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分鐘的對話,他一直深皺眉頭,讓坐在對面的我,無法躲開他傳過來的重度焦慮。

「最近走了2個人,我正在為這件事情傷腦筋。」馬特接著再嘆口氣,無法掩飾心中的不安和傷感。

「『才』兩個人,為什麼對你而言好像很嚴重的樣子?」我不解地問。

「敏敏老師,這兩個人都是我的資深人員,一個是南區的業務主管,一個是我的通路行銷經理,都是重要且資深的幹部。」馬特解釋著,「他們說因為理念不合,覺得這家公司跟剛開始他們加入的時候不一樣,理想性不見了,經過好幾次的溝通,希望他們和我一起奮鬥,畢竟,現在的市場局勢和6年前剛創業的時候,時空背景差異很大,最後,還是沒有辦法留住他們。」馬特擔心地說。

「公司內忠誠度開始動搖,謠言四起,說什麼公司把人用完,就把人弄走。又說,這家公司變動很大,員工不知道未來方向在哪裡。敏敏老師呀,創業真的很累。」

馬特結束園區的工作之後,回到台中開始事業的第二春,順便也照顧年邁的父親。一開始在網路上經營有機食品,後來在朋友的介紹下,開始飲品的生意。手搖茶的事業,進入門檻不高,馬特借著在大公司的歷練,很快建立經營制度,築起整個生產和銷售系統線。南區的業務主管在飲品生意的第一年下半年加入,跟著馬特往南開疆闢土,很快地,連鎖體系成立,立刻見到利潤。而通路行銷經理也在第二年加入,這三個人宛如公司的三隻腳,都把自己的老本丟進來,因此,形成一個穩固的經營團隊,成為品牌最大的支撐。

第4年,馬特想要IPO,因此,談了幾個人的資金進來,但是立刻遭到反對。

「我一直跟他們講,做生意,心要夠大,不能只有著眼台灣。台灣人口再怎麼樣只有2300萬人,我隨便算一算,就已經可以知道我的生意可以做多大,那邊市場(中國)那麼大,不趁現在過去,難道要等自己老摳摳,讓別人牽著鼻子走?」馬特一口氣說完。

但問題,似乎不是在於IPO意見的分歧,而是,業務和行銷這兩位主管,在管理上似乎也有很大的狀況…

南區業務經理,史考特,在管理培訓課上,他刻意和其他學員換位子,讓自己的幹部跟自己同一組。一開始上課,史考特發現我會計算發言分數,也注意到人資副總在旁邊紀錄上課狀況,因此,以眼神示意同組的幹部舉手講話,如果大家太安靜,史考特使個眼神,一瞪,沒人敢不配合發言。等到其他人都發表意見了,史考特再以「主管身分」做總結。

這個有趣的現象,我很快發現到了,課程結束後,我把今天的觀察,跟馬特分享。

「我不驚訝。」馬特看著我。「我到南區巡視業務的時候,我問史考特業績狀況,他都笑笑地說,他在,業績保證沒問題。但是,商場混久了,我自己也知道,沒問題就是有問題。我知道他的人員流動率偏高,底下的幹部都唯唯諾諾只聽他的話,我知道南區業績成長很奇怪都只控制在個位數,說差不差,說好也談不上突破,但,我只能交給他,我實在忙不過來,也找不到信任的人。」

「從提出IPO的想法後,我也一直跟史考特溝通,希望他把南區業務交出去,讓他去中國市場試試看,但他就是不肯。我每次提,每次都碰到軟釘子,他總是有辦法拒絕我,而我就是覺得業務施展不開來。」

「行銷那位也是,她從傳統老百貨出來,對於實體店面的經營底子還不錯,但是現在網路的通路非常活躍,即時性高﹐變動性快,她對於我經營宅配這件事情,一直很抗拒,我也是要她把台灣的行銷交出去,但她就是不肯,我每次提,她就生氣一次,我每次都被狠狠地拒絕,她也到處跟人家說我是一個不聽員工聲音的人,而我就是覺得通路的行銷施展不開來。」

30分鐘的對話,深皺的眉頭,現在我知道為什麼了。

當初一起打拼的夥伴,和老闆共患難,並共嚐勝利的果實,成功的滋味是如此讓人回味,反而成為改變的障礙。因為他們誤以為,過去的成功會成就未來的事業,那個念頭如此執著且難以改變,導致當帶頭的火炬手想要指引團隊,帶領大家往下個目標往前衝時,這些曾經共患難的夥伴、開國元老,固執不肯前進,結果反而成為落隊的人。

如果你是馬特老闆,你會做什麼決定?

我想,大家的答案都是一樣的:不跟上,就是選擇離開。

川普的民粹主義、中國經濟的崛起、歐盟體制面臨解體、恐怖主義的不安、貨幣虛擬化、人工智能竄起…..世界在變動,例子多到,怎麼寫也寫不完,如果你是老闆,你要負責幾十個人、幾百個人的生計,你要面對客戶無止盡要求,要和看得見和看不見的兢爭者打仗,你敢安於現狀嗎?許多老闆感慨,老闆的壓力和緊張,好像員工都無感,只能說換位子本來就是換腦袋,無須苛責。只是,身為員工的你我,當發現一開始的「理想性」不見,當發現一直不斷變動時,我想,不要沉浸在過去的美好,不要覺得公司非我不可。因為,想活,就是要跟上。不然,就是我們自己去打仗。

(本文如有情節人物雷同者,純屬巧合)

【商周學院】持續學習嶄新管理、職場實戰智慧,立即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