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雖然屬女權進步國度,但是,卻始終無法如非洲國家,如塞內加爾,成立「婦女,兒童和家庭部長」(Ministre de la Femme, de l'Enfant et de la Famille)[1];或者如法國的這間座落於巴黎第六區賈克伯街35號的「女性空間」(Espace des femmes)──專為女性提供藝術展演及思想發表的平台。

對於從事歐盟女性主義研究以及關注女權發展的男女而言,「女性空間」不但是歐盟最重要也最具代表性的女性中心,也是法國女權運動的聖地。「女性空間」之所以如此受到國際重視,都歸功於創辦人──安東涅特‧傅柯(Antoinette Fouque,1936~2014)[2]以及1960年代末期興起的法國女權運動:因為這些婦權運動者的團結與努力,為這個空間注入獨一無二的靈魂。沒有她們的奉獻,女性藝術家、女性文學家以及女性主義運動人士,就少了一個可以抒發自己思想及綻放自己才華的重要園地。

推動女權的子宮──MLF

1967年和1970年之間,法國有數個與女權有關的工作團體成立。最重要的首推由安‧澤列斯基(Anne Zelensky)與賈克琳‧費德嫚(Jacqueline Feldman)創立的「女,男,未來」(Féminin, Masculin, Avenir - FMA),倡導女權民主運動。

1968年5月,FMA佔領索爾邦大學,針對婦女問題──法國婦女的避孕權和墮胎權,反對暴力和性別歧視,爭取在權利、道德、司法、經濟等領域的性別平等──展開熱烈討論。有別於大學內常見的侷限於知識分子菁英間純理念的辯論,妓女及底層社會的勞動婦女也前來參與,使得辯論的內容跳脫了過往學院派的象牙塔思維,為日後法國婦女運動的思想注入生猛的現世基礎。在作家莫尼克·維蒂希(Monique Wittig)號召下,1968年10月舉行的另一場會議中,有十多位女性參與,目標在探討女性性行為、將女性的抗爭與反殖民鬥爭和階級鬥爭聯結在一起。

根據法國當代史專家米雪兒‧桑卡里妮傅奈(Michelle Zancarini-Fournel)的說法:「FMA團體乃『女性解放運動』組織的前身。」1970年4月,FMA更名為「女性主義,馬克思主義,行動」(Féminisme, Marxisme, Action),並在文森大學(l’Université de Vincennes)召開第一次公開會議,此會議上,提出再次將FMA更名為「女性解放運動」(Mouvement de libération des femmes - MLF)[3]。

1970年5月,安東涅特‧傅柯與吉勒‧維蒂希、瑪西婭‧羅森伯格和瑪格麗特‧斯蒂芬森合力完成《為女性解放而戰鬥》,成為第一份紀錄此段時期法國女性主義運動的文獻。全文於《國際蠢蛋》(L'Idiot International)雜誌發表,該雜誌也系統地引進並介紹美國、英國、歐洲各國女性的解放運動。與此同時,也有很多其他的女權團體如雨後春筍般出現,但大多是曇花一現!如綠色耳朵、多態性乖僻、小雛菊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