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看到他們年輕人獨特的心智:狼性、霸氣,在詭譎的條件中,展現靈活的生存能力。台灣精緻而小眾,從電影到書店到咖啡店到科技領域,處處都是(也只有)小清新,但小清新不是一個能在商場上拼搏的心智狀態,不是拿得上談判桌的堅硬實力。

我發現中國科技團隊創始人非常積極自信,英文再不好,拉著 TechCrunch 的 COO 就直接換名片,抓著 Sequoia、戈壁、Crunchfund 的人,走在會場走廊都在 pitch--要知道,這是世界頂級的 seed fund 和 VC,名稱講出來都讓我倒抽一口氣,但這些中國年輕人完全「不害怕」,就算他們英文不像美國人、技術還需要時間成熟,但是他們挺直胸膛要讓大家看見。

這是個尖銳的警訊,因為英文可以變好,技術可以精良,練習就可以,但是這種「稱霸」的野心,卻不是靠練習就能得來的。國際舞台上,一次又一次,台灣人總是相對扭捏、害羞、謙讓,於是乎世界的聚光燈,2014 年的今天,全部打在中國年輕人的臉上。

我這一代的人,中學國文都讀過「我們到柏克萊到底有多遠?」幾十年來,我們一直重覆的問同一個問題;以前比較的對象是美國,現在比較的對象是中國大陸,我們問的一直都不是物理的距離,我們問的是心理上的差距,我這一次主持完兩天最大的感覺就是,差距巨大而顯著,我們快要來不及了......

(全文未完,詳見Buzz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