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過往的10年,如果用一個詞來形容,您的答案是什麼?」

2017年4月,在杭州舉辦的一場「互聯網+」峰會上,我與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同席,向他請教了這個問題。此時,我已經開始著手這部作品的調研寫作,與10年前的《激盪三十年》不同的是,我一直找不到一個準確的詞來定義剛剛逝去的這段歷史,

它變得更加的多元、複雜和令人難以言表。

周其仁,這位曾在東北長白山當過8年獵人的學者是中國經濟最傑出的觀察家之一,他總是能用簡潔的表述把深刻的真相揭示出來,好像用一粒鉛彈擊穿遮蔽森林的迷霧。

他略沉思了一下,然後回答我。果然,他只用了四個字─「水大魚大」。

的確是水大魚大。

在這10年裡,中國的經濟總量成長了2.5倍,一躍超過日本,居於世界第二,人民幣的規模總量成長了3.26倍,外匯存底增加了1.5倍,汽車銷量成長了3倍,電子商務在社會零售總額中的占比成長了13倍,網民數量成長了2.5倍,高鐵里程數成長了183倍,城市化率提高了12%,中國的摩天大樓數量占全球總數的7成,中產階級人口數量達到2.25億,每年出境旅遊人口數量增加了2.7倍,中國的消費者每年買走全球70%的奢侈品,而他們的平均年齡只有39歲。

在這10年裡,中國公司的規模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在《財星》五百大公司的名單中(2017年),中國公司的數量從35家增加到115家,其中有4家進入前十大的行列。

在網際網路及電子消費類公司中,騰訊和阿里巴巴的市值分別增加了15倍和70倍,闖進全球前十大市值公司之列。在智慧手機領域,有4家中國公司進入前6強;而在傳統的冰箱、空調和電視機市場上,中國公司的產能均為全球第一;在排名前十大的全球房地產公司中,中國公司佔了七家。全球資產規模最大的銀行前四名都是中國的。

也是在這10年裡,中國公司展開了激進的跨國併購,買下了歐洲最大的機器人公司、曼哈頓最豪華的五星級酒店、好萊塢的連鎖影院、比利時的保險公司和日本的電器企業,還在世界各個重要的樞紐地帶,擁有了起碼30個港口和貨櫃碼頭。

在剛剛過去的10年裡,世界乃至中國的商業投資界發生了基礎設施等級的巨變,如巴菲特所言,「今天的投資者不是從昨天的成長中獲利的」,幾乎所有的產業迭代都非「舊土重建」,而是「新地遷移」。以網際網路為基礎平臺的生態被視為新的世界,它以更高的效率和新的消費者互動關係,重構了商業的基本邏輯。

在10年時間裡,中國人的資訊獲取、社交、購物、日常服務以及金融支付等方式,都發生了令人難以置信的改變。甚至在文化趣味上,中國式的自信也正在復甦,國學和「中國風」重新復活,人們回顧更值得讚美的過去,並呼喚它的內在精神回歸。

很多人覺得「天」變得比想像的快,舊有的人文環境和商業營運模式正在迅速式微。人們所依賴的舊世界在塌陷,而新的世界露出了它鋒利的牙齒,我們要麼被它吞噬,要麼騎到它的背上。

大魚的出現,造成了大水的激盪,並在魚群之間形成了新的競合格局,它同樣是讓人不安的。

有人在警告新的壟斷出現,有人提出了新的「中國威脅論」,也有人在驚羨大魚肥美的同時,小心翼翼地預測它的虛胖和死亡。甚至連大魚自己,也對陡然發育的體量無法適應。巨型中央企業的出現引發了新的爭議,大型網際網路公司以及與之攜行的兆級風險投資集團,對產業經濟和公共社會的滲透及控制,造成了新的驚恐跟反彈。

是世界更需要中國,還是中國更需要世界?

在2008年之後的10年間,全球經濟出現了兩個新的特徵。

其一,網際網路經濟的技術變革週期結束,艾文.托佛勒(Alvin Toffler)所定義的「第三次浪潮」謝幕,「殺龍青年」長出龍鱗,成為新的巨龍統治者。資訊化革命的推動力日漸式微,而新的產業變革仍在黎明前的暗黑通道之中,全球經濟出現了以通貨緊縮為共同特點的產業「空窗期」。

其二,由美國次貸危機轉化而成的全球金融危機,改變了潮汐的走向,「反全球化」成為新的趨勢。國際貿易的成長在這一階段幾乎陷於停滯,各國相繼透過貨幣競賽和貿易保護主義來維持自己的利益。由此,「黑天鵝」頻飛,民粹主義再度流行,2016年的英國脫歐和川普當選更是讓新保守主義甚囂塵上。

隨著川普的當選,華盛頓宣佈「回到美國」,中國似乎成了唯一仍然在全力推動全球化的超級大國。無論是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2010年的上海世界博覽會,還是2014年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以及2016年在杭州舉辦的G20峰會,都是一些指標性的重大事件,它們代表了中國的一貫立場和姿態。不過,有一些時刻,中國是孤獨的。

「是世界更需要中國,還是中國更需要世界?」這是一個無解卻又時常被提及的問題,在這一糾結的背後,體現出了西方世界及周遭各國對中國崛起的複雜心態。

一個國家的成長高度,當然不是由摩天大樓決定的,它取決於全體國民的現代性。與高樓、高鐵和奢侈品相比,中國近10年的變化,更多體現在階級豐富化和價值觀的演變上。

在過去的10年裡,深圳市的平均房價從1.3萬元/平方公尺暴漲到6萬元/平方公尺,北京金融街的辦公室租金超過了曼哈頓。在整個大中華地區,10億美元富豪人數為749人,超過美國的552人。站在上海黃浦江的外灘邊,眺望兩岸的摩天大樓和璀璨燈光,你會發現,這裡是當今世界最繁華和喧囂的流動盛宴。

同時,這個國家也正在被「折疊」。

一部名為《北京折疊》的科幻小說獲得2016年度雨果獎(Hugo Award),在三個不同的空間裡,分門別類住著不同的人,第三空間是底層藍領,第二空間是中產白領,第一空間則是掌握權力和財富的金領階層。這是典型的反烏托邦設定,在可以折疊的空間裡,階層的鴻溝越來越寬,最終人們在物理的意義上完全隔離。

對財富的焦慮和階層固化的恐懼,使得物質追求成為當代最顯赫的「道德指數」。中國每天有1萬家新的創業公司誕生,它們之中的90%會在18個月裡失敗。在淘寶平臺上,活躍著6百萬名大大小小的賣家,他們不分晝夜地叫賣著自己的商品。在政府的鼓勵之下,全國各地出現了8千多家創業孵化器。在每一個星巴克咖啡店裡,每天都有人開著電腦,熱烈地討論一個又一個稚嫩卻野心勃勃的計畫書。

今日中國變得更加壯觀,卻也更加撲朔迷離。

「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每一個人都在問,這部分人中包括我在內嗎?
「不管白貓黑貓,抓住老鼠就是好貓」──因「抓老鼠」而造成的環境破壞和倫理淪喪,已經傷害了很多人的利益和身體,發展的代價成為新的社會命題,人們必須在個人自由與公共秩序之間做出選擇。
「摸著石頭過河」──改革早已進入深水區,底不可及,無石可摸。

換而言之,我們進入了一個失去共識的年代,或者說,舊的共識已經瓦解,而新的共識未曾達成。

書籍簡介_激盪十年,水大魚大:中國崛起與世界經濟的新秩序

作者: 吳曉波
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18/05/24

作者簡介

吳曉波

知名財經作家,畢業於復旦大學新聞系,常年從事中國企業史和公司案例研究。著有《大敗局I》和《大敗局II》、《激盪三十年》、《跌盪一百年》、《浩盪兩千年》、《歷代經濟變革得失》、《吳敬璉傳》、《騰訊傳》等廣具影響力的財經類經典暢銷書。

其中《激蕩三十年》被評為「2007年度中國最佳商業圖書」、「2008年《新週刊》新銳榜之年度圖書」,《跌盪一百年》被中國圖書評論學會評為「2009年度十大圖書」,《大敗局》被評為「影響中國商業界的二十本書」之一。其著作兩度入選《亞洲周刊》年度十大好書,被譽為「中國最好的財經作家」。

2014年開設自媒體「吳曉波頻道」,微信公眾號訂閱用戶超過300萬,付費音頻會員服務「每天聽見吳曉波」,有超過40萬付費用戶。另,他也是巴九靈新媒體、藍獅子財經出版的創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