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台灣人會瘋狂叫好,但是我們,沒有。

這應該是一個令人驕傲的時刻,全世界最強大國家的領袖,也是全世界最有權力的人,站在一個台灣人的旁邊,拍著他的肩膀向大家說:「這是全世界最偉大的商人,他是我的好朋友」。

這是兩周前,美國總統川普參加郭台銘威斯康辛州新廠動土典禮時,兩個人站在一起的畫面。

台灣人,你為什麼不激動?也許在我們心中,世足大賽、文化大學宿舍案,都比中美貿易大戰和郭台銘的工廠,要更有趣得多。

你可以和其它類似的畫面做一個比較,包括川普和金正恩在一起、文在寅和金正恩一起,還有習近平和金正恩一起,或者習近平和馬英九一起,這些都是歷史性鏡頭。重點不是那一瞬間,而是它所引發的歷史意義和影響。

台灣一直想加強和美國的關係,郭台銘成功達成了小英做不到的事情,而且力度強過10倍!郭董給了川普美國當今最需要的東西:「工作回流」及「經濟復甦」,鴻海的投資,可謂天時、地利、人和,包括對的時間、對的地點、對的人、對的事。然而在政府心中,這只不過是一個親中財團的another investment,對民眾而言,也彷彿是過往雲煙。

郭董達到的成就,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他不僅在美國投資百億美元,而且把中國雲端及互聯網業務成功於A股上市,募集了1300億新台幣;前年他也揮軍日本,買下日本家電大廠夏普,並在短期內將其扭虧為盈,可以說是真正的跨地域、跨領域。

郭董去年見到川普,係透過日本軟銀總裁孫正義牽線。這次孫正義也有參加破土典禮,但他站在川普和郭董旁邊,就像一個小不點,鋒頭完全被郭董掩蓋。川普還當場大罵出走海外的哈雷機車,並拿來和富士康作對比,你可以想像美國500大企業的CEO看到這個畫面時,心中有何感想?這對台灣而言,又是多大的宣傳!

我在評估台灣人成就時,有三個指標,不論企業家或運動員皆然。

第一、是否發生在海外的環境?在別人的土地上要成功絕對比在自己家裡更難。第二、是否是外國人所擅長的領域?比如說網球屬於典型歐美運動,像謝淑薇打敗世界球后就很不容易。第三、是否是團隊性質?比如說,日本和韓國隊在世足賽的表現可圈可點,日本進了很多球,韓國打敗德國,皆靠精彩的團隊合作。

單純從運動表現來看,台灣的女生普遍比男生優異,我個人最佩服的是景美女中拔河隊,她們曾連續拿到世界第一。東方人體型瘦小,卻能以力氣打敗老外,主要靠團隊合作的力量,這就是台灣精神。

你可以仔細想一想,不論是商業或運動,這幾年台灣人靠團隊合作揚威國際的例子有幾個,其實不是很多,只有台積電、鴻海是真正世界級,說明台灣在世界舞台正逐漸退步中。

小英總統最近接連向外宣示,面對中國壓力她將不再忍讓,還指責中國威脅台灣民主生活方式,呼籲世界各國共組「民主價值同盟」抵制中國強權。這就好比「復仇者聯盟」,真的和老共開幹了!

小英的氣勢來自於美國,跟著搭中美貿易大戰順風車,儼然如同正義使者,但正好這就像轉型正義,犧牲掉的是經濟。殊不知美國對鴻海、台積電這種大企業很重要,但真正會影響中南部老百姓生活的,卻是中國,我們有把他們的利益放在心上嗎?

台灣正在和中國快速脫鉤。今年陸生來台人數大為減少,共錄取733人,為2011年以來最少,可是香港和大陸招收台灣學生數目卻大幅成長。台灣給中國的印象是一個「仇中」的環境,反觀中國卻猛打「惠台」政策,因此中國人不管是學生、觀光客或企業,沒有人想來台自討苦吃,請問到頭來吃虧的是誰?

賴揆最近公開表示,歡迎「中國大陸的觀光客」來台旅遊,這是難得的髮夾彎。中南部觀光業和農業民不聊生,兩岸交流停擺是主因,政府試了很多方案如吃香蕉皮和南向政策,但都沒有效,所以才改變態度,希望助力年底選情。

有人問我的看法,我做了一個比喻:有一條在海上航行的船隻,船身破了一個洞,正在快速下沉,請問該怎麼辦?我歸納出四種場景:

第一是趕快跳船逃生;第二是大家共同努力,想辦法把洞口補起來;第三是緊急呼叫鄰近的船隻,請他們前來救援;第四是最糟的做法,就是什麼都不做,大家手牽手靠在一起,告訴自己「我們很棒,我們絕對不會沉,我們有志氣,不要唱衰自己」。

台灣人以往多半是第四和第一類思維,現在轉到第三類,總算認清現實,最佳方案是第二類,但是不能不和中國大陸合作。

台灣有很多了不起的優點,但我們的優點一定要被全世界所肯定,要有「全球市場價值」,否則就流於孤芳自賞、自我感覺良好。我們的好不要只說給自己聽,應解釋給外國人聽,並請他們轉為實際行動,以合理價值投資台灣,而不只是撿便宜。

先讓台灣浮起來,未來才能乘風破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