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體溫計」說明如何深化恍惚狀態

各大心理叢書常提到的「投契關係」,大家可先理解為「建立信賴關係」。

若放到催眠術、魔術世界中,就是「與受術者建立投契關係的狀態」,亦即「受術者信賴施術者的狀態」。

在解釋「深化恍惚狀態」時,我經常舉「體溫計」作為例子。

試想,你手上有一支可任意改變溫度顯示的體溫計。眼前有位正準備接受催眠的觀眾、受術者,他的實際體溫為‧度。使用體溫計量完體溫後,騙說:「你的體溫度。」並給他看溫度顯示,結果對方表示:「聽你這麼一說,我覺得身體有些疲倦。」

這就是暗示所引起的「催眠現象」。

如果想要強化投契關係、信賴關係,你可以穿上白袍,假裝自己是醫生,宣稱:「這支體溫計的精準度是世界第一。」

經過這樣的事前誘導,對方會相信你所提示的溫度。

然後,實際體溫與你所提示的溫度之間的溫度差,相當於商業上消費購買意願與營銷商品價格之間的落差,或是對方能接受的催眠現象與即將施展的催眠現象之間的差距。

對體溫‧度的受術者,突然說:「你的體溫度。」對方很難相信。這就像是對存款只有十萬元的人,推銷:「買間一千萬元的房子吧。」

那麼,專業魔術師、商業人士會採取什麼樣的作法呢?

答案是階段性提高謊稱的體溫。

先謊稱「體溫度」,誘導對方感覺身體有點發熱。過一會後,再說:「現在升到度了。你有感到頭痛嗎?」相信這說法的對方,可能會開始覺得頭痛。

「體溫變成度了,你的呼吸有些急促喔。」「哇啊!現在升到度了!」

此時,有些人會失去意識,當場昏厥。

這就是逐漸「深化恍惚狀態」的感覺。

當然,一樣米養百樣人,「喂!你的體溫有度!」走在路上被陌生男性搭話,有人真的會大叫:「哎!不會吧!」當場昏倒。

如果遇到這類型的人,可能在頭部附近打一個響指,就會直接昏過去,成功施展像是催眠術的催眠術。

然而,大多數人都不是這樣的類型。

不過,當表演者穿著醫生的服裝,或者穿得像是催眠師,對方就有可能無意識下建立起投契關係。

逐漸提高謊稱的體溫,慢慢讓對方感到頭痛、臉紅,最後才有機會昏過去。

換句話說,施術者暗示時需要拿捏:「對體溫‧度的人,該先謊稱幾度他才會相信?」

當然,有些人會說:「我才不相信醫生!」當遇到「體溫計等機械都是騙人的」類型的人,施術者得改用手掌貼額頭來量測體溫。

在商業上,透過高明的行銷手法,有機會對任何人引發類似前面的昏厥現象,讓對方買下一千萬日圓的房子。

最危險的是「主觀深信」

我的魔術秀當中,有個節目是「偷錶魔術(Watch Steal)」。如同字面上的意思,這是趁觀眾不注意時,偷偷取下觀眾手腕上手錶的演出。

這在海外被稱為「扒手秀(Pickpocket Show)」,是相當大眾的表演,但這原本是扒手的技術。當然,因為只是演出而已,結束後會把手錶歸還客人。

日本不常見這樣的表演秀,這或許跟沒有肢體接觸、擁抱的文化有關。不過,雖然只是一支手錶被偷,表演卻相當受到客人的喜愛。

當客人看到自己的手錶出現在眼前,無不感到驚訝:
「我完全沒有注意到。錶帶明明繫得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