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我的,技術是我的,當然由我來管,旁人不用指指點點,一副比我還知道該怎麼做的樣子。」技術部門經理強森,身體往後坐,眼神由下往上注視著對方,渾身有刺,挑戰意味相當濃厚。

總經理接著問: 「業務那邊希望技術部門可以跟他們去拜訪客戶,並且依照客戶需求進行技術調整,這方面你們最在行,這個你贊成嗎?」總經理技術性地避開尖銳問答。

「去客戶那邊拜訪,我都可以理解,但是不需要業務那邊承諾客戶說我們會改核心程式….只因為這個業務經理之前做過技術,就在客戶面前承諾哪些部份要改,做好人,誰不會。結果,已經跟客戶說的事,我能不接受嗎? 改核心程式,那根本就是把房子整個改掉,連地基都重新來過。那得花多少人力? 到時候我不配合,交不了件,又說是我部門的問題。這個,我當然要醜話說在先。」強森不放棄的說著。

「你覺得業務部應不應該針對顧客需求,解決顧客問題嗎?」總經理追問。

「我贊成,我絕對雙手贊成解決顧客問題,拿到顧客單子,幫公司賺錢,是天經地義的事。但是~」強森提高音量,「那也要尊重我們的專業,也要看我們做不做得到呀!」,強森轉頭一瞄,對向業務部門經理,「你當初都沒有先問一下我們技術人員,或者先跟技術部門說一下,你可能會有這個提議嗎?」

「我問了你們那個技術人員了,他不太清楚狀況~」業務部門經理回眼怒視,「現場的狀況,我們即使有準備,也是見招拆招,那要不要~」業務部門來了個高招,「以後都由你們技術部門去談就好,反正我們好像都只會添技術部門麻煩。」

生氣的主管,任性的上司,無奈的總經理。
原因:沒有相互包容,加上過往不愉快經驗累積,再度,相互踩線,地雷,一爆而發。

業務感覺,敵人往往在公司內。應付同事,比應付客戶還累。
技術感覺,耗心耗力,只會出一張嘴的人根本無法體會,還整碗捧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