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在最該學習的時光裡賺錢

從一個故事開始吧。

我的一個學妹,高考分數很不錯,考進了人民大學經濟系。人大的經濟系是無數學經濟的學子們夢寐以求的地方,她考上了。

大一那年,她嫌自己窮,又不想和爸媽要錢,於是希望我介紹一個能兼職賺錢的工作。

我說:「你想要什麼工作?你能教四六級嗎?我幫你找培訓機構讓你兼職。」

她笑了笑說:「龍哥,我還沒考過四六級呢!」

我問:「那你能教什麼?」
她說:「我能教高中以下的,畢竟我高考分數不錯,就是沒有人脈,你幫我想想辦法。」

我找了一家專門做K12教育(編按:從幼稚園、小學到中學教育的統稱)的培訓機構,對方看了她的履歷,同意她入職,入職前,我打聽到她高中自費出過國,家庭背景不差,和一般人一樣不窮不富,所以我不太理解她為什麼要賺錢。後來她跟我說就是想賺點外快。

我點點頭,看著她入職,第一個月,她透過接課、修改講義賺了三千多,幾個月後她請我吃飯,飯桌上,她開開心心地告訴我:「這錢可都是自己賺來的,都不是父母給的。」

而且因為她這半年課上得不錯,主管準備調她薪水。我深知備課不易,兩個小時的課背後至少得付出十個小時的努力,我問她,那你還有時間學習嗎?

她說:「那些不重要,你看我們同學,有多少像我這樣能自給自足的?」

我繼續問:「那以後當個老師這樣的生活是你想要的嗎?」
她說:「當然不是,我是學經濟的,以後一定會去投行或者做投資,這才是我想要的。」

我說:「那你錢賺得差不多就行了,該辭職就辭職,別戀棧。畢竟這不是你想要,別花太多時間在這上面。」她點頭。

後來,我發現這句話沒用,因為主管很快調了薪水,在金錢的誘惑下,她繼續兼職賺錢,一兼職就是三年。每天,她大多數時間全部在工作,只有少部分時間出現在課堂上和圖書館裡,慢慢的,輸出時間占據了她大部分生活,輸入時間則寥寥無幾。到了大三下,她一個月已經能賺到五千多。雖然如此,但她在最該學習的時間裡選擇了賺錢,每天看似忙碌勞累的生活,最後卻毀了自己。

畢業那年,她的同學都去了香港、美國、澳門,去了跟經濟相關的五百強企業實習,她告訴我沒有公司要她。

我問:「為什麼?」
她說:「他們都有一些證書和經歷,而我沒有。」

我說:「你為什麼沒有?」
她撓撓頭,好像不好意思講原因,或者想告訴我這還不夠明顯嗎?然後,她膽怯的說:「現在準備還來得及嗎……」

那幾年,同學們都在瘋狂的學習,使勁泡圖書館,能考的證書拚了命也要準備。而她,早出晚歸,雖然賺了很多錢,卻在大學四年連最基本的四六級都沒有參加。看似努力的生活,卻毀掉了大學四年。

後來,她沒有在畢業後進入夢寐以求的投行,只在她大學四年兼職的地方辦了全職,我以為這就是她想要的生活,後來我遇到她幾次,她想讓我幫她找其他的工作,可是她該考的證書都沒考,很難幫上忙。每次見到她都有點難過,她說自己把路走窄了。

她不敢參加同學聚會,因為本來她在大學四年是最富裕的,現在她的同學,動不動就年薪百萬地出現在她面前,而她,卻只能默默承受著該學習時賺錢的後果,後來我經常聽到她說:「不應該在最應該學習的年齡裡選擇賺錢。」

畢竟,如果不考研究所,大學四年應該是吸收知識最密集的時光,而錢,你有接下來的一輩子時間去賺,可是,畢業前你學到的知識,決定了你賺錢的起點,決定了你進步的速度,決定了你怎麼去看這個世界。

幾年前,我寫了一篇文章〈以賺錢為目的的兼職,是最愚蠢的投資〉,在網上收到很多反對聲浪,有人說,你忘記考慮有一些家庭貧困者連飯都吃不飽的情況,他們需要賺錢,需要兼職。

我想和他們說:
第一,如果家裡貧窮,就更應該好好學習,獲得獎學金,拿到獎助學金,現在有很多app是專門讓窮困學生貸款的,就是為了讓你在該學習的年紀裡,不要去為了賺錢而兼職。

許多貧窮,不是靠做苦力就能挽回的,需要長期學習,大量閱讀,長久思考。思考改變活路,讀書增值帳戶。

第二,大多數人所謂的貧窮,無非是不能買新衣服,不能換新手機,如果只是因為同學買了你就要比較,大可不必。每一件新衣服都會貶值,每一款新手機都會過時,投資知識不會,投資自己不會,這些只會讓自己增值。

那你要問,難道兼職就不對了嗎?你看你又極端了,是以賺錢為目的的兼職,不對。

大學四年,尤其是寒暑假,一定要兼職,而且一定要找實習。實習單位可以不給錢,但一定要做到兩點:

1能學到東西。
2能提供實習報告。

我表弟主修影視編劇,在寒暑假的時候幫別人發傳單,回到家都很累,有一次我去看他,他和我說,希望我稱讚他努力。

我問他:「你告訴我,發傳單你能學到什麼?是不是人人都能發,那你讀大學幹嘛呢?選主修幹嘛呢?」

他被問住了,然後又怕丟面子,於是嘀咕了一句:「可以鍛鍊我的臂力。」第二天他辭職了,幾天後又去肯德基端盤子,我問他:「這個能鍛鍊你的臂力是吧。」

他很生氣地問我:「那你告訴我,這個也不能做,那個也不能做,我應該找什麼實習。」

我說:「你學電影,就應該找個劇組,找個電影公司投履歷,甚至找關係也要進去。就一個暑假,關鍵是要學習一些學校不教的:比如怎麼跟人合作,怎麼打磨一個好的劇本,製片人和觀眾喜歡什麼題材......」
他說:「那他們不付錢怎麼辦?」我瞪了他一眼。

後來他還是去了一個劇組實習,一個暑假,導演竟然讓他去片場改劇本,那是劇本創作中最難的一環,因為現場改劇本,最大的問題就是多變,一個演員忽然進來,一個場景忽然不能用了,他跟各種人交談,聽各種人的要求和意見,一個暑假下來,他竟然瘦了幾公斤。

我以為他肯定回來要罵我說我摧殘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