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勞動成本提高,有些人選擇產業外移,有些人卻敢逆勢發展更高端的業務,甚至創立自己的品牌,這家位於台南的小刺繡工廠,就做到讓全球數一數二的內衣商都想與它合作...

你現在位於《商業周刊》全新推出的「管理頻道」,我們用最新的企業案例,帶你思考數位浪潮下該如何轉型、戰勝不景氣!
☛訂閱管理趨勢報,每週免費獲得管理頻道最新消息

這裡,是位於台南的嘉方實業,員工僅200人,卻已是全球10大內衣品牌的刺繡最大供應商。從美國維多利亞的秘密、英國Agent Provocateur、法國Aubade,到日本華歌爾與黛安芬,這些一套動輒逾新台幣8000元的頂級內衣,上頭華麗精緻的刺繡蕾絲,都出自這座小廠。

由於刺繡材質輕薄、極易勾損,對生產線的環境要求也比多數紡織廠更高,「我第一次來的直覺反應,就是『Wow,這是我見過最乾淨的工廠!』」曾為法國精品內衣Chantal Thomass舉辦來台時尚秀的畢圖比未來品牌事務所負責人邱馨誼形容,嘉方從產線、設計到環境,水準都堪比國際精品。

時間倒轉回1970年代,正逢台灣紡織產業顛峰,高達9成的刺繡廠,都集中在台南。但到了1990年代,產業一夕巨變。勞力缺乏,促使傳產外移東南亞,曾多達350間的台南刺繡聚落瞬間砍半,如嘉方般採用大型機台的更只剩13間。

就在這個同業紛紛關廠的時間點,長年合作的中盤商、厚達織品董事長王紹聰找上門來,向嘉方實業創辦人陳德雄提出一個大膽建議──轉型做內衣,切入高單價市場。陳德雄之子,當時人在美國,自國際管理研究所畢業的陳勳毅,也同步在紐約成立分公司,帶著樣品四處拜訪品牌,1992年即打入維多利亞的秘密。

他定期飛往巴黎參展,比台灣同業提早10年經營歐美客戶。直到2001年陳德雄驟逝、陳勳毅返台接棒為止,不到10年內,內衣已占嘉方總營收超過90%。

只是,成衣花邊刺繡與內衣刺繡,看來大同小異,差別究竟在哪裡?

原來,從成衣到內衣刺繡的關鍵差異有二。首先是技術,在過去,成衣刺繡花邊用途是點綴衣服,必須醒目而有分量感,選用紗線較粗;如今的內衣刺繡是貼身穿著,最好輕薄到宛如無物,紗線自然變細。「我們從150降低到七75丹尼(纖維單位),意思是繡一朵花,以前100針就能填滿,現在可能要2000針,」入行超過20年的研發課課長孫運華解釋,這代表機器的運算下針要更精準。

也因此,嘉方至今維持每半年保養一次機器、每3到4年更新一次設備的嚴格規範。即便一台機器保養一次就得花3個工作天,產線太滿時,還必須忍痛推掉訂單,陳勳毅仍非常堅持:「機器就是生產源頭,必須從源頭控管品質!」

其次,是設計。從成衣到內衣,可刺繡面積縮小為1/5以上,對設計團隊而言,如何在不更動原始理念的情況下表現創意,難度之高,無異於換個腦袋。

於是,陳勳毅將設計與業務部門各自拆成3組,分別負責美洲、歐洲與亞洲客戶,遇到海外展覽,就由同一組的設計與業務共同出席,雙方不僅能相互討論,還可以全心鑽研自己負責的客戶與消費者。

「不同洲別的女性,對設計的喜好完全不一樣,」他舉例,如歐洲偏向幾何和素面,亞洲就是繁複華麗的花朵刺繡,如果把款式顛倒過來,只會兩邊都賣不出去。即便因為分組細緻,導致原本十人的設計團隊擴張近一倍,人力成本大幅增加,他仍覺得划算:「就當作研發的必要支出吧。」

前幾年開始,嘉方的刺繡設計,陸續登上預言明年流行的巴黎「趨勢書」,如Concept Paris、Carlin等;2015年起更連續兩年拿下全球內衣業最大展覽Interfiliere 刺繡大獎。換言之,嘉方的自有設計不僅能外銷,更獲得歐美時尚業者背書。

技術與設計提升,也讓陳勳毅由供貨給中盤商,轉向能直接接觸品牌。2009年,日本華歌爾委託的設計公司來台尋找刺繡廠,看中了嘉方的設備與技術力,雙方展開合作。說到這裡,陳勳毅大笑:「磨了這麼多年,終於遇到史上要求最高的客人了!」

日本企業素來給人精細謹慎的印象,頂級內衣業者更是如此。有次,位於中國的華歌爾工廠,拆開嘉方寄來的刺繡產品時,在紙箱內發現了一片約一公分的蘇打餅乾屑。消息馬上傳回日本華歌爾,嘉方不僅被要求寫檢討報告,更必須回答種種問題,包括工廠內能否飲食、員工制服是否有口袋可放置食物、產品裝箱時是否有錄影等。

為釐清事實,他甚至讓員工到超市,買下所有台灣販售的蘇打餅乾,一一拍照給日方核對,大約過了半年,才讓這起羅生門事件落幕。

從毛毯、臂章做到內衣刺繡,如今的嘉方早已成功轉型,約有95%業績來自內衣。對此,陳勳毅坦言,自己也一直構思著如何再轉變,「內衣刺繡的營收占比到95%,實在太危險了,只要內衣市場不景氣,我們馬上被影響。」

於是,他在2016年大膽投資上千萬元,成立自有時裝品牌「「Le Brodé」,主打刺繡服飾,專攻40到60歲的高消費力市場。目前台南、台中已有獨立門市,今年更將進駐台北百貨公司設櫃。

想做自有品牌的業者不計其數,卻多半都鎩羽而歸,難道不擔心?「反正我接任以來,從來就沒遇過最好的時候啊,」陳勳毅回以大笑,「趁不景氣時轉型,等到環境變好,就是我往上衝的時候了!」

☛MBA明星講師開講、企業如何戰勝不景氣,都在《商業周刊》管理趨勢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