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來到廈門,這次是參加「海峽論壇」,這個活動有很多分論壇,我報名的是「人才論壇」和「金融論壇」,已到了一周活動的尾聲。

這是海峽論壇第10屆,之前我參加過好幾次,但此次感受和以前完全不同。前幾屆比較少人參加,能被邀請就好像很了不起,政治味道較濃,主要是國民黨高層和大陸領導的樣板交流活動。

民進黨上台後,大陸才了解到以往只和國民黨中間人打交道的失策,大幅調整策略,改走「三中一青」路線,瞄準年輕人。我記得前幾年大會還有中央領導和台灣青年的座談,可見中國大陸對台灣民心風向的重視與敏銳度。

但今年的論壇又不一樣了,變成一個完全「平民化」的活動,至少在我參加的場次是如此。大家很真誠、開放的交流,溝通彼此看法,連領導致辭都免了。大陸方只有局長、處長這些實際負責執行的人參與,但效果卻出奇的好,因為大家都很務實,那些繁文縟節的官話就省了,大家可以直接切入主題。

以人才論壇為例,參加的台灣代表來自各方,包括學校、行業協會、中小企業、新創企業等,大家都很關心兩岸人才的交流,而且有實際經驗。這和我平常在台灣的會議相同,就是很「真」,不要說「兩岸一家親」,我連「兩岸」都感受不到,感覺就是「一家」。這真是驚人的「融合」,你可以說在福建廈門,和台灣的社會根本沒有兩樣。

大陸主辦方請台灣代表輪流發言,並認真做筆記。好幾位代表都對大陸招聘台灣人才的政策力度高度肯定,但表示仍有許多台灣人對廈門不夠了解,直到來了才感受到震撼,建議主辦方加強城市品牌的宣傳。

有台灣代表表示廈門和台中市很像,也有人說廈門海邊和新加坡海岸很類似,大家都覺得有家的感覺。這是我參加過最平凡最不官方的海峽論壇,卻深深令我感動,拿掉政治,我們的語言是相通的。

大陸繼宣布「惠台31條」政策後,最近又推出「廈門惠台60條」和「福建惠台66條」施行細則,優惠程度前所未見。我原來覺得不一定有效,但我錯了,許多台灣人都非常了解條文,而且遍布各個行業,涵蓋不少「社會精英」,證明大陸市場對台磁吸效應才正要開始。

我回來那天早上,和計程車司機聊天,他希望兩岸及早統一,並表示台灣應聽菲律賓總統的話,兩岸絕對不要動武,大家一起賺世界的錢。我覺得很amazing,一個司機怎麼會那麼自然地講政治的語言,還是廈門已經自動和台灣融合了?

因為他我特別去查了新聞,杜特蒂最近接受訪問時表示:「如果我是一名軍人,將軍要我去南海跟中國開戰,我會罵他髒話!」他說這種行為等於自殺,請問士兵死了誰要負責?激怒中國只會招來更多麻煩。

新加坡前駐聯合國大使馬凱碩最近建議台灣「不要蹚渾水」。他說「在叢林裡,沒有小動物敢跑在向前衝的大象前面。當兩隻大象打架,小草倒霉;但當他們做愛,小草更會受苦。」他說台灣不小心就會變成足球被踢來踢去,請問友邦的忠言我們聽進去了嗎?

上周末去高雄參加一個喪禮,看著這座我當兵的城市,內心很有感觸。安東尼ž波登說台灣「不美麗但美好」,但現在連美好也不見了。

我在高雄那天,艷陽高照,熱的不得了。看著路上經過的農民,他們的皮膚曬得黝黑、滿臉皺紋、臉上露出純真無邪的笑容。我覺得很sad,他們值得有更好的生活,這不是高雄的問題,而是政治的問題,是誰犧牲了他們的未來?

晚上我從漢來大飯店頂樓往外眺望,看著高雄海港以及大道,突然想起幾年前一部熱門的電視劇「痞子英雄」,這部戲的背景就在高雄。不知為什麼,我感覺高雄這幾年的發展就像這部戲的名字,如同一部克林伊斯威特式的悲劇英雄電影,我不禁開始想像電影的情節…

台灣就像一個痞子,我們花了很大努力,想要證明自己獨立存在的價值,到頭來卻發現我們只不過是大哥身旁的小弟。平常跟著老大對敵人吆喝,試圖要逞英雄,但在別人眼裡只是笑話,沒有人把我們當一回事。在此同時,我們離正常社會已越來越遠。

我們曾是別人心目中的好學生,但近年不慎誤入歧途,不好好念書,跟著老大在江湖上混,以逞勇鬥狠闖出名號,成為被利用的棋子。以前的角頭小金現已收山,只有我們仍一意孤行。我們也知道許多承諾只是謊言,但如今走到這一步,一切都已太遲,只能怪自己。

傅達仁說:「有生就有死,不需恐懼,台灣努力爭氣加油。」

回到電影場景,男主角臉上露出微笑,告訴自己台灣加油,不要為我哭泣,我不後悔,我為台灣價值而戰,我是痞子英雄,然後將車子換檔,全速往海邊衝去。

這是我想像的ending,如果你不喜歡,it's not too late to ch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