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一家貿易公司職員韓珍容(化名)有一天發現,日常生活中理應安全的場所,原來暗藏陷阱。她驚覺公司的女廁馬桶蓋有一個針孔攝影機,如廁的一舉一動都被錄下,而且事後揭穿偷拍狼的身分竟然是該公司的副總裁。

南韓社會偷拍和「復仇式色情」的案例層出不窮,警方長期執法不利、法官輕判,點燃了南韓女性的怒火,6月9日有超過2萬名女性走上首爾街頭,更有40萬人上青瓦台連署請願,要求政府打擊偷拍犯罪問題,成為南韓歷史上最大規模女權示威。就連南韓總統文在寅也不得不承認,在網路上散播的大量非法偷拍色情圖片,已經成為南韓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成為網友的意淫對象,被害人心靈受創

《衛報》(The Guardian)根據當地警方統計指出,每年因非法偷拍而被逮捕的人數,從2010年的1110人連年遽增至2014年的6600人。2012年到2017年共有1萬6201名偷拍嫌犯被逮,其中98%是男性,2萬6000名受害人之中則有84%是女性。

依據南韓法律,非法偷拍的犯人最高可處1000萬韓元(約新台幣27.3萬元)罰金,或最長5年的有期徒刑。不過,上街示威的抗議人士認為,政府當局根本沒有積極執法,許多犯人被逮後只被罰幾萬塊就了事,有些惡劣的偷拍狼至今仍逍遙法外。

隨著智慧型手機的普及,以及針孔攝影機的體積日益迷你,這些偷窺利器可以安裝在日常生活的各種用品上,地鐵、公廁、商店更衣間或是公共澡堂成為針孔攝影機的常駐地點。南韓色情網站上流傳的許多性愛影片、私密照,多半是在受害者毫不知情的情況下拍攝,有些則是基於報復前伴侶而刻意將私密影片放上網路分享。為了報復前伴侶而上傳私密影像的行為稱作「復仇式色情」(Revenge Porn)。

根據南韓女性律師協會(KWLA)2018年的研究,89%的偷拍犯罪是陌生人犯案,11%是熟人偷拍,而熟人犯案多半發生在情侶或夫妻之間。未經當事人同意散佈私密影像的事件,不僅嚴重侵犯個人隱私,更對當事者身心靈造成極大且長期的衝擊。南韓犯罪學研究所(Korean Institute of Criminology)學者張多惠(Chang Dahye,音譯)指出,發現自己的照片、性愛過程成為網路上供眾人觀看、意淫的工具,讓受害人崩潰,「我看過很多案例,被害女性離職、考慮整形、改名,甚至自殺。」

南韓歷史上最大規模女權示威:呼籲打擊偷拍犯罪!

6月9日大遊行的起因是「弘大偷拍事件」,弘益大學一名男學生擔任學校人體繪畫模特兒,被人偷拍裸照、上傳到網路上,警方火速在12天內逮捕一名女學生。不過警方的高效率激怒了南韓眾多女性,認為警方偏袒男性受害者。他們批評,政府花了17年才關掉分享女性偷拍影片的南韓最大色情網站Sora.net,卻只花了12天就開始調查偷拍男性的網站。

上街抗議的女性表示,她們不滿警方執法對性別有「雙重標準」,許多南韓女性在公共場合遭遇偷拍,但警方很少能夠成功逮捕加害人。示威遊行的發起人告訴《衛報》:「這背後隱含根深蒂固的性別歧視……警方不合作的態度和法院輕判,讓偷拍問題更加嚴重。」警方否認「雙重標準」一說,表示由於偷拍影片認不清受害人的長相,所以難以證實嫌犯的罪行。

影片沒拍到臉,偷拍就不是罪?

南韓現行的「偷拍法案」在定罪方面有漏洞,若影片沒有清楚拍到被害人長相,便難以成為罪證,這對被害人而言簡直是二度傷害。該國民主律師協會(Lawyers for a Democratic Society)女權委員會主席魏恩珍(Wee Eun-jin,音譯)說:「受害人持續生活在恐懼之中……這讓人心碎,偷拍並上傳到網路的嫌犯被起訴且定罪的案子屈指可數,但被害人必須在無數個網站上搜尋拍到她們生殖器的影片,才能夠獲得證據、交給警方,這真是羞辱人。」

魏恩珍還表示,現有的法律規範對受害者沒有什麼幫助。她說,因為有些偷拍影片僅拍到受害人的腿部或是裙底風光,所以警方有時會以罪證不足為由,予以不起訴處分,或是法官認為這種程度的偷拍不會造成被害人的羞恥感,因此輕判犯人。

供稱偷拍是因為「愛她」,警方全信了

南韓警方是否真如抗議民眾所言,執法時偏袒男性?《衛報》訪問韓珍容(Han Jin-young,音譯)遭偷拍事件的後續,她表示,雖然嫌犯是公司的副總裁,她仍鼓起勇氣向對方攤牌、為自己討公道。嫌犯宣稱,偷拍的鏡頭是前一天才剛裝上去的,所以還沒有看過內容。韓珍容不相信,最後證實嫌犯藏有好幾百部偷拍女性的影片,受害者也包含她自己。

韓珍容立刻向警方報案,這是南韓女性遭遇偷拍時的典型反應。但接下來的事情卻超乎她的想像,警方先是試圖大事化小、小事化無,要她別那麼擔心。副總裁竟然向警方供稱,他是由於暗戀韓珍容才會做出這種事,還跟警方抱怨稱,他的妻子懷孕了,無法發生親密行為。韓珍容告訴《衛報》:「警察相信他說的每句話。」事情的結果令人寒心,韓珍容離開了公司,而那位副總裁仍在職,而且法院僅判他50萬韓元(約新台幣1.4萬元)。

正視偷拍帶來的傷害,南韓修法防範

生活在偷拍猖狂的社會當中,多數南韓女性早已養成防備針孔攝影機的習慣,爬樓梯時會拿提包擋住臀部、避免走光,進入公廁後先確認沒有鏡頭再如廁。南韓政府回應沸騰的民怨,承諾加強防範偷拍犯罪,首爾市政府組織了反偷拍大隊,負責巡邏公廁並偵測偷拍鏡頭。當局也擬定新法打擊網路非法色情網站,並於5月1日上路,新措施包括提供受害者法律諮詢、刪除網路上的偷拍影片,以及監控網路避免刪除的影片或圖片再次轉傳。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勇敢求救並非弱者,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透過守門123步驟-1問2應3轉介,你我都可以成為自殺防治守門人。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