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你的老闆很聰明,工作很努力,而且又是處女座,那你的日子一定不好過。」

在一個晚宴上,有人做了如此的評論,我聽了大吃一驚,因為我正好符合他所講的條件。我不敢說自己很聰明,但我有高度熱誠學習新知,而且反應很快。

處女座的特質是講求完美,對許多細節要求近乎龜毛。事實上,我近幾年的作法卻反其道而行,往往以速度犧牲品質。我追求大格局,並希望結果能夠有中等以上的成績,但不會要求每一個環節都要做到100分,否則我不可能同時做很多事情。

我在美國念MBA的時候,永遠有讀不完的資料,假如每個細節都要自己融會貫通、充分了解,絕對不可能準時完成作業。解決之道是抓重點,並和別人分工合作,很多複雜的挑戰即可迎刃而解。

我現在的工作也非常類似,要同時處理很多事情。我就像一個大廚,對不同廚師的料理提供指點,但不會每道菜都親力親為。由於不是我自己做的,所以一定會出錯,也不可能達到百分之百的完美。關鍵是不要出大錯,並適度控制風險。這就像鼎泰豐,總店的小籠包最好吃,其他分店雖無法達到同等等級,但還是有一定水準。

這個規則並不適用於所有產業。以台積電為例,每一片晶圓都必須盡量完美,把不良率降到最低,否則會影響商譽,台積電也不會有那麼高的利潤率和市佔率。

台積電追求大規模的完美,台灣街頭巷尾很多餐廳或小吃店則屬於小規模完美,很多美食都是由老闆親自操刀。但也正因為如此,沒有辦法快速複製,達人幾乎永遠處於精品店的狀態,但真正的價值創造來自於鼎泰豐、吳寶春這些連鎖品牌。

創投的投資和打造精品店不一樣,採用「投資組合」(portfolio)思維,通常你投資10個案子,有5個會失敗,4個取得普通的成功,但有1個可能會超級成功,把所有投資的錢都賺回來了,因此創投所追求的是整體「平均值」,只要少數超級完美就夠了。

但平均值並不適用所有情況,以世足賽為例,假設A隊控球時間60%,射門10次未進,B隊控球時間40%,射門只有3次,但進了1球,最後還是成敗論英雄。

籃球就比較不一樣,NBA騎士隊之前幾乎靠詹姆士一人獨撐格局,他個人有完美數據,但球隊平均值較差,還是抵不過團隊戰力強的勇士隊。

政治是看「平均值」還是「異常值」(Outlier)?很難說。假設台灣年經濟成長率為2.5 %,好的縣市達3%,但較差的地區只有1%,以致平均值被拉下來。大家不會覺得整體表現不錯,反而會指責為何有些地方做得那麼差。

這幾年台灣的經濟指標,台積電和鴻海可能就貢獻了三分之一,假如把他們當作異常值拿掉,數字就沒有那麼好看。進入新經濟時代,我們需要有「非完美存在」的思維。未來所有產業都會走上數位化、智慧化,因此企業要懂得透過外部合作,快速整合自己不懂的AI、雲端這些知識。假如企業想要把所有新領域都搞懂,並且自己操作,做到盡善盡美,那不但時間會拖得很長,而且也幾乎不可能。

基於中美貿易戰可能影響,特斯拉董事長馬斯克近期赴上海簽約,將在上海投資成立年產50萬輛電動車的超級工廠。馬斯克最近為了趕交貨,都睡在工廠裡。這是錯誤的作法,他如果和郭台銘合作,不但可以睡得很舒服,也可以準時交貨。創新是馬斯克強項,但製造卻是台灣人專長。馬斯克想要完美,卻反而變得不完美,唯有合作可以促進完美。

未來「速度」才是關鍵,不可能過分追求「深度」,此外跨領域的「廣度」也很重要,每個人都要懂得運用外部資源。我們需要有嘗試新東西和包容錯誤的胸襟。台灣心態太保守,只要看到失敗就大驚小怪,然後停止創新。全世界最創新的地方如美國矽谷和以色列,當地企業家都能勇於面對失敗。

台灣要學習接受「不確定性」和「不完美」,透過失敗歷練,提高成功機率,才能挑戰更大格局,形成革命性改變,而非拘泥於微小的修正。但在民粹氛圍下,政府任何的錯誤都會被放大檢視,動輒得咎,以致最後不敢嘗試創新。

中國的經濟發展策略和台灣不同,鄧小平說「摸著石頭過河」,就是一種漸進決策的概念,很適合新經濟法則。中國法規監管採「先行先試」,先做起來,看問題再慢慢調整。

我很佩服PC Home集團董事長詹宏志先生。他是一個文化人,卻很早就看到互聯網的趨勢,並且身體力行。他的第一次網路創業在2000年左右,成立數位原生「明日報」,卻以慘敗收場。但他並沒有因此而氣餒,又繼續成立網路家庭,打造了台灣數一數二的電商集團,時間比許多財團都早,雖然最近再次遭遇亂流,但他的勇氣很值得大家借鏡。

我們都會從錯誤中學習成長。We will learn, and Taiwan will gr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