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旗下的影片先鋒平台YouTube正在尋找新的方法來幫助他們的內容創作者賺錢。原本主要透過廣告途徑,但現在YouTube更希望協助創作者們向粉絲銷售商品,從玩具到T恤都有,以及增加新的付費訂閱選項。

「我們希望這些新產品成為有意義的收入來源,而不是和廣告收入比起來,只有很低的比例。」YouTube產品負責人Neal Mohan表示。「我們的目標不僅僅是將收入極大化,還要加強創作者和粉絲之間的社群連結。」

另一方面,當影片創作者和網路使用者有更多的選擇來接觸他們的觀眾時,保持這些人對YouTube的忠誠度就非常重要。

這在最近加州創作者年度聚會VidCon上,就非常地明顯。其中包括Facebook,Snap,亞馬遜和Twitter等競爭對手,都和YouTube有同等的機會被使用者選擇。

BTIG的媒體分析師里奇格林菲爾德說:「VidCon讓我感到驚訝的是,幾年前這還是一場YouTube大會。」「幾年前你看到Facebook還潛伏在幕後,去年你看到Snapchat…...現在感覺每個都浮上檯面。」

雖然這些平台上的名人吸引的觀眾大多數都很年輕,但影片製作者在過去幾年中已經快速成熟,這是一個已累積數10億美元的產業。

近期,當Instagram推出第一款獨立影片應用程式IGTV時,它已經充滿了來自社群媒體意見領袖和名人的影片,包括金卡黛珊,穿著露肩洋裝,展示她在洛杉磯的全新美容商店。

Instagram在VidCon開始前一天首次推出IGTV並非巧合。它意味著Facebook進軍YouTube領域的最大推動力:為所謂的意見領袖提供平台,這些新的意見領袖逐漸取代上一代,傳統的廣告模式對他們來說也不再適用。

「YouTube在Facebook上有很多年了,人們已經將YouTube貨幣化了十年。」與社交媒體意見領袖合作的代理商Select的創始人Scott Fisher說,「但在幾年內它可能落入一個完全不同的地位。」

Facebook已經在他的主應用程式中推出了Watch影片標籤,試圖說服YouTube創作者加入他們的平台。前一些時候,他透過調查增強了Watch功能,讓有影響力的人製作模仿流行的HQ測驗節目,並為創作者和品牌提供幫助。

「過去三年中,我們真正投入大量資金專門為創作者製作產品,」領導Facebook影片產品的Fidji Simo表示,「培養一個對創作者有益的平台需要真正的奉獻精神。」

除了影片本身,Facebook還提供其他功能,例如群組,讓創作者可以在每集影片之間與粉絲聊天。

「我們認為一切都是圍繞娛樂建立的社群,所以觀眾不是被動的」Simo表示。

不過Youtube的Mohan先生說,「我們的創作者反覆告訴我們,他們最核心、最熱情和真實的粉絲群,還是在YouTube上。」他表示,YouTube還可以利用母公司在搜尋引擎領域的優勢地位,提供巨量規模的使用者,目前每個月登記用戶達19億,高於一年前的15億。「我們的意見領袖擁有的觀眾比大多數有線電視頻道還多,甚至超越了許多國家的人口。」

但Facebook的應用程式也有廣泛的受眾,可以作為新產品的跳板。透過IGTV,Instagram希望它能複製Stories的成功,Stories是從Snapchat借來的24小時照片收集功能。透過將新的長片放在現有的10億用戶面前,IGTV希望能在一夜之間位創作者和廣告商建立一個成功的平台。

IGTV讓最受歡迎的創作者上傳長達一小時的內容,其他人則是10分鐘。它試圖發揮Instagram在社交網路方面的優勢,基於演算法向用戶展示他們關注的內容。

BTIG的Greenfield先生說:「大量有影響力的人使用Instagram,引導人們前往他們在YouTube上發布的最新貼文。」 現在,Instagram能夠留住這些人,並增加他們在自家App上的時間。

IGTV的推出開啟了與Youtube之間關於吸引用戶注意的競爭,但不一定是你死我活的鬥爭。目前創作者似乎能在這兩個平台上工作,讓他們的收入來源更多樣化。

Lele Pons在Instagram上擁有超過2500萬粉絲,並正在IGTV上發布一個烹飪節目。她表示將在這兩個對手平台之間進行平衡操作、平分風險。「我仍會在YouTube上發布與Instagram一樣多的內容,你永遠不會知道什麼有效。」她說。

選項增加,也讓影片創作者面臨一些挑戰,因為每個平台都有自己的受眾和獨特的格式,為Youtube製作的橫式影片,與Snapchat和現在的IGTV使用的垂直影片並不相容。創作者必須保持靈活,哪個平台的演算法讓他們較容易被看到,他們就得快速變換過去。

「我們正在為其他所有平台完全重新規劃內容策略,」數位媒體諮詢公司Content Ink的創辦人兼10年前YouTube頻道WatchMojo的行銷主管John McCarus說。「這產業充滿活力,以至於沒有人能有一個持久的答案。即使你有一些有效的方法,最終也可能失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