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總統對陸價值340億美元的818項商品,課徵25%關稅,於美東時間7月6日正式生效,中國官方也宣布將採同等力道及規模報復行為,川普總統隨後又宣稱,將加碼對陸2,000億美元,甚至5,000億美元商品課徵關稅。

美元億來億去的聽起來很恐怖,但大家必須要認識的第一件事,就是所謂的340億美元,指的是這些被課稅的商品,他們今年貿易總額可能為340億美元,而不是要徵收340億美元的關稅,所以到目前為止,其實美「中」實際徵收關稅的金額,可能都不到100億美元,因此單就加徵關稅這點,對雙邊經濟產出的影響有限。

美中互課關稅本質傷害其實不大,但真正的麻煩在後續效應。第一個後續效應就是新台幣兌美元匯率,已經從年初的29.2,一路狂貶到30.5,而亞洲各國貨幣兌美元也全數走弱,這反應出國際資金,在面對美中可能出現的貿易戰,已經用資金流向做出了選擇,再加上美國國內經濟表現依舊亮眼,導致美聯準會6月將美利息調升至1.75%至2%的位置,對比連八凍的台灣利率1.375%,越來越大的利差,其實也會鼓勵資金從台灣往美國流動。

沒了錢,對於所有必須依靠錢而生的資本市場,自然都是直接的利空,如果政府認為現階股票市場並未受到明確的影響,進而輕忽、甚至持續拖延台灣升息的時間,因為利差及避險所導致資金外流「溫水煮青蛙」效應,難保不會在下半年,成為影響台股表現的黑天鵝(或者應該說是灰犀牛)

另一個問題在於,WTO是台灣特殊政治背景下,能參與的非常重要國際多邊經貿組織,但若川普總統一直利用WTO「國家安全例外」,以及「未規範強制技術移轉」等灰色地帶,遂行如對鋼鋁產品,以及對陸商品課稅等單邊貿易舉措,且萬一WTO對美此等作法無力管束及制衡,難保其他經濟體不會有樣學樣,採行比WTO爭端解決機制更為快速的單邊課稅政策,這很可能弱化、甚至崩解WTO經貿規則,若全球經貿領域退回沒有規則、以及力大為王的草莽時期,對於我國以外貿為主的小型經濟體而言,絕對不是好事情。

台灣如何應對可能面臨後WTO時期的全球經貿環境,是政府責無旁貸的施政重點,但一般人絕對不要輕忽美國已經開啟2年多的升息循環,以及資金出現返美避險效應,對台灣及亞洲地區股票等金融市場的可能影響,因為當市場對該反應的事情麻木時,往往就是另一個危機啟動之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