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台灣擁有很多世界第一頭銜,其一就是國內洗腎人口達8萬5000人,密度高居全球之冠。既是「洗腎王國」,洗腎技術應不會太差才對,然而近日分居國內北中南龍頭地位的3家醫學中心,竟相繼發生或險些發生「接錯管、洗壞腎」的烏龍事件。醫學中心尚且如此,令人不禁質疑,坊間一般小診所提供的洗腎品質又當如何?

人們每天吃下肚的食物或藥物中,都會衍生許多不必要的廢物,而這些東西一旦長期積存體內,就會對造成嚴重毒害。位在人體後腰部脊椎兩側各一枚約拳頭大小的腎臟,就肩負了人體「清道夫」的重要角色,它能將對人體有害的廢物,像是尿酸、尿毒、肌酸酐等,形成尿液排出體外。而腎臟功能消失的民眾,便需要靠洗腎來將廢物排出。洗腎的醫學正式名稱叫做「血液透析」,便是靠機器代替腎臟的功能,洗掉血液中的廢物來維持生命。

糖尿病、高血壓患者小心


20%機率染上腎臟病

多數人可能不知,其實腎臟病與糖尿病、高血壓等慢性病是息息相關的。醫學臨床統計,糖尿病患中約有3分之1的人,最後會因併發尿毒症而需要洗腎;而高血壓患者中,平均也會有5分之1的人,最終會走上這一步。遺憾的是,台灣近年迅雷不及掩耳的人口老化速度,就為腎臟病人口的飆升,提供了最佳的場域。

據調查顯示,台灣不但擁有令許多國家稱羨的全民健保,足以保證不漏接任何一個需要洗腎的患者。更甚者,雖然洗腎並無法確保任何一名尿毒症患者就此延年益壽,但國內的洗腎技術,已能使尿毒症患者每年死亡率低至10%左右,幾乎是美國一半。

針對台灣洗腎人口密度高居世界之冠的原因,台灣腎臟醫學會理事、馬偕醫院腎臟科主任吳志仁就常公開打趣說:「人老腎會老,三高不好搞,台灣健保好,洗腎品質好,老外心不好。」意即心臟病患者也有很高的機率併發尿毒症,但美國沒有健保,又不是每個人都有能力裝設人工支架延命,所以心臟病患者有時等不到病情惡化至併發尿毒症就往生了,相較之下,台灣健保有補助洗腎患者,間接也使台灣穩坐洗腎王國寶座不墜。

每年佔近健保500億 洗腎王國竟成洗腎烏龍國?

健保全年預算6618多億


慢性腎病患者佔近500億

衛福部健保署長李伯璋表示,健保用於腎衰竭的醫療費用支出,年年都居各項疾病之冠,且患者人數及醫療費用成長的趨勢,歷年來從未改變。以2016年最新統計為例,健保全年預算總額6618多億經費中,單單用於包括支付8萬5000名須終生洗腎者等急、慢性腎病患者的醫療費用,總計就近500億元,不但創下歷史新高,比例更占健保大餅的7.31%。

每年佔近健保500億 洗腎王國竟成洗腎烏龍國?

每年佔近健保500億 洗腎王國竟成洗腎烏龍國?

雖然照顧國人健康是健保的職責,但醫療品質不打折也是最基本的底限!然而今年5月底,國內醫學中龍頭台大醫院竟傳出將自來水誤當RO逆滲透水「灌」入6名洗腎患者的體內的事件,其中2名患者還在事發兩周後不幸死亡;雖當事人死亡真正的原因,與其洗腎接錯管的相關性還有待查證,但家屬內心的錯愕乃至於憤怒,仍可以想見。

更誇張的是,直到台大醫院的烏龍事件爆光,大家赫然發現,早在今年2月,台中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就發生過將洗腎機誤接自來水管的弊端;而就在台大醫院出包的前2天,台南成大醫院更因院內清潔人員貪圖方便,把消毒清潔用的漂白水裝入透析藥水空瓶,卻未撕掉透析藥水標籤,導致護理師誤拿使用,險些把漂白水送進洗腎患者的體內。

衛福部:彈性疲乏下,部分人員可能下意識疏忽該落實的SOP

在短短幾個月內,這樣的醫療錯誤連續發生在國內北中南3大醫學中心之內,不禁讓人擔心台灣洗腎醫療品質是否已經亮起紅燈?又醫學中心洗腎醫療品質尚且如此,遍布國內大街小巷標榜24小時提供洗腎服務的診所,豈不更令人憂心?

對此李伯璋認為,國內提供洗腎服務的醫療機構有數百家之多,確實不能排除過去可能也曾發生過類似台大、中國醫大、成大的烏龍事件,只是未衍生巨大傷害,或因在錯誤發生前就被及時制止,才沒能引發社會廣泛矚目,甚至被掩蓋下來。

李伯璋說,醫療是關乎人命的工作,醫護人員投身其中,自當謹慎再謹慎、小心再小心,斷無故意傷害病人的理由,最有可能發生醫療疏失的原因,就是人員過勞、忙中有錯;或因日復一日反覆施做相同的工作流程,彈性疲乏之下,部分人員可能就會下意識疏忽了醫療儀器操作過程中該落實的SOP(標準作業流程),進而令藏在細節裡的魔鬼,有了可趁之機。

不過,正所謂危機往往也是轉機!李伯璋強調,他對國內的醫療品質仍然深具信心,尤其有了連3家醫學中心都險些翻跟斗的前車之鑑,其他有提供洗腎服務的醫療機構看在眼裡,定能感同身受、戒慎恐懼。果真如此,此次事件對國內洗腎醫療品質不啻為當頭棒喝,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