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Sam灰頭土臉地從會議室走出來,就知道他八成又被總監駡到臭頭了。

先是一臉無可奈何的聳肩,緊接著是一連串的抱怨:「我當初就說這東西很難賣了,公司硬要引進,現在業績不好又是我的錯了,早聽我的不就好了。」Sam對於總監把新產品銷售欠佳的責任通通歸咎到他身上很不以為然,語氣裡還有幾分「我早就猜到了」的嘲弄。

總監向來就不是個會胡亂發脾氣的人,不過每每碰到Sam就很容易「上火」,只是這個一天到晚被「火」燒到的當事人,始終認為一切都是總監不會知人善任、不懂運籌帷幄、一切太理想化的錯。

「這類產品在台灣是新興品項,公司投資又不夠,當然很難推動。」

「還有公司的業務太廢柴,通路舗點舖得太差,促銷成績才會這麼差!」

「另外,那些通路商,一個一個唯利是圖,淨是推銷些低品質、高利潤的產品。」

「這麼多問題,是要我怎麼推?」

Sam檢討起業績不好的原因頭頭是道,產品錯了、市場錯了、業務錯了、通路商錯了、總監錯了。彷彿全世界的人都是廢柴,唯一不廢的人只有他,怪天怪地就是不怪自己。也難怪總監聽不下去,硬是把他教訓了一頓。

「新興品項的言下之意,不就等於避開紅海市場的白熱化競爭,也等於另闢廣闊的藍海市場,這不是行銷業務人員夢寐以求的嗎?」

「業務太廢柴?業務就是你手上的牌,不同牌面有不同的打法,與其把時間花在埋怨手上的牌不好,不如好好思考怎麼運用手上的牌去打贏牌局。」

「通路商唯利是圖是理所當然,讓通路覺得產品有賣點、好推銷也是一種利誘,這不也是行銷工作的一環嗎?」

同樣一件事情,在不同人身上,有著截然不同的解讀。有些人在一片荒蕪裡看到無限生機,有些人即使身處綠洲,眼底看到的還是一片荒蕪。

「拜託,總監講得一付都是我問題的樣子,最好事情有那麼簡單啊。」總監的苦口婆心,顯然沒有發揮太大作用。Sam眼裡、心底的風景,除了荒蕪還是荒蕪,這樣的人很難把自己的職涯經營成生氣盎然的綠洲。

一、 解決問題的先決條件是發現問題、面對問題。

要把荒漠建設成綠洲,首要之道就是要意識到自己是荒漠。

Sam最大的問題就是看不到自己的問題,業績不好是市場、業務、通路的問題,卻沒有意識到解決市場、業務、通路的問題不就正是他工作的重點。所以沒有解決這些問題,理所當然就是他有問題。

因為他看不到自己的問題,又不肯敞開心胸聽進別人的提點、面對問題,所以問題也無從解決起。

二、 真正的檢討是看到別人的缺失,也看到自己的不足。

荒漠之所以是荒漠,除了外在環境不給力之外,也一定有自身貧瘠因素。就如同事情的成敗有很多的面向,原因可能來自外部,也有可能是內部因素,如果一昩地檢討别人,這不叫檢討而是指責,看到的也會是偏頗的面向,無法反應真實,找到確切的原因。在指責別人是廢柴的同時,也檢視一下自己難道就是良木嗎?

三、 問題的另一面就是機會點,看不到自己問題的人,沒有機會更上一層樓。

發現自己的問題、面對自己的不足,總是令人不舒服,但這卻是讓自己更好的機會。問題的另一面就是機會點,看到了問題,也就等於發現讓自己更好的契機。

雖然職場多的是爭功諉過,但唯有真誠面對才有讓一切更好的可能,承認自己的荒蕪與不足,就是邁向綠洲與富足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