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家大型廣告代理商最近辦了晚宴,邀請了一些客戶和合作夥伴,我們也受邀與會。與會者還有廣告代理商的高階主管、行銷研究公司主管和其他媒體從業人員。每位賓客都稍微介紹了一下他們的工作、公司以及最近在做的事情。

當話題帶回到主辦人時,這位大型代理商的高層很快的開始分享他最近的一個案子,這個案子包含一群日本娛樂和旅遊業的主管及顧問,他們要求代理商去研究和瞭解該如何增加台灣、中國和其他亞洲遊客去日本旅行,並增加在當地的消費。

眾所皆知,近20年來日本經濟一直處於嚴重停滯期,更糟的是,內需市場特別是國內人口數每年都在逐漸萎縮。平均而言,日本每年人口數將減少100萬人,因為它是世界高齡人口比例最高的國家之一,同時也是世界上出生率和青年人口比例最低的國家之一。根據目前速度,在未來30年內,如果沒有任何變化,日本的總人口將會減少1/4。

因此,最近幾乎所有的政府官員,還有日本的零售,時尚和文化品牌都在問同樣的問題:

「如何增加更多的外來遊客?他們在日本的時候,該如何增加他們的消費?對於這些管理音樂家、樂團、拍電影和電視的文化娛樂企業,日本文創產業在20年前就在亞洲有高影響力,該如何利用來吸引亞洲的觀光客?」

他頓了幾秒鐘才說:

「我們所有人,包含這些日本企業的老闆,和我們自己都超過了60歲,所以當分析這個問題並試圖尋找解決方案時,我們都仍然認為自己依然年輕,好像自己就是目標受眾,想著什麼會吸引我們。

對於我們這一代很多人來說,當日本文化影響很大時,這個問題似乎並不難解決,我們當然還喜歡日本電視節目,當然還想每年去日本玩或在東京購物。

為了保險起見,幾天前剛好碰到25歲的姪女,我問她,什麼是她認為很酷的亞洲品牌?她大部分的朋友在週末看什麼電視節目?令我驚訝的是,『日本製』的比例很低。

20年前,它可能是Sony。現在最常見的答案通常是三星。最新的樂團,最流行的少男或少女團體現在多半都是韓國團,而多數我過去幾乎從未聽過。

然而,我們的日本客戶,甚至我們自己,依然卡在20年前,但事情已經完全不同了。在商業界中,人們說變化發生得非常快。但在娛樂業,特別是流行文化中,一切都變得更快!10年可能就是一輩子了,而三年前當紅的人可能現在已經完全沒人理會了。

市場研究機構的主管坐在桌子對面補充道:

「我有一個非常相似的故事:幾年前,我和妻子在東京買了一間小公寓。我們兩個人從年輕時候開始,就非常著迷於日本和日本文化,當有機會時,我們一直想要住在那裡,常常計畫家庭旅行要去日本。

今年的夏天,我問16歲大的女兒,她在暑假還有什麼其他想去的地方?令我驚訝的是,她講了2到3個韓國的景點。他們全都是她在韓國電視節目、電影或網路部落格上看到的最新時尚景點。她說她不需要去日本,然後非常期待未來的旅行能去韓國。

我問她為什麼?她說當她是個小女孩時,她很喜歡每次的日本之旅,也瞭解太太跟我都很喜歡去日本,所以並不是因為她單純覺得每次都去日本而感到厭倦。但是,現在她是青少年了,她周圍所有朋友分享的最新流行文化幾乎都是韓風 ,逐漸地不像是我們這一代,她對於日本並沒有特別親密的感覺。對這個不同的世代,韓國文化變得更酷,在主導影響力方面取代了日本文化。

在總結意見之前,他也頓了幾秒鐘:

「有趣的是,回到第一個故事,你的客戶仍然在討論如何讓年輕遊客在造訪日本時花更多,事實上,許多年輕一代甚至不把日本當作他們的流行文化或娛樂的首選目的地了。這可能是不同世代之間差異,以及某些公司如何做出嚴重錯誤決策的最危險信號。

從商業角度來看,這個故事總是讓我想起兩件事:

首先,每一代人,他們如何長大,接觸不同的文化和環境,會引領他們喜歡、造訪和購買完全不一樣的產品。而對於許多在20年前非常有名的公司而言,一旦在年輕世代心中覺得很老和不酷的話,他們很難改變自己的品牌印象。

第二,對於上一代來說,就像你的客戶或我們自己一樣,當我們第一次聽到這些故事,發現新舊世代之間的消費行為有這樣深刻的分歧時,總是讓人震驚事情變化如此快速,以及突然之間覺得我們變得好老。

從這個角度來看,任何一個針對年輕人的創意、娛樂或文化產業企業,主要的決策者跟驅動力,應該要是年輕人或相同世代。否則,重要的商業決策或是最新趨勢觀察全都會非常危險,會做錯許多決定。

如果我們仍然希望快速地與時俱進,那麼有時必須乾脆地承認我們太老了,不是正確的決策者,並且應該讓路給年輕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