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現在位於《商業周刊》全新推出的「管理頻道」,我們用最新的企業案例,帶你思考數位浪潮下該如何轉型、戰勝不景氣!
☛訂閱管理趨勢報,每週免費獲得管理頻道最新消息

你能想像,每天用的國際品牌化妝品,漂亮的瓶身可能來自彰化魚塭旁的工廠嗎?

走進這間工廠,發那科的機器手臂正製造唇蜜容器,員工穿上全套無塵衣,填充口紅與眼影,即便透過窗戶參觀,也必須戴上鞋套與帽子,這不是科技廠,而是在彰化鹿港魚塭旁的樂美化妝品(以下簡稱樂美)。

轉型做包材,利潤能自己抓

樂美是台灣最早的口紅製造商之一,現任總經理郭再育的父親在1961年創立,現由第二代郭家四兄弟接手。

這個魚塭旁的工廠,幫Make Up Forever、Etude House、歐舒丹、英國最大美妝通路商boots代工彩妝或包材,今年初,還接到日本大創的保養彩妝品牌「研」系列的訂單。

而樂美也是台灣彩妝代工業中獲利率優等生。台灣化粧品工業同業公會顧問周朝慶指出,一般化妝品製造業淨利率約為2成,樂美卻有30%,媲美IC設計業。

郭再育回憶,只有小學畢業的父親,抱著英文字典去查成本表,學習口紅調製方式,50年前成為搶先研發變色口紅的台商(編按:口紅顏色會隨著體溫變色),郭再育說。即便現在,樂美一年生產的口紅也仍達6千萬只。

壓克力材料供應商,阿克瑪亞洲區營運總經理李宏達認為,樂美能賣包材、能製作成品、販賣彩妝原料,這像是三道獲利護城河,有能力在客戶的要求下,設定想要的利潤率。

副董事長郭鎮輝指出,樂美起初包材都外購,設計的款式與交期受制於人,產品若出問題,責任歸屬常引起糾紛。為了提升附加價值,郭家兄弟在1999年大膽轉型,成為台灣首家由彩妝跨入包材生產的製造商。

兩年砸一億,攻高獲利材質

負責研發的郭家二哥郭鎮輝提到,當時市場上已經有很強的包材商,像是,加興與興中專注在塑膠與鋁製包材。樂美身為後進者,選擇了當時市面上的新寵——壓克力材質突圍,壓克力獲利高,但成本也比塑膠高2到3倍,還必須投資潔淨室,模具與機台的投資都是塑膠製品的2倍,為了跨入包材,在兩年內,樂美投資了超過新台幣一億元資金,相當於每年營收的30%。

郭鎮輝分析,壓克力可以做到晶瑩剔透,瓶子能折射出如水晶般的光澤,進而提升化妝品的單價。為了營造剔透質感與光芒,瓶身的厚度需要有薄有厚,偏偏壓克力的抗衝擊力度差,薄的部分非常容易破裂。

郭再育自行改造機器,摸索出將壓克力烘烤近兩小時,並加入添加劑,花了2年時間,才穩定生產出不易碎的製品,讓不良率由3成降低到千分之3,現在樂美的包材營收裡有6成都是來自壓克力產品。隨後又領先台灣同業開發出紙包材、竹子與木頭包材,搶先開發新產品,顧客沒比價對象,使得樂美擁有較高議價力。

化粧品怪獸俱樂部成員林志青解釋,化妝品製造不像是科技業,檢測跟製造方式都有規則可循,反倒像是烘焙業,各家都必須摸索出獨特的配方與品檢方式,才有機會提高利潤。

例如一只口紅原料高達十多種,運送時的高溫常導致口紅油水分離,負責研發的郭鎮輝費盡苦心發明一套「離心力」檢測法,用離心力檢測出各種元素的質量,把質量相等的原料放在一起,避免油水分離。

樂美在內容物研發累積了50年,花了近20年跨入包材後,口紅的出廠價,由在父親手上約為新台幣4元,現在倍增為20元以上。

接小單哲學,換穩定獲利

四兄弟也有一套獨特的接單哲學,與多數化妝品製造商偏好接國際品牌的大訂單不同,樂美僅把1/3產能留給大單,郭再育曾推掉一張國際品牌2千萬只口紅的訂單,相當於他當年出貨量的1/3。

他解釋,國際品牌比價功力一流,毛利極低,他掐著小指頭說:「一只口紅只賺兩毛美元,你要借錢去擴廠,搞得自己壓力這麼大,才賺一點這樣,划算嗎?」郭再育說,樂美成立超過50年,從不借錢擴張,這樣保守的策略,也讓它營收比不上同業,卻能穩定獲利,這是他們的取捨。

周朝慶觀察,小訂單的挑戰是量少變化多,樂美跨入包材,垂直整合之下,掌握款式設計製造,有助提升出貨速度與彈性。

四兄弟的提升附加價值之路,也有失利之時,曾在中國開設彩妝通路,一開始有獲利,隨後因為地租上漲、人才流失,只得賠錢收場,最後選擇回歸到包材與內容物的研發。

郭再育觀察,樂美幫boots代工的口紅,回客率達九五%,讓他對自家產品信心大增,他去年把重心轉回台灣,在彰化工廠增加機器手臂,提升產能,走上自創品牌之路,創立Bonita,企圖以MIT訴求進軍彩妝市場。

接下來,樂美必須從研發製造力轉型,加強較不擅長的行銷包裝力,對於擴張保守的郭氏兄弟來說,一場觀念與能力提升的挑戰才剛開始。

☛MBA明星講師開講、企業如何戰勝不景氣,都在《商業周刊》管理趨勢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