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歷經好長一段時間,才推敲出要如何領導別人,甚至要如何討別人喜歡。我初到FBI工作時,唯一喜歡我的人似乎只有我的情資來源人士。這聽起來沒有什麼道理,因為我讓他們身陷風險,給他們的回報卻微不足道。

最後,我終於弄清楚原因,那是因為我不批判他們。我對他們的幫忙只有感謝,我知道他們的目標和我的不同。我沒有立場去批判他們。我必須假設他們做任何事都有他們的理由。但這並不表示我認同他們。不批判不表示贊同,不批判只是表示你不論斷他們,即使是正面評價也會讓對方覺得不舒服,因為他們知道,有一天你可能會反過來批評他們。

雖然我之所以採取這種應對模式,一開始是因為我認同或不認同,都無關緊要。但是我後來理解到,人都喜歡具備這種特質的人,也都想要親近這樣的人。因為在這種人面前,他們能展現真實的自我,安心做自己。

同理心是突破嫌犯心房的利器

我在講課時,通常會問那些警察學員,是否曾經成功取得嫌犯的口供。在場的所有人都舉手。 接著,我會問他們,是如何拿到口供的。是強迫嫌犯明白自己是做了壞事的壞人?或是不批判他們的行為,試著去理解他們為什麼犯下罪行?

嫌犯很少會預期自己的罪行被接納,但只要得到單純、從人性角度出發的理解,他們都會心生感激,尤其是如果你理解他們最黑暗的一面時。如果警察願意主動理解,罪犯的防衛心態通常會降得非常低,幾乎不會否認他們犯下的罪行。

無論是否在FBI工作的偵察員都表示,任何罪行,不管原因是什麼,自白通常是在同理心、同情心、憐憫和理解下才出現的。 在有警察分別扮黑臉和白臉的犯罪戲碼裡,取得口供的通常是扮白臉的警察,而在真實世界裡,這個現象甚至更為明顯。

扮白臉的警察並非假意認同嫌犯,而是他能得到嫌犯足夠的信任,讓嫌犯不再否認得負起責任,並把部分的信任也轉移到刑事司法體系。只要用對方法,大部分嫌犯都會務實地體認到,他們長久以來的想法是錯的;現實世界裡,他們可以藉由與體制合作,達成他們的最佳利益,而不是與之對抗。

常見的是,嫌犯之所以決定自白,甚至不是因為那種務實的態度,而是因為看到面前有一張不批判他們的臉孔,感受到自恐懼中釋放自己的那一刻,於是順從人類的天性而為,放下謊言、罪惡感、悔恨和對立。

只是,執法人員(以及任何人)都很難克制自己不去批判他人,尤其如果對方是犯下十惡不赦之罪的人。

讓追隨者的使命,為領導者引路

要放下論斷之所以如此困難,除了我們對可怕罪行會產生無可避免的反感外,大部分還源自我們自身日復一日產生的不安全感和恐懼。我們總是忍不住追求高人一等的感覺。優越感給予我們安全感和身分地位,讓我們隱約或深刻地自以為比別人還來得優秀。

對於與我們在同一個族群的人,包括家人、朋友、同事和社區鄰居,我們甚至也難以放下高人一等的優越感。每個人偶爾都有種念頭:想成為父母最寵愛的孩子、班上最聰明的學生,或是人緣最好、最富有或最好看的那個人。

可是,如果你仔細想想,現代族群對我們的評價,鮮少是根據我們在階層的相對位階,或我們在自身目標上的表現,而是我們在追求族群的目標時所做的貢獻。

要得到族群的重視,最穩當的方法是將個人目標與族群目標相結合。當然,那也是達成個人目標的最佳方法。

如果你想要成為族群的領導者,就要設定人人都想要達成的卓越目標。海軍陸戰隊有一句話,後來成為我的引路之光:「兩個或兩個以上的陸戰隊員在一起時,其中一位會成為領導者,而成為領導者的,就是設定目標的那個人。」

以領導者自居很容易,但領導絕非易事。領導的基礎是啟發他人追隨你,唯一的方法就是建構一項以追隨者為重的使命,而不是把自己擺第一位。

一旦使命訂好,行動展開,你身為領導者的首要之務,並不是擔任裁判。你可以評估適足的成效水準,取消無效的做法,但只要你一開始評判別人,你就會失去人心,即使他們確實表現不佳,或沒有拿出成績。

例如,史丹佛大學神經外科醫師詹姆士.多帝(James Doty)在他第一次參加腦部手術時犯了一個輕微的錯誤,結果引發主刀醫師一陣斥責和批評,這不只打擊了多帝,也波及整個手術團隊,妨礙了他們的創意、清楚的思路、團隊合作和信任。多帝後來的大半職涯,教學重點是放在教導外科醫生關於「批判」的危險性。他說,即使是腦外科醫師,「只有在你仁慈和善地對待他們時」,他們才能有一流的表現。

讓不同的目標從平行到一致

不過,有人則是不敢放下批判。我的研討會裡,有時會有學員說:「羅賓,你聽起來是個很有包容力的人,可是你難道不會落到像地毯一樣遭人踐踏的處境嗎?」不會。因為我有一個目標,那就是成為領導者,我的一舉一動都是朝這個目標邁步。

如果我批判身邊的人,永遠把自己的需要擺在第一位,沒有人會想要我領導,我只會一次又一次自取其敗。但是,如果我的目標是幫助身邊每個人達成他們的目標,而且不帶一絲批判,他們就會樂於讓我領導他們,而我也會走在一條康莊大道上,朝我的目標前進。

這個想法的邏輯完美,難是難在實踐。我和別人沒有兩樣,我也會焦慮,也會生氣,也會輕易被情緒綁架。不過,若我任由情緒挾持自己,情緒會蒙蔽判斷力,挫敗就會臨頭。

我每天都會自我檢討,確保我的行為能化為達成目標的助力。如果我開始傲慢自大或背離正道,我會知道我離危險區正愈來愈近。這時我會修正路線(要永遠保持彈性!),再繼續前進。

修正路線必須出於自發。如果你想強迫別人轉向,他們會認為你是在批判他們。要幫助別人看到自身缺失,同時不覺得自己被批判,最好的方法就是探詢他們的終極目標。你直接提點他們重新專注於優先事項,而不是迂迴進攻他們的不安全感,他們就會抱著如鳥歸巢的決心,回頭改進自己。

領導力不是獎賞,它其實是種負擔,因為領導就是成為別人的依靠。即使如此,如果能好好地肩負起這個重擔,它也能為你帶來極深的喜樂和滿足。

領導力是權力,不過最高段、最有效的領導力是軟實力,包括:謙卑、不批判、肯定他人、理性和寬厚。

書籍簡介_如何讓人信任你

作者: 羅賓・德瑞克, 卡麥隆・史陶斯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8/07/03

作者簡介

羅賓・德瑞克 Robin Dreeke

自美國海軍學院畢業並於美國海軍服務後,於一九九七年進入聯邦執法體系工作。在社會心理學與關係建立科學的實務應用方面,曾接受高階訓練,並累積了實作經驗。最後升任聯邦執法單任的反情報行為分析專案主管。

卡麥隆・史陶斯 Cameron Stauth

獨力或合著的著作達二十八種,包括幾本全國及國際暢銷書。史陶斯是美國一流的非小說作家,以敘述式非小說著作和醫療書最為聞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