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便當真的比日本美味嗎?

日本過的是新曆年,所以每到了歲末年初的過年期間,多家電視臺會停播一些固定節目,一齊播放所謂的「特別節目」。近年來,日本的電視臺因為廣告收益銳減或是觀眾流向網路等因素,在財務上陷入困境,所以花上大手筆的製作費到國外出外景的節目也大幅減少。然而,唯有年底的特別節目,電視臺會推出一些到國外拍攝的外景節目來提升收視率。

在這樣的背景下,特別明顯的是有很多節目紛紛到臺灣出外景,可見這幾年在日本掀起的臺灣風潮方興未艾,依舊吸引許多日本民眾注意,甚至聽說只要標題出現「臺灣」,收視率就會增加,反倒是以往熱門的韓國、香港和中國的外景節目幾乎都不見蹤影了。

其中東京電視臺的節目《未來世紀ZIPANGU》介紹了到臺灣展店的日本便當店。雖然這家便當店引進了日式的便當風格,銷售成績卻停滯不前,令人傷透腦筋。大部分的日本料理在臺灣都非常受歡迎,像是拉麵、炸豬排、天婦羅、日式燒肉、日式漢堡等,幾乎都是大排長龍,或是在臺灣邁向穩定成長的階段。但是,唯獨便當這一項,遲遲無法勝過臺灣當地的便當業者。

本來,日文裡的「弁当」一詞,語源是來自中國南宋時期的「便當」,意思是「便利的東西、方便」。之後隨著時代變遷,逐漸轉變為方便用膳的意思。

臺灣的便當文化是在日治時代傳入的,今日大家熟悉的臺式便當是配合臺灣人的飲食習慣逐漸改良而成的。包括我自己也非常喜歡臺灣的「排骨便當」和「雞腿便當」,尤其每次搭乘臺灣高鐵時,都很期待買「臺鐵便當」(抱歉,不是高鐵便當)上車享用的時刻。

要說臺灣便當哪裡好吃的話,就是主菜份量大,配菜也不遜色,重點是溫熱食用。以日本人的觀點來看,很羨慕臺灣便當的「主菜豪華主義」。像日本具代表性的「幕之內便當」,大概有十樣不同的配菜,菜色多但分量少,並沒有特別以哪一樣作為主菜,每次吃完總覺得不過癮。雖然在日本也有像鰻魚便當這樣有主菜的便當,但往往只有放蒲燒鰻魚和醃漬物,卻沒有任何誘人的配菜。就這一點看來,臺灣便當除了雞腿、滷排骨、爌肉等主菜之外,還有青菜、滷蛋、醃漬品等豐盛的配菜相伴,不論味道或份量皆令人非常滿意。

仔細想想,透過日常生活中的飲食習慣,可以窺見不同國家或是民族的美學意識和氛圍。日本的便當很注重外觀,喜歡整齊排列,這方面反映了日本人一板一眼的國民性格。好不好吃當然很重要,但是同樣地在配色或是菜色數量等細節上也很重視。換言之,就是日本便當比較傾向形式主義。

另一方面,雖然臺灣的便當文化是源自日本,但是「最重要的是份量要夠」或者「以好吃決勝負,外觀是其次」,傳達出臺灣人偏向實在主義的價值觀,與日本的形式主義形成對比。

要說臺灣便當的特色,像是自由發揮度高、大膽創新、追求美味等特點尤其打動日本人的心。最近,日本的百貨公司地下街等地方,只要一推出臺灣便當的限定販賣活動,就立即被搶購一空。來自日本的「摩斯漢堡」、「一蘭」、「一風堂」等知名的飲食連鎖店來臺展店,大受臺灣人歡迎,如果臺灣賣珍珠奶茶的「50嵐」或「永和豆漿」等連鎖餐飲店到日本展店的話,應該也會相當成功,其中我最看好的就是「臺鐵便當」。若有朝一日進軍日本,想必會在日本掀起便當革命。

書籍簡介

原來,這才是日本:做決定很迅速、生活成本不高、愛上臺灣環島……野島剛的34個文化深度探索

作者: 野島剛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8/05/15
語言:繁體中文

野島剛(Nojima Tsuyoshi)

資深媒體人、作家。1968年出生,就讀日本上智大學新聞系期間,曾赴臺灣師範大學及香港中文大學交流學習。1992年畢業後,曾任職於朝日新聞社,擔任駐新加坡、臺北特派員。曾赴伊拉克、阿富汗等戰地前線採訪,後擔任東京本社政治部記者。擅長採訪報導兩岸三地華人圈的政治、外交、文化等多面向議題。2016年開始自由作家生涯。著有《日本人默默在想的事》(時報)、《伊拉克戰爭從軍記》、《兩個故宮的離合》(聯經)、《謎樣的清明上河圖》(聯經)、《最後的帝國軍人:蔣介石與白團》(聯經)、《台灣十年大變局:野島剛觀察的日中台新框架》(聯經),以及《銀幕上的新台灣:新世紀台灣電影中的台灣新形象》(聯經) 、《故宮90話》(典藏藝術家庭)等多部作品。目前在臺灣《蘋果日報》《天下雜誌》《報導者》《轉角國際》等有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