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在一個機會受邀在某大學,擔任大四學生畢業專題的評委。這個畢業專題的研究方法是採用質化的「訪談」,同學分組後與指導老師討論決定主題,再讓同學去訪談蒐集資料,進行整理歸納,作為一個畢業專題的呈現。

畢竟是大學階段的專題,因此在嚴謹度的要求上,自然不用像學術論文一樣講究,更重視的可能是學生的實作、投入及學習的機會。

因此題目五花八門,從咖啡廳的行銷、誠品的讀者研究、政府的政策、網路使用者習慣、服飾店動線設計、運動行銷都可以是專題題目。

當中有不少讓人驚豔的作品,從報告資料的蒐集、呈現,到同學台上的口條都表現得相當出色,可看出他們對專題的投入及未來的潛力無窮。當然,也有不少同學在混,訪談資料很隨便,也用了不少的網路資料來塘塞篇幅,只是希望能交差了事拿到學分就好,但大部份都還算是在合理的範圍中。

其實這種報告通常不太嚴苛及困難,同學報告有生出來,有上台報告,就幾乎一定能PASS。

複製、貼上?

然而即使是已經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還是有一組同學的報告,讓評委老師們實在不知道怎麼評。

這組同學的主題是對於台灣房市的看法,訪談資料非常多,且每一位受訪者的訪談內容都相當豐富,都至少是上百字的論述,很用功不是嗎?

詭異的是,整篇訪談稿的內容中,完全看不出同學與受訪者的互動過程,而更像是受訪者自言自語一樣,或者說,更像是受訪者自己交了一份報告給同學,發表自己對未來房市的看法。

如果說單一位受訪者有這種情況還有可能,偏偏這組同學找的五個受訪者都是長這個樣子,很明顯這些訪談稿,是同學不知道從哪抄來的資料,評委老師一眼就看出來。

於是我隨便抓下訪談稿當中的幾行字Google了一下,果然馬上找到了這些訪談資料的來源,原來是網路上網民的內容,一字不漏地複製貼到專題報告中,當成是他們自己的訪談稿。

這樣的報告,已經不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問題,而是必須完全閉上雙眼,才能PASS的程度了…..

神偷與小偷

其實我自己在學生時代也不是什麼太用功的學生,所以也不覺得報告一定要很嚴,重點是過程有所收穫及啟發就夠了。學校拿到的分數高,並不代表未來在職場上就會有好成績,但如果連表面工夫都不作,那無論到哪個位置都不可能有好成績。

混沒關係,但一定要混得漂亮;抄沒關係,但一定要抄到抓不到,最好還要抄出自己的風格。畢卡索Pablo Picasso曾說:「優秀的藝術家抄襲,偉大的藝術家剽竊。」

神偷與小偷最大的差別,就是小偷被抓到了,所以成了小偷,神偷抓不到,所以他是神偷。

如果你想開一家漢堡店,整個漢堡完全模仿麥當勞的麥香堡作法,還取名叫麥麥堡,那這就是抄襲,成了「小偷」。

如果你同時把麥當勞、肯德基、摩斯、漢堡王、丹丹漢堡、拉亞漢堡都抄一遍,再跑到國外去取經,學會眾家的優勢,創造一個有自己風格的新漢堡,那這就是創新,不但是「神偷」,還是個「漢堡神偷」。

要努力當個「神偷」,別像個「小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