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據顯示,中國2013年以來在66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宣布投資的1674個基礎設施中,已有234個遭遇阻礙。

中國在馬來西亞和哥倫比亞的開發項目都遇到了困境,雖然相隔了半個地球,但原因差不多,都與該國對中國的關係,以及北京政府不透明的融資方式所引發的爭議有關。

在馬來西亞,隨著吉隆坡對醜聞纏身的國家投資基金「一個馬來西亞發展有限公司」(1MDB)加大調查,其他與中國相關的基礎建設案本月也被暫停,總共約230億美元。在哥倫比亞,一座部分由中國國家基金提供融資的大型水壩,出現了潰堤危險,下游居民被迫疏散。

對北京而言,最糟糕的是這些絕非獨立事件,陷入「麻煩」的中資海外建設案正在激增,損害了「一帶一路」倡議的名聲。「一帶一路」是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倡導的一項宏偉計畫,試圖在世界各地提供融資並建設基礎設施。

總部位於華盛頓的諮詢公司RWR Advisory Group一項新的研究顯示,中國2013年以來在66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宣布投資的1674個基礎設施項目中,迄今約14%的項目(234個)遭遇了麻煩。遇到的問題包括民眾對這些建設案的反對、針對勞工政策的抗議、施工延期以及國家安全顧慮,其中大部分問題來自管理不善。

柏林智庫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副總裁胡謐空(Mikko Huotari)表示,這些問題應該歸咎於管理失當,他說:「在各國的一帶一路計畫,有漠視當地情況、國家風險以及普遍缺乏透明度的問題。」

像這樣的缺陷,似乎已經鑄成。分析師指出,中方提供融資的大型基礎設施,往往都在高調的政治宣示中達成,使得接收國很難提出反對意見——即便在早期的可行性研究就發現了潛在問題。

以馬來西亞為例,習近平曾在2016年盛讚吉隆坡,並以「唇齒相依」形容中馬關係,時任馬來西亞總理納吉(Najib Razak)則稱中國為「真正的朋友和戰略夥伴」。

納吉本月被捕,被控貪污。同時,所有中資項目和「不平等條約」都在進行重審,包括價值140億美元的東海岸鐵路(East Coast Rail Link)在內的計畫,都面臨前途未卜的命運。該鐵路已經動工,85%的資金來自國有的中國進出口銀行(Export-Import Bank of China)。

中國進出口銀行與姊妹銀行——中國國家開發銀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是全球發展融資領域實力最強的兩家機構,它們在全球範圍內發放的貸款,超過了西方主導的6家多邊開發銀行(MDB)發放貸款的總和。然而,它們推動建設的方式,與這些多邊開發銀行有著天壤之別。

兩家機構拒絕參與公開的競爭性投標,這幾乎相當於把利潤豐厚的協議都給了中國國企小圈圈中的成員,而這些企業幾乎沒有任何動力將當地人的擔憂納入考慮範圍。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SE)智庫——LSE Ideas的中國前瞻計畫(China Foresight)負責人於潔表示,高階管理團隊都是由中共政府任命,他們或許有產業專長,但不具備高超的管理技能,對東道國也缺乏了解。

這意味著,儘管在當地遭遇強烈反對,中國提供融資的建設照樣可以上路。哥倫比亞40億美元的伊圖安戈大壩就是佐證,由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中國聯合融資基金(China Co-financing Fund for Latin America and the Caribbean Region)提供這項計畫的部分融資。

儘管當地存在眾所皆知的土石流風險(大壩環評報告中提到了這一點),但當地人士從2010年以來再三發出的警告都被置之不理。今年暴雨引發土石流,導致2.6萬人被迫撤離,同時當局正在為「更糟糕的場景」——潰壩做準備。

這些問題都不是出資人造成的,話雖如此,在很多中國提供融資而引發激烈爭議的國家,中國官員和高階管理者們發現,自己對於解決爭端的準備不太夠,因為當地社會與中國本地的威權市場截然不同。有人說,目前北京方面正決心從過去的錯誤中汲取教訓,於潔表示,這意味著中國某些「一帶一路」企業要開始承認「中國中心主義所造成的損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