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滿」與「不對勁」中,隱藏著驚人的從0到1

「不滿」是重要訊號

喜歡抱怨的人,評價通常都不太好。有些人不管做什麼事情都一堆抱怨,與這樣的人共事確實很討厭。我也從來沒有看過整天抱怨工作的人做出什麼出色的成績,或許是因為經常抱怨的人,也是在對自己下負面的詛咒吧。

儘管如此,我們也不應該否定不滿的感受。

「理性來看,一定會覺得不滿的吧?」世界上原本存在這樣的事情,壓抑這種「合理的不滿」會損害心理健康。而且我覺得,越常感受到這種不滿的人,越適合從0到1的工作。

會覺得不滿,代表察覺到這個世界不對勁的地方,是感官敏銳的證據。我們之所以會覺得不滿或不對勁,是因為當下存在著不適當,或者不管怎麼想都不合理、不方便的事物,譬如缺了什麼或多了什麼。既然如此,只要把這個「什麼」修改成最適當的形式就好。當我們解決了這個不滿或不對勁,就等於實現了從0到1。

換句話說,不滿與不對勁是從0到1的重要訊號。

所以,我很重視日常生活中感受到的不滿或不對勁。譬如皮夾,不知道為什麼,我非常討厭皮夾變厚。雖然可以用皮夾厚代表裝了很多錢來安慰自己,但事實並非如此,原本扁扁的皮夾,只不過塞了一堆卡片等雜物,就一下子變厚了。又厚又重的皮夾,裝進褲子的口袋會變得很難看。而且,要同時帶著鑰匙包與錢包也很麻煩。

皮夾弄丟的時候最慘,必須聯絡銀行、信用卡公司、駕照的發照單位等許許多多的機構,辦理幾乎令人生厭的繁雜手續。所以我每次拿起皮夾,都會在心底嘮嘮叨叨地抱怨……

深究「不滿」,就能帶來創意

某天,我產生了一個疑問:「話說回來,我為什麼需要隨身攜帶錢包呢?」於是我恍然大悟,隨身攜帶錢包的理由,簡單來說,就是因為自己無法證明自己的身分。

這是什麼意思呢?我的銀行帳戶裡存著自己的錢,但我無法證明擁有銀行帳戶的「林要」,與現在準備在櫃台結帳的是同一個人,所以我只好隨身帶著錢。

信用卡也是同樣的道理,我為了證明自己就是在信用卡公司登錄的「林要」,只好隨身帶著信用卡;鑰匙也是如此,隨身帶著鑰匙,是為了證明屋主「林要」與自己是同一個人。

換句話說,如果不需要依靠金錢、信用卡、鑰匙等物體就能證明自己的身分,就不再需要這些東西。既然如此,用自己的身體來證明就好了。譬如銀行也會使用的生物識別技術,只要想辦法把這個技術修改得更簡單、更安全,就能將我的不滿完全解決。世界上絕大多數的人應該也都有同樣的不滿,只是沒有意識到。

這當中存在著從0到1。我看準這點,檢討現有的識別技術的問題,並且申請解決問題 的專利,最後還將這個專利寫成事業計畫,在軟體銀行學院發表。

不擅長面對人群的我,每次簡報都覺得苦不堪言,但這是從我的真實情緒發展出來的計畫,進行簡報時也投入了我的實際感受,最後連孫正義也聽得入迷,甚至還選入評估事業化可能性。

但很可惜,這個事業計畫因為初期投資金額過大,公司最後放棄執行。但這次的簡報在軟體銀行學院獲得很好的評價,讓我深刻感受到,根據自己切身的不滿與不對勁所製作的事業計畫,能夠讓人們也感同深受,與根據市場分析提出的顧問式事業計畫,威力完全不同。

不能認定「沒辦法,本來就是這樣」

日常的工作也一樣。我喜歡汽車,一有機會就會試乘各種車輛,不論大車還是小車。試乘時,除了感動與愉悅等正面情緒之外,我也會仔細留意不滿與不對勁等負面情緒,無論多麼細微都不放過。我也會在日常生活中思考:「該怎麼做才能解決不滿呢?」這為我在豐田汽車的工作帶來非常大的啟示。

在開發Pepper的時候也是如此。我加入團隊之後,首先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盡可能實際接觸許許多多的機器人,並且用一個外行人的感覺去體驗,譬如單純覺得:「看起來好像有點可怕,不太可愛……」或是「我知道這項技術很厲害,但我不會想用……」如果沒有這樣的體驗,我就無法具體掌握要將Pepper做成什麼樣的機器人,市場才會接受。所以我們不能否定不滿。忽視自己感受到的不滿,認定「這東西本來就是這樣」,反而是更嚴重的問題。如果我覺得:「沒辦法,皮夾本來就是這樣。」接下來就不會產生任何想法。

當然,陷入不滿當中,一直煩躁下去也不行,這樣只會讓人生變得消極吧。重要的是,要把感受到的不滿與不對勁當成思考的契機。

「我為什麼會覺得不滿呢?」
「該怎麼做才能消除這種不對勁的感覺呢?」

我想,只要把這種思考模式當成習慣,深入挖掘,一定能在最後看見從0到1的創意。

個人的「不滿」與「不對勁」才值得重視

而且我覺得,只有個人的不滿與不對勁才有價值。因為個人的不滿與不對勁才具備個性。我的皮夾或許就是很好的例子。

「大概只有我會在意這種事情……」
「可能是我太在意了……」
「我或許只是小眾……」

會讓自己產生這些想法的不滿與不對勁,隱藏著其他人沒有注意到的線索。我覺得,這種地方才存在通往從0到1的道路。

雖然這些不滿與不對勁只是個人的感受,但只要是發自內心深處的感受,其他人心底也應該隱藏著類似的感覺。我想,只要以自己的不滿與不對勁為線索,察覺大家的不滿,並且找出解決的方法,一定能讓很多人開心。

懷著這樣的想法,人生就會變得不一樣。

我們每天都在無數的不滿與不對勁中生活。但是,每一次感受到的不滿與不對勁都是寶物,從中可以拓展出無數的發想。在這些發想中,隱藏著驚人的從0到1。

光是這麼想,就讓我興奮不已。

書籍簡介_Pepper開發者從0到1的創新工作法:重要的不是才能,而是練習!



作者:林要
譯者:林詠純
出版社: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8-06-27

作者簡介:

林要 Hayashi Kaname

從0到1的實踐者。Pepper前開發主管,機器人新創公司「GROOVE X」CEO。

1973年出生於愛知縣。東京都立科學技術大學研究所畢業後,進入豐田汽車工作,參與豐田汽車第一款超跑Lexus LFA的開發計畫。後來被選為豐田汽車F1的開發人員,前往歐洲赴任,以從0到1的創意多次幫助團隊獲獎。

回國後,在豐田汽車的產品企畫部門擔任量販車開發經理,因為深刻感受到領導力對於推動專案的重要性,參加孫正義為培養繼承人而創辦的「軟體銀行學院」,直接向孫正義學習。

因為認同孫正義對於機器人的信念「將能夠與人類心靈交流的機器人普及化」,在孫正義的延攬下,2012年加入軟體銀行的Pepper開發團隊,擔任專案管理室室長,開始了全新領域的從0到1。Pepper在2015年6月正式推出後大受歡迎,點燃機器人的熱潮。

2015年9月離開軟體銀行,11月成立機器人新創公司「GROOVE X」,為了開發出新世代的家用機器人,又再一次挑戰從0到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