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某些方面,阿里巴巴在杭州的支付寶和騰訊在深圳的微眾銀行(WeBank)線上營運的成效差別不大。數字在電子板上閃爍,即時顯示它們所提供的各種金融產品的價值,和借款人數量的穩定增長,幾乎所有借款人都是個人或中小型企業。

這兩種客戶群都缺乏信用記錄和抵押品,這使他們無法成為傳統銀行的潛在客戶。

鑑於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上個月嚴厲批評主流銀行不願為中小企業提供融資,中小企業佔就業機會的80%,這兩家科技巨頭的網路銀行似乎與中國政策制定者的優先順序相符。

但兩家網路銀行的商業模式和文化差異很明顯,也反映了其母公司的精神。「我們的目標是讓世界變得更加扁平,利用技術將最小的企業家與銀行聯繫起來,」WeBank首席資訊長馬智濤說。「我們不是銀行的競爭對手,我們不是掠奪者。」

相較之下,支付寶稱自己「作為無可爭議的市場領導者,擁有無與倫比的規模,數據和技術能力」,並說自己在財富管理和、貸款、以及對傳統金融機構的破壞方面,幾乎是對手騰訊的10倍。

兩者之間的競爭來自於中國政府最近減緩槓桿率的增長,並將更多的債務轉移到銀行的資產負債表上。與此同時,當局正試圖重新調整信貸流向較小的公司和家庭。

隨著北京走鋼絲,消滅陰暗的影子銀行(在這個過程中收緊流動性),同時鼓勵銀行向較小的借款人提供貸款,「私營部門面臨著令人難以置信的痛苦,」一位駐深圳的負責人表示,「他們正在關閉中小企業從中獲取資金的所有地方。」

阿里巴巴和騰訊計劃明年上市,這不僅會加劇他們的競爭,而且考慮到他們的雄心壯志,也會對金融體系產生重大影響。

「騰訊並不像支付寶那樣具有侵略性,」一位要求匿名的香港分析師表示,「阿里把自己放在那裡那不聰明。反之,騰訊的消息傳遞要好得多,而且它的模式更有利可圖。」

獲利能力部分,由於WeBank的資本密集程度不如支付寶,WeBank只將20%的貸款延伸到其自身資產負債表上,將剩餘的80%匯給其借款人所在的當地銀行。「我們與那些本來無法接觸這些借款人的銀行合作,」馬智濤補充說,「他們沒有網路能力,我們是中間人。」

這是關鍵,因為北京不滿意以市場為基礎的私人貸款,香港大學經濟學教授,亞洲全球研究所所長陳志武指出。相比之下,支付寶的模式更依賴資本市場,並涉及與銀行競爭存款。它透過支持證券市場借款來資助其貸款,該市場已成為中國最大的發行人。

騰訊還表示,由於WeBank從中國最受歡迎的社交媒體app微信獲得的數據,可以深入了解其用戶的消費習慣和財務狀況,其貸款所帶來的信貸風險較低。一位深圳非銀行業務負責人補充說,這是一個「人們靠手機生活,微信就是一切」的國家。

去年,WeBank實現淨利潤14.4億人民幣,淨資產收益率在19.2%,原本可以更高,但馬智濤表示,「我們希望改善市場,而不是自己佔據整個市場」,他認為這點應該能引起監管機構的共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