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比我大幾歲的好朋友,在少年時期面臨父母突如其來地離了婚。身為一個獨生子,面對家庭突然分崩離析,加上後來離家去念高中和大學,每天晚上回到一個空蕩蕩房間的那種孤獨感,這些經歷對他之後的生活有很大的影響。

和同齡其他許多朋友相比,他很渴望成家。20幾歲的時候,就很積極想早點結婚,建立家庭,跟合適的人一起安頓下來。同年紀的許多男性朋友,常常開玩笑說他一定是瘋了,還那麼年輕就那麼想結婚?但他總是笑而不語。他的理想,就是在25、26歲時遇到對的人、結婚、然後在30歲之前生個小孩。

那些數字曾是他的目標。

因此,懷抱建立家庭渴望的那些年,每一次約會與交往,他都希望她會是「對的人」。終於,有天一群朋友聚會時,他宣布會帶新女友來。他們已經約會2個月,關係很穩定,因此他希望帶來給朋友們看看。一切進展很順利,他確信她可能是最終的「真命天女」,並對她百般呵護。他對他的重視,在聚會中表露無遺,他微笑著大方向所有人介紹她,並且幫她跟朋友聊天,同時給她100%的關注。但是她很安靜,幾乎沒有說話,有時會看向遠方。

幾個月後,他告訴我們,她最近看起來很疏離,很安靜,經常在最後一刻取消約會。他很擔心,在想是否該為了挽救這段感情而求婚。幾週後,她提了分手。然而,令人驚訝的是,不到6個月,他從一位共同朋友那裡聽說,她跟下一個男友訂婚了,那人她才約會不到4個月。在她結婚前,他問了她,為什麼會這樣?

她回答說,當初感覺就是不對。她真的蠻喜歡他的,尤其是在一開始。但當她捫心自問:「她有喜歡到願意跟他閃婚嗎?」,答案卻是否定的。最終她選擇對彼此都好的方式,就是不要再浪費彼此的時間。她的喜歡不足以回報他對她的愛,而對於自己所造成的痛苦,她真心感到抱歉,但在一段知道對方亟欲早點結婚的感情關係中,壓力實在太大了。

在下一個交往過程中,她並沒有考慮過結婚的事,一切卻自然而然發生了。她說,人生中某些重要的事情,比如說結婚,我們不應該要強迫自己一定要在某一年結婚,連那個人是否真的合適都不管。

這些日子,當我們去參加一些創業聚會,遇見了一些想要創業的年輕人,我們常常聽到這樣的看法:「我的夢想是在21歲的時候就開自己的公司。」或者是「在我25歲之前、或27歲前能夠達到某種職位。」

為什麼要做這種設定呢?你確定你想要熱切投入的領域是什麼嗎?你願意冒險賭上一切、你的青春、你的積蓄嗎?你有團隊、創業夥伴和完整的想法了嗎?如果沒有,那麼為什麼要逼自己和一個數字比,像是逼自己在21或25歲要達到什麼?這個數字是否必要,或是否合乎邏輯並有助於實現目標?或者可能並不必要,甚至會間接會產生壓力並對事情產生錯誤的影響和決策方向?

幾年前,當我和同學大四時,幾個人組了一個團隊參加了創業商業競賽。我們某些人很渴望盡快成為創業家,其他人則是想要幫忙而加入了團隊。有趣的是,我們沒有一個人對產品有清晰的構想或是有新的商業計劃,或是真正熱衷或深入研究過的。我們只是想盡快嘗試打造一家新創公司並加入這個比賽,我們個別的價值觀和優先事項都不盡相同。

連續兩個月的禮拜一,我們都聚在校園附近的一家速食店,討論無數個新的商業點子,而沒有一個是真正全新或原創的,我們沒有辦法全心投入在一個點子上,最終,我們三心二意地寫了一個不怎麼特別的提案,然後送交出去。

當然,我們沒有贏。

我們的團隊沒有一致的想法、沒有商業點子,並且錯誤地逼迫自己在某個時間點完成指定任務。就算我們有時光機,讓我們回到那個夏天並改變些什麼,結果可能會是一樣。我們只是試著去逼迫一個還沒準備好發生的目標被實行而已。

有趣的是,在那個夏天團隊中的5個人,有3個人很認真想要創業或是加入新創團隊,最後在8年、10年或甚至12年後,他們真的這樣做了。另外兩個比較不在意那個目標的人,最終在他們有興趣的領域中找到了工作。

對的點子、對的人或團隊很重要,而其中之最是──對的時機。遺憾的是,我們通常控制不了時機。

隨著我們慢慢從大學生長大,變成20幾歲或30出頭,談過了幾次戀愛,有了第一份工作、第一個創業念頭,看著周圍的朋友經歷著相同的人生,我們最終會體認到這個事實,這也是我們常常從「大人」那邊聽到的──

人生中有些重大的事情,不管是職涯轉換或是重大個人選擇,是不能強迫的。

我們一定要小心地問自己,當尚未準備好或對真實情況瞭解不足時,我們是真的喜歡某些事情的「想法和樣貌」嗎?

不過通常,當一切都水到渠成時,我們回頭看自己給自己的壓力時,我們會對那不必要的一切感到好笑。就像第一個例子中那位好朋友。即便比他計畫晚了幾年,最終還是很幸福地結婚了,現在小孩已經2歲。回想起幾年前不必要的執著,他會感到好笑。

所以,人生中的某些重大事情是不能被強迫的。不過沒關係,因為常常,當事過境遷,我們會對結果感到很訝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