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資金與移民在南太平洋區域的影響力與日俱增,但西方國家並不樂見此情況,也伸長手臂以金援的形式意圖牽制中資。台灣友邦索羅門群島,即是中資和西方國家角力的舞台之一,目前看來,中國在當地的影響力遠勝於其他國家。

在台灣友邦索羅門群島,誰的影響力最大?紐約時報警告:是中國

《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報導,面對南太平洋地區與日俱增的中國企業、建築與移民,澳洲和美國也在這個地區採取更多行動:除了警告各國官員別太依賴中國,也祭出金援、協助基礎建設和外交等手段企圖與中國勢力抗衡,如澳洲就挹資協助索羅門群島(Solomon Islands)架設海底網路線。

國務院的東亞暨太平洋事務局(East Asian and Pacific Affairs Bureau)副助理國務卿幫辦馬修(Matt Matthews)並不否認,為了爭取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區的影像力,各種策略競爭逐漸升溫,他說:「我們不能將我們與太平洋島國之間的經久友誼視為理所當然。」

美國已經以協助執法和漁業管理等名目,向太平洋島國支付3.5億美元(約108億新台幣),世界銀行(World Bank)挹注太平洋區域的開發資金則增加一倍有餘,3年間總額超過8.08億美元(約250億新台幣)。

為了太平洋地區遍布2萬餘座島嶼的1100萬人口,澳洲也下了一劑猛藥,2018年度預算中,對太平洋地區的資金增加18%,來到13億澳幣(約300億新台幣)占總預算約三分之一。這筆錢的大部分將用於協助架設連接雪梨(Sydney)與索羅門群島最大島瓜達爾卡納爾島(Guadalcanal)的海底網路線。

2017年,中國電信企業華為(Huawei)計畫架設網路線,並提供索羅門群島高速網路,澳洲得悉後以強硬手段搶先與索羅門群島合作並提供資金,因為澳洲希望阻止中國勢力持續滲透太平洋地區,且對網路安全抱持疑慮。

美澳金援高姿態


瞄準執法層面民眾無感

許多人認為,若澳洲、美國和其同盟打算與中國競爭對太平洋地區的影響力,那麼應該選擇更積極、更醒目的途徑,而減少官僚體制的繁瑣程序。海底網路線議題引發關注,是因為這是索羅門群島人民等待已久的必需品,尤其對當地企業來說,是跨越國境與海洋的工作,但澳洲和美國的援助通常只著重針對統治管理和執法的協助,而少著眼日常生活必須的基礎建設。

澳洲和美國提供援助的姿態與方式,造成太平洋地區政府乃至民眾正反交雜的評價。當然兩個國家的資金確有成果,但部分太平洋島國開始對澳洲「大家長式」援助頗有微詞,而索羅門群島官員也抱怨澳洲和美國傾向於支配而非開發。另一方面,地方官員也表示,使用西方國家的資金時有諸多限制,於是部分人便打算向中國尋求協助與合作。

瓜達爾卡納爾島省長維克(Anthony Veke)去年曾造訪中國兩次,尋找投資方,以開發島嶼西海岸的觀光產業,他的計畫包含新建一座機場。同時,他也希望可以鋪設一條環繞整座瓜達爾卡納爾島的道路,並改建、升級毗鄰首都荷尼阿拉(Honiara)的荷尼阿拉國際機場。

索羅門群島的商業文化,堪可反映中資與中國移民滲透該國的程度。荷尼阿拉中國城裡的一小條商店街,是百餘年前第一波中國移民來到此處的成果。如今瓜達爾卡納爾島上的商店,大部分都屬於中國人,店主舒適地坐在店內審視滿屋子的中國製品和辛勤勞動的當地員工。

賄賂官員取得居留權


沒人知道中國移民到底有多少

儘管中國政府也提供資金,在當地新建一座中國學校,索羅門群島中華總會會長暨大型批發業者關(Matthew Quan)表示,中國人在當地的發展,是由移民和經濟因素驅動,和北京的軍政方針沒有關係。但漸趨龐大的中國勢力,還是在當地引發諸多不滿,導致2006年針對中國店主的暴動,以及2014年的縱火與暴力事件。

瓜達爾卡納爾島大部分民眾的焦點,並不是中國政府的幕後操弄,而是受中資影響而加劇的賄賂與任人惟親現象。沒人知道中國人到底擁有多少索羅門產業,甚至當地中國人總數也無人知曉。關表示,許多中國人以觀光客的身分來到此處,然後賄賂官員取得居留簽證。「你可以說他們行事不擇手段,而且索羅門群島的政府非常容易操控。」

部分當地商人稱中國勢力的滲透為「民主導致的另類殖民」,並要求政府喊停中國資金,先徹查索羅門群島的產業,搞清楚其擁有權,但對多數人來說,索羅門群島和其他南大平洋地區國家應當擁抱來自世界強權爭相投注的資金,而不是拒絕它們。

效率與實質效益,也是當地人擁抱中資的原因。2006年,世界銀行就計畫在瓜達爾卡納爾島的蒂鈉河(Tina River)興築水力發電廠,直到今年都還沒有兌現。而一名靠房地產致富的中國投資客,在2015年買下一處關閉的金礦場之後,今年5月重啟礦場,提供當地人工作機會,但減少了安全措施。礦工沒有戴護目鏡,也沒有穿安全靴,一些危險的作業也沒有受到監督。

無論如何,中國勢力還會持續滲透太平洋地區,而西方國家若想抑制勢不可擋的中國資金與移民,勢必得採用更直截了當而有效率的方式,而不是從制度與官僚層面溫吞行事。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