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窮,是因為你太省了

「沒有動力去賺錢的時候,就去最好的餐廳吃頓飯。」

說這話的姑娘今年25歲,在巴黎最好的大學念經濟學。供養她的,是她自己。

剛到巴黎時,她和她的錢包一樣空癟,做什麼都是小心翼翼的。為了起碼的生活,她最初是從為人端茶、倒水、洗盤子開始的,打完工去華人超市買最便宜的蔬菜水果,再提著大大小小的袋子去追公車、擠地鐵。

那時候,她的夢想很大,卻是灰色的。她不得不在睡眠極度缺乏的情況下念書和糊口,所以她每天早上都是被鬧鐘逼醒的,然後帶著一個困倦的靈魂出門,與之相配的,是她那褶皺不堪的外套和蓬亂的頭髮。

直到有一天,她路過一家富麗堂皇的餐廳,她被莊重的門面和一桌桌精緻優雅的食客給震住了。她在玻璃窗外站了足足五分鐘,看著裡面那一群穿著體面、打扮光鮮亮麗的人,她感到異常的羞愧。

隨後,她做了一個連她自己都感到意外的決定─她將滿是褶皺的衣服和亂糟糟的頭髮整理了一下,然後走進了餐廳。

服務生的笑容和輕音樂讓她舒服極了,她被領到一個靠窗的地方坐下。然後,一份菜單被恭恭敬敬地遞了過來。她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大不了吃掉兩個禮拜的薪水。

結果是,她吃掉了一個月的薪水。

可這一次,她沒有覺得心疼,反倒是心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那些美好的畫面、那些精緻的餐具、舒緩的輕音樂、穿著舉止得體優雅的食客時常在她的腦海裡出現,隱隱變成了一種潛在的動力─『我想要配得上這些』。

於是她開始注重自己的儀表和舉止,開始化一絲不苟的妝,並且賺錢的動力更足了。而每次路過那家餐廳,就算是去洗碗,她也夢想著有一天也可以成為裡面的那一類人─在每個華燈初上的夜裡,愉快地享用著精緻的晚餐。

之後的日子裡,她總是鼓勵自己去選擇一些好一點的餐廳吃飯,這件事也在不知不覺中成為檢驗她的生活的標準。從第一次走進奢華餐廳時的忐忑不安,到日漸從容;從第一次翻看菜單時的小心翼翼,到現在可以點最喜歡的那道菜也不會擔心破產,這何嘗不是一種進步。

當你坐在一家極具情調的餐廳裡,被一群優雅的人包圍著;當你從容地切下嫩嫩的牛排,並優雅地送進嘴裡的時候;當你在頂級餐廳裡獨自享受紅酒的時候,你是不會心疼這頓飯、這瓶酒的價格的,你也不會在乎是獨自一個人,還是有親朋陪在身邊,你只會擁有一份堅定的信念:『我要更加努力,去擁有這般優雅的生活。』

在你沒有動力去賺錢的時候,就去好的餐廳吃頓飯,吃最貴的主菜,喝最貴的酒,再看看身邊的人,就知道你距離成功還有多大的差距,保證你出門之後,就打算用百分之兩百的力氣去努力。

--------------

一個週末,在北京工作的表妹突然給我發了一則訊息,說她在搬了兩次家之後,職務連升3級,薪水翻了3倍還多。

我驚呼:「風水這麼好?」

她回答我:『不是風水好,是我讓自己升值了。』

對比一年前,表妹現在的精神狀態和那時判若兩人。那時候,她還在西二環的一家外商實習。因為實習期工資不高,為了省錢,表妹不得已和朋友在西六環外合租了一套房子。上班需要公車換地鐵,再換公車,單程超過一個半小時。

表妹逢人就吐苦水:『別跟我說什麼下班時間充電、學習,在路上我就折騰了3個多小時,回家唯一想做的事情是一動不動地躺著,要不就是找個娛樂節目讓自己傻樂一下子,或者是看一個催淚電影讓自己大哭一場,否則的話,第二天根本就沒有勇氣去擠公車、地鐵。』在短短5個月的實習期裡,表妹硬生生地從『小家碧玉』被逼成了『刁蠻女漢子』。

一次偶然的機會,經朋友介紹,表妹在西四環找到了新住處。距離公司的路程也由一個半小時縮短為一個小時,這樣她每天在路上的時間就省出了一個小時,她利用這早晚各半個小時的時間進修了與工作技能相關的網路課程,早上背概念,晚上讀事例。後來,憑藉著出色的表現,表妹成功地留在了這家外商。

嘗到甜頭的表妹決定再『奢侈』一把,她在離公司很近的地方租了一個單人房,房租是之前的3倍還多,但她因此多出了近3個小時的寶貴時間。她每天只需走十分鐘就能到公司,然後以飽滿的熱情投入到工作中,下班了能夠有充足的時間去學習,去看書,去社交。

她反覆向我強調:『能用錢解決的事情,千萬不要用時間。』

對啊,你要用錢去買時間,而不是花時間省錢。因為有時間了,你才有精力和機會去換取知識,換取人脈,換取洞見。

在我們身邊,有很多人為了省錢,在買東西的時候東瞧瞧、西瞅瞅,彷彿她看到的東西長了爪子似的,要伸進她的衣袋裡掏錢,而她只能把錢包捂得死死的,才能防止錢被掏空。

於是,活得越來越節省,也越來越摳門。

還有一些人,每天上班的時候,在顛簸、擁擠、吵鬧的車廂裡蜷縮一個多小時,到了公司就什麼都不想幹了;每天下班的時候,又擠在汗臭、狐臭以及濃烈香水味交織的車廂裡折騰一個多小時,回到家裡就什麼都不想吃了。

於是,越省錢越疲憊,越省錢越無能,越省錢越窮!

勤奮但不講究效率的結果就是:笨鳥先飛,然後不知所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