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當我還在唸研究所時,在一間紐約市名牌精品的旗艦店實習。第一天報到,店經理就跟我說,希望我能夠每隔幾週在店內不同部門輪調,以便完全瞭解管理一個有許多不同員工的大型店面是什麼樣的感覺。

當我輪調到營運部時,營運經理帶著第一個任務來找我。他帶著許多大箱子,還有兩把非常大而且鋒利的剪刀,示意我跟著他到辦公室的地下庫房,那裡是存放所有過季未售出商品的地方。

那裡有許多大箱子,裡面有無數未售出的衣物服飾,包含皮帶、polo衫、T-shirt、夾克,甚至還有鞋子和太陽眼鏡。然後他解釋了接下來幾個小時我們需要做些什麼。

這些都是在倉庫裡已經2到3年都還沒賣出去的商品,現在已經非常舊而且過季了,被認定再也不可能賣出去了。會計上來說,市值已經貶太多,如果要打包送回總部或是物流中心還會花上更多的錢。

所以只剩下一個選項。我們需要整理這些衣物,找出那些依然可用但沒有明顯公司商標的商品,可以捐給附近的遊民之家。而其他只要是有清晰的商標,能夠輕易和品牌連結起來的,都必須要摧毀。他遞給我剪刀,要我們剪掉並摧毀那些不能捐贈的衣物。

我臉上的驚訝表情可能非常明顯。毀掉他們?我在這些箱子裡面可以看到有許多非常昂貴的衣物,像是西裝、洋裝和奢華皮帶。我們如何能毀掉這些依然完好無暇的未用過衣物?

經理可能猜到我在想什麼,迅速回答:「我一開始在這裡工作時,有完全一樣的想法。這多浪費啊,這些高品質的夾克、西裝或是皮外套,用多數人無法負擔的原價販售,只因為已經過季1到2年,有些就必須要被毀掉。」

「是的,當我一開始在這工作時候,有完全一樣的想法,但是我現在跟你保證,真的沒有其他的辦法。在來這個品牌工作之前,我在另外一個精品零售店工作,他們有一樣的困擾,最終採用同樣的方法處理。不要誤會了,任何一個我們認為可以銷售或是捐贈,而不會造成品牌負面影響的商品,我們都會很樂意銷售或捐贈,而企業總部非常希望我們能夠確保這些高品質的衣物能夠用之於社會。」

「但如果附近的遊民之家中的遊民,全都穿著上面有著我們明顯商標的衣服,你能想像在那些花了大錢買我們產品的消費者心中,會多快摧毀和影響品牌印象嗎?這其實是這個產業裡面很常見的挑戰和做事方法。」

「先用原價銷售,然後開始促銷,接著進行最後大拍賣希望賣出所有庫存。如果仍然有庫存,有時候其他批發公司會整批採購,放到次級商店或是送往outlet銷售。」

「這些剩下依然賣不出去的商品,已經太舊,貶值太多到無法送到其他買家或outlet裡,所以最終為了保護品牌,必須要痛苦地毀掉這些商品。」

幾週前,美國有個重大新聞,Burberry意外被消費者發現他們祕密地燒毀了價值逾10億元的未售出庫存商品,被摧毀的商品包含該公司著名的夾克、外套、袋子甚至是香水。當然,當這件事情被發現並爆給媒體時,網路上的反應非常負面。許多消費者痛批在這個有這麼多問題的時代,他們怎麼可以浪費依然完好的衣物?因此,許多人說他們再也不會買Burberry的產品了。幾個星期來,Burberry一直在努力解釋,試著解決這個公關危機。

但事實上,這是很常見的業界慣例。最根本的問題是,在年底或是5年後,你要如何處理那些未售出的庫存?特別是在這個全球化的時代,一件polo衫不只是在美國銷售,而是會生產上百萬件,然後運到全球各地上千家店鋪銷售時,不管你的物流庫存管理系統有多好,永遠不可能是完美的,永遠都會有未售出的庫存。

最後,Burberry試圖發佈聲明稿,盡可能地對大眾解釋為什麼他們認為這是最後也是唯一的不幸選擇,但許多不滿意的網友依然無法相信品牌廠商有時候會寧可毀掉完好無損的產品,也不要免費送出,以便能夠保護他們的品牌。

在零售業中,保留得來不易的品牌形象和名聲,有時候甚至在消費者心中造成很稀有的印象,長期來說可能是最有價值的東西,我們還想得出其他更好的選擇嗎?

最後,沒有完美的答案。我們可以用這兩個例子,當作一個有趣的商業問題來問自己,在現今的商業環境裡,資源稀缺,貧富之間差距越來越大,是否有更好或更有效率的方式能夠既滿足需求,同時也保持你耗費多年痛苦建立的品牌力量和聲望?

我們該如何平衡?如果我們是負責的企業經理,會有更好的想法來解決這些挑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