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當互聯網剛剛興起時,大家很沉迷於所謂的「流量」,即使到今天還是如此。

一個網站有幾千萬人造訪,並不代表它能夠將其轉換為商業利益,關鍵在於商業模式。廣告、社群、電商都是可能的商業模式。早期的入口網站如Yahoo,由於商業模式一直不明確,其搜尋引擎又打不過Google,以致最終難逃被併購的命運。

入口網站就像一座大型百貨公司,裡面人來人往、車水馬龍,但是若要賺錢,一定要有足夠多的商業活動,這牽涉到是否有很多願意花錢買東西的消費者,是否有滿足顧客需求的商品,以及消費者是否能很輕易找到他們想要的東西。這看起來很簡單,但真正要做得好非常難。

這幾年流行「情境式銷售」,一般人已不再是以商品為導向,而是以某個情境為出發點,比如說若想去旅遊,希望能一次找齊所有和旅遊相關的商品。誠品即為情境消費的代表,把傳統書店提升到文化創意平台層次,創造了一個全新的市場區隔。

隨著AI和大數據興起,今天所有商業正進入數位化、智慧化的新時代。未來消費者可以很容易地找到他們想要的商品,更重要的是,商家也可以知道他們的潛在消費者在哪裡,主動出擊,給予他們相關資訊,刺激他們的購買慾望,這就是所謂的「精準行銷」。

但光在線上靠人工智慧完成交易還不夠,消費者希望有身歷其境的親身體驗,因此馬雲提出了「新零售」,將線上與線下融合在一起。他甚至買下大潤發中國,開始進行改造,將商場實體環境變得更無人化、智慧化。

和中國相比,台灣在「智慧商業」的進程相對落後。中國現在已出現許多智慧的商業模式,如無人商店、無人銀行、無人物流等。台灣政府最近宣布計劃2030年無人巴士能夠上路,然而中國百度自駕車等級L4的無人巴士已成功量產,並發布自主研發的中國首款雲端AI晶片。

人工智慧最重要的商業應用還不是無人化,而在於將消費者需求和廠商供給有效對接。今天大部分廠商對於消費者仍然處於渾然無知的狀態,如何讓他們能以輕鬆的方式和不太高的代價,取得更多消費者相關資訊,將是一大挑戰,這就需要依賴大數據和AI。

我個人經常對外演講,每次演講完都有一大堆人來和我換名片,不論是在中國或台灣。以往我認為這或許會有不少潛在商機,但事實證明正好相反,遇到真正能成為潛在客戶的機率非常小,大部分都是浪費時間。

但最近發生了奇妙的改變,在一次演講後,有些人進一步和我聯絡,我發現他們的創意或公司非常有趣,然而我們碰在一起並非巧合。

這些人以前有讀過我的文章,認同我的理念,或者是我的粉絲,因為看到演講的消息所以就立即報名參加。換句話說,這些是right audience,他們有動機、有期待,我並沒有費心去找他們,但他們找上我,希望我為其提供相關解決方案,這也算是一種「精準行銷」。

AI並非只有商業應用,還能用在政治上,美國總統大選期間就有人利用科技來操縱民意,柯P也是運用網路的高手。我相信中國一定有透過AI了解台灣社會生態、以及人心走向。近年中國似乎越來越了解台灣,反觀台灣卻越來越抓不住中國的戰略思維。

最近連習會時,習近平表示「兩岸情勢嚴峻」,但也認為「大道之行,人心所向,勢不可擋」,他為什麼敢說第二段話?我認為是有科學分析根據的,不單純是政治統戰術語。

習還表示,大陸完全理解台灣同胞的特殊型態,十分尊重我們現有的社會制度和生活方式,但大陸目前已取得了巨大成就,也值得台灣同胞尊重。這種「相互尊重」的表述,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但非常中肯。

由於中國有政策、市場、資金,還有14億人的大數據,台灣在AI領域很難超越對方。台灣能贏過中國的是「人類智慧」,而非「人工智慧」,包括人情味和同理心。台灣個人很有價值,但台灣整體就像定位不明的入口網站,力量相互抵消,自然很難發揮價值。

很多台灣保存的中華文化傳統價值已逐漸消失,反觀中國卻開始積極擁抱傳統西方價值,最明顯的是全球化,透過一帶一路,與全世界做朋友,和美國川普的孤立主義形成強烈對比。

全世界最偉大的價值來自於人,遠超過AI,任何人只要願意改變想法,例如金正恩,就能夠扭轉現況及數十年的命運。

世足賽法國得到冠軍,令人感慨。10年前法國是社會主義失敗的教材,今天的法國,士氣高昂,在年輕的馬克宏領導下,成為歐洲經濟成長的引擎,法國儼然是歐盟新領袖。馬克宏正積極推動大歐洲整合,反觀英國在脫歐之後,一蹶不振,歐美金融機構已開始將歐洲總部從倫敦遷到巴黎。

習近平的講話,是溫情提醒但也是一種警告,隱約顯示出他所承受的壓力,我們聽得懂嗎?台灣要學習英國還是法國?

當中國要求民進黨、國民黨、共產黨在一起公平競爭時,兩岸的遊戲規則已完全改變了。

我們不需要Artificial intelligence,但是一定要有Animal Instin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