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兩種來不及

我時常聽人說:「我已經來不及了。」
但是來不及,其實可以分成兩種。

第一種來不及,是假的。

說這句話的人,有時候是退休以後,才「發現」自己這輩子都忘記存錢、理財的老人。有時候是在高齡九十多歲老母親的喪禮上,一個六、七十歲的兒子,不勝唏噓地說自己還「來不及」讓媽媽過好日子,去遊山玩水,怎麼就這麼快走了。

這樣的「來不及」,之所以不是真的,因為任何旁觀者都看得出來,這個人活了大半輩子,怎麼可能「沒時間」存錢、做理財規劃?怎麼可能「沒時間」陪伴母親?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他根本覺得這件事情不夠重要。重要的事情,我們永遠有時間做,像是無論再怎麼忙的人,發現自己罹患重症時都會突然有時間進醫院,而且要多少時間,就有多少時間。罹患重症發現時已經來不及治療,除了極少數例外,大多數是覺得「沒時間」養成習慣過健康生活、或是定期健康檢查的人,但假的「沒時間」,造就了真的「來不及」,說不定有一天我自己也會加入這個浩瀚的陣容。

會說「沒時間」的人,往往忘記人生其實沒有「結果」,只有「過程」。他們為自己規劃了人生進度:要在幾歲的時候,做到什麼事;要通過什麼考試,取得什麼證照;賺到人生的第一桶金,第一間房子;幾歲的時候生孩子,甚至連性別都決定好了,但是人生怎麼會有「結果」呢?如果一定非說個結果不可,那就是「死亡」。死亡是人生在世唯一的結果,也是共同的結果,雖然有先後早晚,但是不分貧富貴賤,一律生不帶來,死不帶去,非常公平。

剩下的,就只有過程而已。

第二種來不及,是蠢的。

我一個好朋友生了兩個可愛的孩子,聽他們兄妹倆的對話,時常讓我忍俊不禁。有一天,這個妹妹突然說:

「我小時候很想學芭蕾舞,現在來不及了。」
哥哥看著這個妹妹,很淡定地說:「妳現在就是小時候。」

這個哥哥七歲,妹妹五歲。

這樣的「來不及」,之所以蠢,因為不管老師、教練、專家怎麼說,無論學鋼琴、體操、還是芭蕾舞,學習外語、報考醫學院想當醫生、出國念書,都沒有年齡限制,更何況是學習用3C產品,培養美感,欣賞藝術品的能力,養成良人,卻像這個五歲的小女孩一樣,名正言順地向世界大聲宣布:「我已經來不及了!」

即使有年齡限制的事情,像是報考空服員,申請到國外的打工度假簽證,之所以來不及的原因,就是剛才的第一種—只是在滿三十歲之前,整整三十年的時間,都不覺得這件事情重要罷了。所以,下次再說「我已經來不及了」時,不妨問問自己,是不是這兩種的其中一種?

你無法忍受自己的落後

我有一個長相甜美的學妹溫蒂,最近剛剛滿三十歲,是朋友圈中公認的才女。她會好幾種流利的語言,在德國居住多年,熱衷於社會企業,在非洲納米比亞實習,完成她自己非常喜歡的美國私立名校的碩士學位,父母很大方贊助一部分昂貴的學費。非洲打開了她對未來和世界的可能性,未來可能會繼續到非洲去做喜歡的專業工作,現在的她在美國華盛頓首府的衛生組織。

怎麼看都覺得是人生勝利組的她,卻跟其他所有人一樣,對於邁入三十歲感到焦慮。

「為什麼我對於三十歲感到焦慮?」溫蒂問我。

其實答案很簡單,溫蒂覺得「來不及」。但人生這麼長,到底來不及什麼?是因為覺得再不趕快生孩子,就快要變成高齡產婦了嗎?還是覺得不夠有成就?有別的擔憂?我們從小到大,似乎總是被「來不及」的遺憾追趕著。但我們真的知道,為什麼會一直覺得「來不及」嗎?

到底什麼叫做「來不及」?而什麼時候,才真的「來不及」?「來不及」其實不是原因,而是結果。覺得「來不及」,背後的原因是對自己有特定的期待。

如果沒有期待、凡事隨遇而安的話,當然就沒有所謂「來不及」。所以我問學妹溫蒂,對於三十歲的人該有什麼樣子,有著什麼樣特定的期待呢?溫蒂說,三十歲的人:

1. 應該已經結婚了。
2. 應該要事業有點成就。
3. 應該在心理跟行為上都夠成熟。
4. 應該負起照顧父母的責任。
5. 對自己應該覺得自在。

但是她覺得自己幾乎什麼都沒有做到。

「如果妳的閨密很沮喪地跟妳說,轉眼要三十歲了,說愛情沒愛情,說事業沒事業,不但沒辦法照顧父母,又對自己不滿意,妳會怎麼跟她說?」

「我會告訴她,她其實真的很棒,而且我會把覺得她為什麼很棒的地方,說給她聽。」

「所以如果別人沒達到社會期望沒關係,換成自己卻不行,妳有沒有發現這之間有不一致的地方?」溫蒂點頭。
「妳會對閨密說她很棒,難道是說謊嗎?」我追問。
「當然不是,」溫蒂說,「我是誠心誠意的。」
「那是為什麼?」

我們可以看出溫蒂對自己的嚴格標準。

對自己比較嚴格的人,其實不見得是特別有紀律,但可能是覺得自己應該要比別人優秀,所以別人沒做到沒關係,自己沒做到卻不行。

換作是一個自卑、覺得自己處處不如人的人,不會對自己特別嚴格,他們會把自己的狀態「合理化」,會告訴自己「我能做到今天這樣,已經算很好了。」

覺得自己比別人優秀,對自己的要求會比別人有更嚴格標準的人,當自己沒有達到這些標準時,就產生了「來不及」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