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一位優秀朋友一起吃飯,她剛加入一間外商公司才三天,就「閃辭」了。

我們都很好奇,為什麼。

這間公司,據說在國外曾拿過管理相關獎項,它所堅持的標準程序,被拿來用在商管課程個案,我們很想聽聽這位朋友的第一手意見。

「的確,這間公司非常嚴謹,所有的制度訂得很細,」她說:「不過,他們全部都照制度來,想請同事幫忙,卻沒人伸手幫。」

大家聽這位朋友描述,她第一天到公司,主管丟了一大本厚厚的「SOP」給她,叫她自己讀。主管強調他們已經這樣子帶了幾百個新人,很有經驗,她做得好不好,「明天」就知道。就算明天不知道,「下個月」也會知道。

第一天,她就被「下馬威」,了解到這間公司的厲害。

「哎呀!妳怕什麼,多少風雨妳沒見過!」我們告訴這位優秀的朋友:「給妳一個月,妳不可能達不到目標的!」

「不,我根本不想待一個月,只待了三天,就遞出辭呈,」這位朋友說:「因為,待在那裡,令我窒息!我感受不到『互助的溫暖』,整間公司嚴謹卻非常自私,每個人從高位到基層都只管自己的事,沒有動力去幫別人,這樣的公司,待太久,我怕我自己都變冷酷了!」

聽完之後,我相當有感觸。

從前我課餘兼職當過家教,記得有一次,那個孩子,待會就要上補習班,卻找不到作業簿,正在著急,我開始幫孩子找,沒想到,被旁邊的家長制止──

「不、要、幫、他!」

我滿臉問號的看著這家長。

「昨天就叫他找,他偏不找。」這個家長說:「上次他說找不到,2分鐘就被我找到!你讓他自己找,找不到就被學校老師處罰吧!」

於是,我這個家教不許找,只能在旁邊等著。我看到5分鐘過去,10分鐘過去,孩子滿頭大汗、著急的四處翻找,媽媽卻「見死不救」,瞪著孩子,其他人(我)想幫忙也無從幫忙。

以上的情景,相信我們小時候也碰過聽過,蠻熟悉的吧。

但,接下來發生的事,令我驚愕!

此時,我瞄到,孩子正在找的那本作業簿,似乎正躺在沙發底下,難怪他找不到;還好,簿子露出了一截,被我認出。

於是,我喚了那孩子的名字,眼神示意一下,作業簿就在沙發下。

沒想到,孩子竟非常生氣的大聲對我說:「老師,我又沒有要你幫我找!你幹嘛幫我找?」

這句話,令我嚇了一跳!

從前只覺得這孩子很靜、很酷,但沒想到他會如此大聲吼叫。而孩子一邊發飆,一邊表情頗有「困惑」之意,我猜,他一時也搞不懂,為何他會對這個唯一幫助他的人大吼?

接下來,還沒結束。

簿子找到了,身為家教的我,順口稱讚了孩子:「不錯,今天其實表現不錯,很棒喔!」

沒想到,家長馬上接話──

「好棒?有什麼好棒?這是他本來就應該找到的!他這樣子,家教再怎麼教,也不會教會的;人生不會成功,只會一團糟的!」家長轉過頭對我說:「老師你要對他再嚴格一點,別客氣,我們家是很嚴格的,你如果對他太好,他就愈往你這邊『鑽』。」

我點點頭。

身為家教,我又能說什麼?只能開始扳起我的臉孔,依家長所要求的,再「嚴」一點對孩子──儘管我覺得這家長實在已經非常嚴了,竟然,還不夠,還需要再嚴一點!

還需要再嚴,又再嚴;更嚴,又更嚴!

我也觀察,那天之後,這個孩子,對我的眼神失去了溫情;下課後,他默默的離開座位,誰也不理;我說再見,他也不回應。

到底,那個孩子,心裡在想什麼?

我猜,他想的是,原來父母可以這麼無情──於是,從此知道明白了解了一件事,人生是非常殘酷的,人生是沒有溫暖的,連自己的父母都不會幫自己,於是,這個社會、這個人生就是這樣子。接下來,他就開始對其他人,也同樣的「冷酷處理」。

那種「冷」,令當時的我,印象非常深刻。我不確定孩子現在變得如何了,若可以的話,我真想給他一個擁抱,告訴他,他很棒的。

而且,自此之後,我再也不相信,所謂嚴格的制度、嚴格的訓練、嚴格的任何東西,可以帶來任何正面的效果。

為何一個已經非常嚴格的家庭,還會覺得自己「還不夠嚴格」?

為何一間已經全部都是SOP的公司,還覺得自己「不夠完善」,還在繼續的進行更多的標準化?

因為,嚴格的制度,永遠需要更多更嚴格的制度,才能維持。

人性本來就是充滿了瑕疵,不能用數字、制度、考績或任何SOP來一以貫之,人,不是制度「管」得了的。

當任何一個主管或家長,嚴格執行這些制度,肯定將這種「冷酷」,注入到所有人的神經血液裡,讓所有人都跟著變得冷酷。

就這樣,制度竟然「挖空」了人性,人類特有的智慧與靈魂就這樣不見了,如同一個靈魂已被挖空的孩子,走偏了,失去動力了,到最後,除了制度,什麼也不剩,什麼都再也回不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