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營多年的家族型企業難免會遇到接班問題,常保日本醬油業市佔第一的龜甲萬,是八個家族組成,接班要傳給誰的確是棘手的問題,但他們早想出一套智慧的管理方法,順利維繫了多年...

你現在位於《商業周刊》全新推出的「管理頻道」,我們用最新的企業案例,帶你思考數位浪潮下該如何轉型、戰勝不景氣!
☛訂閱管理趨勢報,每週免費獲得管理頻道最新消息

走進龜甲萬位於千葉縣野田市的總公司,窗外是兩層樓高、繪製著六角形「萬」字商標的大豆儲存槽,遠處更有天皇專用的「御用醬油釀造所」。這個日本市占率第一的醬油品牌,最早可追溯到1661年,而他們極為特殊的「八家共治」與「傳賢不傳子」策略,也與其企業發展史密切相關。

原來,野田地區由於水質良好,自古就是日本的醬油名產地,許多地方望族都有自己的醬油作坊,各自使用不同商標進行販售。直到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醬油需求量大增,為防止地區同業彼此惡性競爭,茂木家(包括本家與五個分支)、高梨家、堀切家等八個家系決定進行事業整合,簽訂「家憲十七條」,宣示彼此團結。而原先的200多種商標,也統一為茂木家使用的「龜甲萬」,沿用至今。

300多年來的八家共治,光後代子孫就難以計數了,如何維持公平?對此,龜甲萬有一項代代相傳的「不成文規定」──每一個世代,僅限一個家系中的一個家庭的一位子孫進入公司,且到職後不保證任何升遷。換句話說,只有整個家系中最優秀的子女,才有機會拿到龜甲萬的入場券。

「這個策略有雙重意義。一是家系的內部競爭,促使每個家庭都非常重視教育,出了不少歐美名校歸國的菁英子女;二是八個家系之間的外部競爭,只有各方面都傑出的人,才會被『指名委員會』(由公司成員與外部監察組成)認可,成為公司核心,」專門研究長青企業的日本經濟大學管理學院院長後藤俊夫說。

他也強調,由於八個家系合計僅占龜甲萬股權約15.55%,他們必須既競爭又團結,方可維持股權不分散,「重視家族,但不特別厚待家族,是長久經營的關鍵。」

「身為家族成員,我們確實沒有任何保障,」龜甲萬常務執行董事茂木修坦言。擁有威斯康辛大學MBA學位的他,被看好很有機會成為下一任的執行長,但他的競爭對手可不止自家,更包括公司內所有專業經理人,因為「傳賢不傳子」,正是龜甲萬的第二項傳承策略。

龜甲萬第十代社長茂木友三郎曾經表示:「家族企業的長處,是使命感非常強、抱有熱忱的人非常多,但同時也必須給他人機會。如果有合適人選,社長並不局限於是否出身家族。」攤開龜甲萬的歷任社長名單,13位中就有3位是女婿,兩位來自外部。換言之,只要能力夠,就有機會爬上最高的位置。

「華人企業重視血緣,多半希望讓兒子傳承家業。但日本三井集團創辦人三井高俊說過一句話:『寧願生女兒,因為這樣就可以挑選好兒子!』優秀的外部人才與女婿,是許多大企業傳承的重要因素,」范博宏分析。

「八家共治」與「傳賢不傳子」是龜甲萬對內的傳承策略。至於對外,茂木修的形容是「成為對社會有存在意義的企業」,意思除了自己與客戶獲利之外,還要透過各種行動,讓周邊地區和社會受益。最經典的一個案例是二戰結束時,由於日本國內的原料不足,許多醬油業者都面臨駐軍施壓,要求生產化學合成醬油。當時,純釀技術成熟的龜甲萬做了一個大膽決策:免費公開技術與專利給同業,讓大家儘管原料縮減,也能盡量維持純釀醬油的產能。

告別前,我們和幾位社員交換了名片,發現上頭有著極淡的褐色顆粒,才想起資料記載,龜甲萬「連名片都是用醬油渣做的」。進一步求證時,社員染野市郎露出微笑,大力點頭:「百分之百真的!不使用木材,也是回饋社會的一部分啊!」

☛MBA明星講師開講、企業如何戰勝不景氣,都在《商業周刊》管理趨勢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