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意說廢話當然討人厭,但是不經腦袋便隨口講出的廢話,更是令人吐血,還會在不知不覺間,讓你的人際分數扣到負分!

如果你常怨嘆自己很努力,工作、愛情、生活卻還是卡卡不順利?不妨換個角度想想:也許你的問題,正是出在廢話太多。

但廢話不總是那麼廢,要是能用在正確的時間、地點和對象上,就能點「廢」成金,讓人覺得你非常上道,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就讓苦苓告訴你,為什麼這些話是廢話?還有這些廢話的使用「時機」,以及碰到時的「對策」。

有關愛講廢話這個問題

問:一個人的口才是天生的嗎?還是後天可以訓練?

答:其實大部分是天生的,像有些人文才、學識非常好,卻沒辦法流利地表達出來。至於訓練的效果很有限,像蔡康永的說話之道,你就算看了一百遍,可能也達不到他十分之一的口才,這一點確實令人很氣餒。

問:那怎麼辦?口才對於一個人的待人處世非常重要呀!

答:對,所以我們可以退一步想:我不需要很會講、天花亂墜;但我至少可以不亂講、不講錯,至少人家不會討厭我講話,即使不能加分,也不要被扣分!

問:那是要盡量拍馬屁、說人家好話嗎?

答:也不是,拍馬屁的話一聽就聽出來了,效果不佳。最重要的是不要說廢話,例如說了等於沒說的空話、根本做不到的鬼話、講了根本不必負責任的屁話、還有越聽越討厭的幹話……這四種話我們統稱為「廢話」,只要能夠不講廢話,就算成功一半了。

問:可是我們一般人也很少會故意去說廢話啊?

答:沒錯,重點在「故意」兩字,你也知道不該說廢話,可是你沒有仔細思考、往往人云亦云,自己說了廢話、惹人討厭了還不知道,這才是最悲慘的呢!

問:會嗎?可不可以舉幾個明顯的例子來說明?

答:其實這本書裡的一百句廢話都是最好的例子。簡單講,你安慰朋友,很容易用「想開一點」這句話,但他(她)就是想不開才會這樣,你叫他(她)想開一點是毫無意義、也不會有效果的,這就是你常用而不自覺的廢話,也是我們生活中要盡量避免的。

問:可是你把「活在當下」、「做你自己」、「有夢就追」這些最勵志的話都當成廢話,那不是很不勵志嗎?

答:我們需要勵志,但也不能迷信勵志,「雞湯」喝太多也會營養不平衡的,我舉這些例子,不是用來勵志,而是孟子說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用的。有時候多了解社會的現實面,多承受一點負能量,比迷信自己讀幾本勵志書就會成功好得多。

問:不講廢話,頂多不惹人討厭,真的對我們有幫助嗎?

答:當然有!孔子不是說「時然後言,人不厭其言」嗎?只要你看得懂場面、把握住人性、抓得到時機,講出來的都是正確的話,一定會到處受到歡迎、器重,就算沒有第一流的口才,也可以是一個很好的人才!

改天大家約一下

用法:有心要約時,不必用;無心聚會時,好用。

人在江湖上「走跳」,一定需要朋友,而友情是需要培養的,所以聚會、聚餐,是一個不錯的「養朋友」方法。

但如果會跟你說「改天大家約一下」的,多半不是你真正的朋友,可能是老同學、舊同事,甚至初次見面者。大家感情既然淡薄,當然也不太有話好說,「禮貌性」的寒暄、敘舊之後,又要匆匆別離,而且也不知道多久之後才會重逢,甚至就此「人生不相見」了,在這樣有點尷尬、又有些匆忙的情形下,就有人會說「改天大家約一下」。

這句「廢話」非常地空洞!

第一,「改天」,沒有說定哪一天,那這一天何時會到呢?由你或我或他來發動呢?都沒說,所以這個「改天」永遠不會出現。

第二,「大家」,沒有說到底是哪些人?是現場的這些人?還是共同認識的朋友呢?可以再約別人嗎……通通都沒說清楚,只是泛泛的「大家」而已。

第三,「約一下」,除了沒講何時約、約哪些人之外,這一句又說明了:也不知如何約、在哪裡約,因為根本沒有人提出來,而提出這句「改天大家約一下」的人也毫無誠意,因為他自始至終沒有說「我來約」這句話。

一夥人要聚會是要有「召集人」的呀!喬大家的時間、喬聚會的地點、確定人數、訂好地方……再告訴大家,這樣的聚會才可能成功,有在江湖上走跳一段時間的人都該明白吧?

「來,擇日不如撞日,就明天晚上,你、我、小強還有你們兩個,六點半在東區美式餐廳,不見不散」──這才是負責任的「改天大家約一下」的實踐方式,如果沒有如此充分的準備與自信,太虛假的場面話就不要說了吧!

對策:改什麼天?現在就說好,哪一天?幾點?哪些人?在哪裡?好,就這麼辦──還有,你請客嗎?

你睡了嗎?我有沒有吵到你?

用法:明知不該打電話而打,可用,但保證用後無效。

你睡了嗎?我有沒有吵到你?

如果要從「廢話一百句」裡選「廢話之王」,這一句鐵定可以排入前十名,因為這和某些「客氣」廢話和「無知」廢話不同,這完全是「故意」廢話,甚至可說是「明知故犯」的廢話。

你打電話給我,開口就問:「你睡了嗎?」我當然沒睡,不然怎麼接你電話?那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原來是為了下一句脫罪,等會兒解釋,而我就算睡了,也已經被你吵醒,不然怎麼接你電話?而且有幾個人半夜聽到電話鈴聲膽敢不接的?還以為是出了什麼大事,戰戰兢兢地接起電話,竟然是幽幽的一句:「你睡了嗎?」我可以說:「我在睡覺、我在夢遊接你電話嗎?」你明知我可能睡了還打電話給我,可見得你重視自己甚於關心我,少在那邊假惺惺了。

而下一句「有沒有吵到你?」更狠,擺明了要我幫你「脫罪」:也就是說如果我還沒睡,當然就不會被你吵到;而就算我已經睡了被叫醒,我也只好虛情假意地說:「不會不會,我剛躺下,還沒睡著呢,有什麼事你說!」心裡卻狠狠地罵:「沒吵到我還會吵到誰?」

像這種自私自利、卻假裝禮貌、然後還要討人情的,是最不可原諒的。你半夜不顧我睡了沒、亂打電話,可以說是個「真小人」;但你打了電話還裝客氣地問「沒有吵到你吧」,這真的就是個「偽君子」了!

如果我們真有那麼要好,你任何時間打電話都不會問我這一句;如果真的是很重要的事,你也不會有心情多問這一句;只有你任性打擾別人卻又「心虛」的情況下,才會用這句話先幫自己打針,但鄭重告訴你那是沒有用的,我在心底已經把你「點名作記號」,總有一天會報仇的,等著瞧吧!哼!

對策:我睡了啊!又被你的電話叫醒啦!當然有吵到我,但我電話不關機活該被你吵,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書籍簡介_你今天廢話了嗎?看懂時機講對話,沒有口才也可以是人才

作者: 苦苓
出版社:遠流
出版日期:2018/07/27

作者簡介

苦苓

本名王裕仁,臺大中文系畢業。曾任中學教師、雜誌編輯、廣播電視主持人,獲《中國時報》散文獎、《聯合報》小說獎,《中外文學》現代詩獎及吳濁流文學獎,著作五十餘種,暢銷逾百萬冊。

現為雪霸國家公園解說志工,及玩家俱樂部召集人。著有《真好,這樣活到現在》(遠留出版)、《苦苓與瓦幸的魔法森林》、《熱愛大自然 草木禽獸性生活》、《我在離離離島的日子》、《請勿對號入座》(時報出版),《哦NO!不要跟我去旅行》、《哦YA!這樣旅行就對了》(皇冠出版)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