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事,讓人難過、令人感嘆。就在小米即將風光上市(IPO)時,上周以hTC品牌聞名的宏達電宣布裁員1500人;宏達電是否有機會「我將再起」,越來越不樂觀,但小米則方是如日中天,撫今思昔,豈不愴悢?

2010年小米誕生時,宏達電已在頂峰

中國智慧小手機廠小米是在2010年4月成立,那一年,宏達電已站在高峰雲頂了。

成立於1997年、已歷13年站穩腳步的宏達電,在美國智慧手機市占率於2010年飆上20%、排名第2名,隔年又更進一步,單季甚至曾站上第1名,全球市占第3名;股價因而站上1300元、市值破兆元,在台股中居第3名。高峰期,台灣對外出口號稱有25%是靠宏達電單一廠商撐起一片天。

但此後即江河日下,宏達電短短幾年就從雲端墜入谷底,股價下滑到50-70元之間浮沈,市值蒸發兆元,從1年可賺到7個資本額掉到現在「3年虧掉5個資本額」。

今日,宏達電只有小米市值的零頭不到

相較之下,在宏達電於智慧手機產業發光發熱、隱然領袖群倫時才誕生的小米,本周在香港IPO,不論是當初樂觀的700-1000億美元估值,或是最後掛牌後跌破承銷價的近500億美元市值,都是宏達電再難比肩的數字。宏達電市值現在滑落到15億美元左右(台幣464億元),連小米的零頭都不到了。

至於產業實力上,以網路直購、飢餓行銷聞名的小米,雖也有幾番起伏,目前在全球智慧手機出貨排名在前5名,但宏達電則不但早已退出前10名,甚至數量少到在統計上,是被歸類在「其它」─連單獨列名的資格都沒有。當然,更別提小米這幾年各種家電、米家的佈局。

對小米的成功、或甚至對所有創業,小米創辦人雷軍曾說過:「只要站在風口,豬也能飛起來」;其實,這句話不僅適用於小米,也適用於宏達電,甚至宏達電是比小米更早就「站在風口的豬」。

成立之初投入PDA,算是為進軍智慧手機打下基礎;它曾是第一個也是全球最大的微軟WIN系統的手機製造商,也作出第一支搭載安卓系統的手機;當2007年蘋果推出首支iPhone,把世界推進智慧手機世代時,宏達電乘風而起,一度成為可與蘋果、三星比肩的廠商;宏達電的品牌價值曾名列全球前100名內,更曾被許多國人視為是「台灣之光」。

風口的豬也要練過功

至於宏達電後來的失敗,或許也可用雷軍的話解釋一二。對「風口的豬」,雷軍之後曾再作過解釋與衍生:他說「風口上的豬都是練過功的」,飛上天的豬可能練了一萬小時甚至10萬小時的功,關鍵是不能埋頭苦幹,應該花時間研究風向、風口,這樣成功的機率大很多。

宏達電在2011年的高峰後,其實出現一連串的波折、錯誤;與蘋果的訴訟固然影響嚴重,但產量增加過速,宏達電從供應鏈的管理到最後的產品上都出現問題,讓外界對其品質信心滑落;更嚴重的在整體市場策略上的錯誤,宏達電顯然未「花時間研究風向、風口」,當中低階市場蓄勢待發時,宏達電猶以與蘋果競爭的高端產品自居,三星就早早切入此市場;當中國等開發中國家市場要起飛時,宏達電只看到歐美先進市場。

結果就是既在先進市場節節敗退,發現苗頭再要進軍中低階市場與開發中國家時,為時已晚,只能苦苦追趕;尷尬的是宏達電產品在低階市場無法與中國本土廠商競爭,在高端旗艦機種上又不能與蘋果、三星比,其品質、性能無法匹配其高價,這種定位不明、上下失據的情況,即使王雪紅到北京喊出宏達電「是中國人的品牌」也挽回不了頹勢。

手機產業沈下去後難再浮上來

展望未來,雖然宏達電作出許多調整,但是否能力挽狂瀾,卻已不是那麼樂觀。這幾年宏達電更換執行長、賣掉上海廠房、甚至連手機研發部門都切割賣給谷歌,但看起來都難止血;這麼多年來,手機這個「紅海產業」,沈下去後幾乎都浮不起來、宏達電能例外嗎?

而宏達電全力押注的VR(虛擬實境),雖然不少人看好VR前景,但其實際成長遠不如預期;諾基亞甚至因VR成長不如預期、「短期內不會有跳躍式成長」而決定減少對VR的投資。這次再次裁員1500人,更顯手機力道的式微。

過去宏達電確實曾有低迷後再創新高的紀錄,外界當然希望宏達電「再創奇蹟」,但當宏達電逐一處理各種資產─從廠房到更寶貴的工程師,都賣給其它企業,這次又一口氣裁員2成多,而中國手機廠─不論是小米、華為,甚至在小米之後才崛起的OPPO、VIVO等,所生產的手機品質、性能、甚至創新程度都已超越宏達電,讓外界益發看不到宏達電再起的跡象與可能。

小米與宏達電,同為新創與企業經營的好教材

摔下風口的豬,要再飛天,雖非不可能但已是難如登天。小米今日的成功與風光,未必保證明日依舊,但能在短短8年創造近500億美元的市值,除了所處市場為「大池子」的基本因素外,其市場策略、對產品品質的掌控,確實都有其特殊之處。

而對許多企業而言,小米的經驗,及宏達電的浮沈─它的崛起、攻頂、踞高峰,到下滑、墜崖,都應是值得學習深研的一堂課。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