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下面的狀況嗎:

  • 你看過很多書,知道要先把大的任務切割成小任務。於是接下一個案子之後,設定好的計劃、平均分配了需要完成小任務的時間,沒想到還是在死線的最後一天才趕出所有的東西...
  • 你看過時間規劃的重要緊急N字型方法,但實際操作起來卻仍然先做「不重要又不緊急」的事情。因為你享受待辦清單上面少一個事情的感覺
  • 事情做到一半,去做其他完全無關緊要的事,你會經常覺得罪惡感連連、並且在事後懊悔,但卻死性不改...

拖延者腦袋裡面的3個角色

今天到健身房運動的時候,總覺得應該要看個什麼影片,才不會覺得無聊,於是點開了這個很有名的拖延症的演講,覺得相當有收穫,簡單摘錄裡面3個重點給大家:

1. 你之所以會拖延,是因為腦袋裡面有一個「理性決策者」(rational decision maker)、一隻追求享樂的猴子(monkey purse to happy and fun )以及一隻恐慌怪獸(Panic monster)。

2. 截止日期還很久的時候,那猴子會跳出來、邀請你去「黑暗遊樂場」,牠霸佔了腦中理性決策者的方向盤,於是你會開始做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一眨眼時間就過去了,並且感到後悔。

3. 截止日期快到的時候,沉睡的恐慌怪獸會醒來,這是猴子唯一害怕的東西,由於猴子被嚇跑了,所以理性的決策者就可以回到位置上面,用2天做完2個月應該要做的事情。

所以如果用一句話描述從上面到這裡的摘要就是:

我們當然知道拖延的後果,但是拖延的爽快比那個後果先來到,所以我們會選擇拖延。當爽快跟後果來的時間差不多的時候(也就是截止期快到的時候),我們會開始恐慌,並且開始做正事。

兩種拖延症:短期與慢性拖延

而我覺得這個演講裡面讓我最驚奇的並不是拖延症的機制,而是他提到兩種拖延症 — —短期拖延與慢性拖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