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26 更新版:

如果要比「有感」,我對每天要吃什麼便當的關心程度,比22K大多了。

不過,最近認識的一個人,讓我對22K真的有感了!他是一個剛入社會的新鮮人,當大家中午到燒臘店買90元三寶飯便當時,這位年輕人卻在門口沒有動作,後來在路邊的攤販買了一個貢丸湯米粉解決了中餐。

他不愛買名牌,生活也相當簡樸,會在燒臘店前止步,全然是因為:真的吃不起。

他一個月薪水23K,扣掉房租8000元,剩15K;每個月回家的交通費,1.5K,這樣還剩13.5K;電費粗估1K,剩下12.5K;每天上班通勤費,1.5K,剩下11K。這樣下來,他一天只剩366元拿來支應每日伙食和家用品。

所以當22K遇上一個90元的便當,他會覺得,好貴,吃不起。

這是我第一次「身歷22K其境」,一個認真工作的人竟然連一個便當都買不起,對六年級中段班的我來說,國小還有趕上「反共復國」舊教材的尾聲,買不起食物,那是二十幾年前在對岸發生的事,怎麼今天在我們寶島台灣,一個認認真真工作的人,也會對買一個三寶飯便當如此猶豫,實在太令人驚訝。

當您看到以上這幾段文字時,已經是更新版了。原文對這整個事件的觀察有更詳細的描述,po出之後,引起極大的回響,不過我要求商業周刊網站的編輯,將前文拿掉,換了這篇更新版。

原因:

100個點閱率,是朋友之間的心情分享。
10000個點閱率,很高興原來這問題有這麼多人也關心。
但10萬個點閱率時,卻成了無以名之的壓力。

從很多的討論之中,我知道多數人還是接收到了我文章想要表達的意思,就是一種對新世代的理解與心疼。

但是某比例的人則是開始討論著:

「這小朋友很可憐」

「這間公司很沒良心」

「馬英九總統真無能」

可能是我的文筆不夠好,造成了誤解,我並不打算針對性的指控一些什麼,也沒能力提出什麼解決方法,文章的本意只是,我看到一個年輕人生活的剪影,然後有感而發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