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哪有不辛苦的?所以只要一聽到有同學朋友的工作是「肥缺」,很少不羨慕的。可是殊不知,擁有肥缺,就像抱著百萬現金,走在貧民區的街道上,誰都會紅了眼,一刀刺死你,搶走百萬現金。所以,肥缺不只做不久,還非常危險,讓人死得很慘。

問題是,肥缺的主人,少有警覺性的。因為肥缺會讓人有大頭症,以為是自己厲害,值得享有肥缺,而別人配不上。在看輕別人的同時,也就種下了殺機。

砧板上的肥肉,誰都想吃

小麗畢業自一所排名中後段的私立大學,可是長得漂亮,也認真努力,目前任職業務,不必出門風吹日曬、不必陌生開發客戶,只做服務型的連絡窗口,也能夠年薪破百萬元,有一年還抱走150萬元。

世道艱難,這份工作無疑是不折不扣的「肥缺」,可是小麗從未做如是想,因為她一整年像7-11一樣全年無休,只要客戶電話一來,不論是晚上九點或周末假日,小麗馬上提供及時服務,當然值得領高薪!這樣的想法,固然帶給她自信,也使她失去警覺性,不知道背後有多少人覬覦她這塊砧板上的肥肉。

於是,小麗按照原定的生涯布局,戀愛、結婚、生子,一路車行無阻地直直開下去,哪裡知道產假休完,上班第一天,青天霹靂就當頭打下來。主管找小麗講話,鼓勵她專心照顧孩子,勸她轉職至內勤行政,薪水不動,除了業務獎金外。算一算,小麗的心都揪在一起…

「每年至少50萬現金,眼睜睜地飛了。」

結果,換誰來頂替小麗的業務一職?

主管的小舅子。

因為小舅子長期失業,岳母希望主管利用職權,幫兒子塞一個缺,最好是業務,打打電話、敲敲電腦,年薪百萬。由於岳母每天叨念,念到主管的耳朵都快長繭,於是鎖定唯一的女生小麗,尋找恰當時機,等待小麗「出狀況」,才好下手。

得了大頭症,失去警覺性

順風順水的小麗未經江湖險惡,一派天真無邪,不道早已被盯上,還傻傻地像是配合主管似的,一結婚就懷孕生子,而主管把話說得如此人情練達、漂亮婉轉,並且保證薪水不變,若是拒絕調職,好像對不起主管一番好意,只得半推半就接受。

不過被調職之後,除了痛失獎金不再外,懷疑自己業務沒做好,才會被撤職,難過自責好一陣子。經我一解釋,小麗才知道自己一直坐在不定時炸彈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說:

「我好像有點通了…」

連我都不禁要搖頭,像這樣完全沒有政治腦袋的人,做業務真的太嫩,要做掉她一點都不難,不是嗎?業務的薪水高過了頭,只要是一家營運正常的公司,遲早都會下手刮掉肥油部分,小麗最終仍然要面對年薪縮水的結局。

很多人都欣羨肥缺,錢多事少離家近,其實這一類工作是甜蜜的陷阱,看似舒適窩,其實是坐在刀尖上,無一刻安穩,不是屁股戳個大洞,就是高高摔下,粉身碎骨。

可怕的是,一般人在肥缺時,享有既得利益時,都會合理化,以為自己的條件優、能力強、努力多,這種想法像是在臉上揮了揮沾有迷魂香的手絹,讓人頓時失去警覺性,還得了大頭症,以為自己很了不起。其實一切不過是夢幻泡沫,鼓得滿滿,一戳就破,非常脆弱。

大勢已去,還在緬懷過去

若是一個年輕人早早得了肥缺,更是大不幸,付出少許,獲得很多,會混亂掉價值觀,在評估付出與所得之間,失去客觀標準,不知珍惜,視一切為理所當然,也就不再自我提升,追求成長與進步,堵住未來長遠發展的路。而周圍的親朋好友也會一起阻止你做出任何改變,即使大勢已去,小麗的家人不僅還在做春秋大夢,也會給小麗催眠:

「再忍一忍,說不定還有機會,畢竟主管知道你有能力做業務。」

是的,肥缺就像餵人吃嗎啡,不僅上癮,也不想醒過來,面對人事全非的現實世界,就此一直沈睡下去,直到公司把你逼到退無可退時。

小麗就遇到這樣的情況,調到行政之後,她不是華麗轉身,而是撞到一座不動的巨大冰山:一名62歲的大姊,全公司的行政20年來由她一人撐了下來,她有多敬業?不僅20年全勤,未請過一天病假或事假,連母親過世,喪假也只請五次半天假。所以當小麗來跟她分攤工作,可以想見大姊有多反彈,不放手任何一件工作,就算小麗軟硬兼施,都無法鬆動她無比堅強的意志。小麗不解地問我:

「有人跟她分攤工作,樂得輕鬆,為什麼她死也不要?」

「因為她怕妳搶走她的飯碗。」

「我不會啊!」

「可是她就是這麼認定啊!」

只要是公司給的,公司就拿得回去

原來這家公司即使行政人員,年終獎金是用全薪計算,高達5個月,這是大姊恐懼被搶走工作的原因,而且她知道離開這家公司,憑自己的年紀與技能,很難再找到工作。聽完我的解釋,小麗低頭沈默許久,再抬頭時,小麗說:

「再待下去和她搶這個肥缺,30年後,我就變成她這個樣子,太可怕了!」

其實小麗想多了,因為依照公司業績逐日走下坡看來,恐怕是無法再撐30年好光景,到時候小麗的下場一定比大姊還慘。

肥缺有多害人,由此可見。所以別再羨慕別人的肥缺,這種「肥」是公司給的,因此公司隨時拿得回去。永遠記得,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遲早都要付出代價的,還不如趁年輕時,把自己練得強壯精實,憑本事爭取到高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