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聯的成立,原是為了解決自己製造出的環境問題,沒想到卻「因禍得福」,當鋼鐵產業近年因全球產能過剩,鋼聯的成績反而超過所有股東鋼廠...

你現在位於《商業周刊》全新推出的「管理頻道」,我們用最新的企業案例,帶你思考數位浪潮下該如何轉型、戰勝不景氣!
☛訂閱管理趨勢報,每週免費獲得管理頻道最新消息

彰濱工業區裡,除了偶爾疾駛而過的貨車,安靜得就像被凝結在冷空氣裡。走進彰濱的台灣鋼聯工廠,一根50公尺長、直徑36公尺的巨大紅色管狀旋轉窯,正以1分鐘才一圈、近乎龜速的緩緩轉著。

但旋轉窯裡卻熱鬧得很,1300度的高溫,熱滾滾的燒著從台灣各電爐煉鋼廠運來的集塵灰。大約6小時後,這些原本令人頭痛的廢棄物,將變身為高價的金屬「鋅」。

「我們是環保業,也是礦業,」鋼聯總經理方彥斌,手拿著一小瓶從廢物裡提煉出的白色鋅粉說。

今年1月上市的台灣鋼聯,是由12家電爐煉鋼廠所成立的廢棄物共同處理體系,大股東包括東和、豐興、海光等鋼鐵大廠。2017年,隨著國際鋅價創下10年來高峰,鋼聯的營收也大幅成長,毛利率接近60%,營收也創歷史新高。

結盟解決環境問題


廢物處理廠竟成賺錢工具

鋼聯的成立,原是為了解決自己製造出的環境問題,沒想到卻「因禍得福」。當鋼鐵產業近年因全球產能過剩,處於低谷,國際鋅價卻站上10年來的高峰,鋼聯經營成績反而超過了所有股東鋼廠。

原來,在台灣,除了中鋼、中龍是以鐵礦砂做為原料的高爐煉鋼外,多數煉鋼廠都是以電弧爐來熔解廢鋼、冶煉鋼鐵。但這過程會產生有害人體物質,須由集塵設備蒐集。在鋼聯成立前,全台累計達40多萬噸的集塵灰無處可去,堆放在各鋼廠廠房,甚至曾爆發隨意掩埋而污染海岸線的事件。

1995年,環保署要求鋼鐵業成立廢棄物處理系統。當時擔任鋼鐵公會理事長的豐興董事長林文貴,要兒子林明儒去協調同業,集資合設處理公司、引進國外技術,才有經濟規模效益。向來只有競爭關係的同業,在林明儒找上業界大老東和鋼鐵前董事長侯貞雄,獲得支持後,促成了這家全球少見的業界大聯盟。

當初全球跑透透,尋找適合技術製程的鋼聯董事長林明儒回憶,「股東成員一開始就只是為了處理集塵灰,沒有人想要從鋼聯賺錢。」

找到技術只是開始,公平,才是12家股東能合作至今,順利營運的關鍵。

這12家電爐廠分布北中南,林明儒強調,雖然位於苗栗的東和、台中的豐興距離彰濱工廠相對近,且規模最大,但身為龍頭廠,他們決定,即使鋼聯派車遠至高雄載運集塵灰,或是量再少,向每個股東廠收取的處理費都一樣。「我們是大廠,如果沒有這種心胸,要和大家計較,這公司就無法成立,」頭髮已灰白、也早已是豐興董事長的林明儒說。

統包集塵灰市場


兩端收費,煉鋅粉再賺一手

鋼聯的先天優勢在於穩固的股東群及原料來源,全台灣97%的電爐集塵灰都交由鋼聯處理。

鋼聯僅以市場處理事業廢棄物1/10,即每噸約750元的價格收取集塵灰處理費,但更大的收入來源,是銷售從廢灰裡煉出來的鋅粉,這占了鋼聯高達7成的營收。也因此,相較於處理醫療、塑膠等廢棄物的同類型公司,只有處理費收入,鋼聯則有「兩端收費」的獨特優勢。

走過20年,現在鋼聯的旋轉窯處理技術,已是世界有名,提煉出的鋅含量已達59%,超過國際平均水準(編按:50到55%)。甚至巴西、中國新疆的鋅礦場,都請鋼聯擔任技術顧問。「我們方總出去,一天的顧問費是1500美金耶!」林明儒指著一旁的方彥斌笑著說。

成熟技術也帶來更多元的收入。去年開始,鋼聯可處理的廢棄物項目拓展至污染土壤。如彰化縣環保局就將被污染的農地土壤,委託他們處理,而每噸處理費達7700元到1萬2000元,成為鋼聯另一大營收來源。「這塊是賣方市場,因台灣有認證,可做再利用處理廠商不超過5家,」彰化縣環保局官員說。

更厲害的是,原本,旋轉窯要煉出鋅,必須採購添加物矽砂,與集塵灰一起拌燒,但現在污土能取代矽砂的作用,大大降低了原料成本。這是2017年鋼聯毛利率能從54%成長至近6成的一大關鍵。

前年,在現在東鋼董事長的侯傑騰提議下,鋼聯成立子公司「台鋼資源」,專門處理電爐爐碴,也說好將一視同仁,對所有鋼廠股東收取相同處理費。他們打算循鋼聯模式,將爐碴再製成混凝土銷售,成為兩端都有收入的循環經濟,化污染為商機。

☛MBA明星講師開講、企業如何戰勝不景氣,都在《商業周刊》管理趨勢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