時年長的牛會從後方撞年輕的牛,使其跳入河中。可說是殘酷已極。

我們將話題拉回裝死的研究上吧。

我們提出主張,說明勒克斯頓教授的指正並不適用於蠅虎和甲蟲之間的關係上,而且裝死是犧牲個體周遭「四處亂動的旁人」,為自己帶來利益的策略,並整理成論文。而就在二○○九年四月二十九日公開發表的隔天,《Science》雜誌的線上版(Science shots)附上解說「為何裝死是生活在群體或社會中的動物們進化而來的有效戰術呢?這項發現是加以輔助說明的報告」,向全世界發布,受到世界各國媒體的關注。

◎大企業裡有很多員工不工作的原因

如果這項說明正確,那麼,自然界所有的個體都裝死的話,則裝死的當事者便得不到好處了。

為了證明這是否能套用於生存在自然界中的昆蟲,我們從各地採取各式各樣的甲蟲,徹底調查集團中會裝死的類型占有多大的比例。

結果得知,不論哪個集團,其大部分的個體都不會裝死,要不就是只能裝死幾秒,便馬上醒來。但也從中查出,當中有些集團,以很少數的比例潛藏著裝死達數分鐘之久的個體。同時也從中明白,以擬穀盜的情況來說,棲息環境中有很多天敵的集團,會裝死的個體比例也比較多。

會裝死的個體悄悄潛藏在四處亂動的個體較多的集團裡,只求自己能存活,可說是一群懂得「利己生存術」的傢伙,這點也得到了證實。而這正是讓往後拖延的生存策略產生進化的土壤。

如果套用在公司的話,正因為自己周遭有許多喊著「好,我來做」四處亂動的員工,往後拖延的策略才能奏效。也就是說,這是個人力過剩但資訊流通性不佳的大型組織。愈是日本典型的大型組織,裝死策略奏效的可能性愈高。

要是有上司感嘆「部下都不會自動自發」、「都不敢冒風險」,這可能是組織文化的一種展現,因為對部下來說,這麼做才能將存活的可能性提高到最大。總裁必須發現這個事實才行。並非自己的部下不行,部下們只是很正確地採用最適當的生存策略罷了。

倒不如說,如果上司感嘆這種狀態,成了常態化,那麼公司可就真的有危機了。這麼一來,戰略性地往後拖延的部下,會認定組織已沒有未來,而就此離開。集團恐怕馬上會被獵食者啃食殆盡,就此滅絕。喪失生存用的多樣性,被競爭對手徹底擊潰。

所以上司要懂得識別誰是策略性往後拖延的部下,誰是什麼都沒想、只會把工作擱著不管的部下,這點非常重要。沒必要每個人現在都全力衝刺。當每個部下都順著慣性行事時,也需要有一旦狀況改變,能為了存活而採取因應措施的部下。

當每個人(員工)的能力都失去變異時,就無法跟上狀況的變化,這樣的生物(組織)集團會滅絕,這是三十六億年來,以自己的存活當賭注,榮枯盛衰的情景反覆上演的生物界常識。

書籍簡介_拖延‧裝死‧寄生 史上最強職場求生術

作者: 宮竹貴久
譯者: 高詹燦
出版社:平安文化
出版日期:2018/05/07

作者簡介

宮竹貴久

  1962年生於大阪府。琉球大學研究所農學研究科畢業,九州大學研究所理學研究院(生物系)理學博士。曾擔任沖繩縣公務員多年,1997年出任倫敦大學(ULC)生物學院客座研究員,之後轉任岡山大學研究所環境生命科學研究科教授至今。現為進化研究暨動物行為學會(Society for the Study of Evolution, Animal Behavior Society)終身會員,以及日本進化學會、日本動物行為學會、個體群生態學會、日本時間生物學會會員,並曾獲頒日本生態學會「宮地賞」、「日本應用動物昆蟲學會賞」。另著有《戀愛的雄性會進化》、《昆蟲生態學》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