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文具起家的小五金工廠,為何轉型做導線架可以打進特斯拉、再轉型做光學鏡頭又能打進大立光?順德家族3代共歷經4次的跨界挑戰,唯一原則是「不做別人會做的事,勇敢離開舒適圈」...

 

你現在位於《商業周刊》全新推出的「管理頻道」,我們用最新的企業案例,帶你思考數位浪潮下該如何轉型、戰勝不景氣!
☛訂閱管理趨勢報,每週免費獲得管理頻道最新消息

台灣導線架產值約占全球市場兩成,僅次於日本、排名第2大的導線架王國。雖然好手如雲,但產品能符合要求,經由恩智浦(NXP)以及英飛凌等國際車用半導體大廠,間接打進特斯拉電動車供應鏈的台商只有一家。它是順德工業,去年營收逼近90億元的全球第3大導線架廠。

它從做文具起家,早年自創SDI手牌經營的文具事業,到現在還有穩健的日本大廠代工訂單。在1970到1980年代,文具事業最高峰時期,全球長尾夾有85%出自順德,至今仍是日本普樂士(Plus)、蜻蜓(Tombow)等國際文具品牌大廠的重要代工廠。

另外,在光學領域,早年才與日商共同投資的德輝,生產的VCM彈片(音圈馬達彈片),是手機鏡頭伸縮的關鍵零件,在中國這個全球最大手機市場中,它的產品市占率高達75%,近期還打進台灣股王大立光的鏡頭供應鏈。

這家有約65年歷史,立足彰化水五金聚落的黑手企業,為何跨業經營總能交出好成績?

原來,這是家族三代抱持「不做別人會做的事,勇敢離開舒適圈」信念,持續轉型的結果。

順德共歷經4次的跨界挑戰,第一次是從模具工廠變文具製造商。

順德原本只是員工6人的模具家庭工廠,後來是用模具專長,設計開發出可折疊的削鉛筆刀,成為六○年代的熱門文具,才一炮而紅轉型成為文具廠。

之後順德想進軍美國市場,但一來當時出口文具到美國需要通過國家採購認證規範,二來所接觸的客戶都買日本貨,要求要與日本產品一樣好。但當時包含順德在內,台灣業者都還採單模製造,產量與良率都比不上採取連續雙模生產的日本大廠,要贏就要挑戰別人做不到的製程精進。

在11位兄弟姊妹中,排行3男的陳朝雄,當年因為「太沒挑戰」而放棄銀行的鐵飯碗,投入家族事業;這個離開舒適圈的決定,卻讓他遭遇因操作機器錯誤,失去兩個手指頭的苦楚。 但他沒有退縮,反而因失去手指,發現歐美設備有安全防護等設計而台灣沒有,因而點燃他改良機器的熱情,經過無數測試,學會連續雙模製造技術,成為少數品質能追日商,同時又取得美國國家採購認證的台灣文具廠。

靠著品質比照日本,生產成本只有日本1/3的高CP值,順德在日商夾擊中突圍,變成全球市占85%的最大長尾夾製造廠,打響國際名號。

第2度跨界挑戰,是文具大廠轉型半導體零件商。

1983年,它的文具事業穩定發展,但陳朝雄家族認為企業永續經營就必須有第二隻腳來支撐。不同於多數模具企業升級選擇往機械發展,順德卻看好電腦產品崛起,開始布局半導體封測的導線架市場。第一個客戶是台灣通用公司,之後鎖定茂矽、華邦電、菱生等國內指標DRAM(記憶體)廠經營。

陳朝雄斥資上億元買進歐美更先進的機台來改良提升技術,想辦法跟著客戶一起成長,之後順德就靠著文具與半導體導線架兩大引擎,1996年上市時,是營收達17億元的文具大廠。

第3度跨界挑戰,是從半導體零件商進入汽車電子領域。

2001年,是順德事業重心轉換的關鍵時刻,因為文具產品發展成熟,陷入「能想到的文具,大家都會做了,不知道還能做什麼」的困境,原本售價高別人約一成的文具,也面臨價格廝殺,3成到4成的淨利率跌一半。另方面,導線架遇上全球半導體不景氣,售價腰斬。企業的兩隻腳都不順遂,當年出現創業以來首度虧損,慘賠近8000萬元。

「No choice!(沒選擇)」本在荷蘭留學、學企管的陳維德在2000年被叫回台灣接掌電子事業部,面對家業困境,他與父親都知道,現在就如同祖父創業,想要突圍,兩代的共識是:「不能做容易做的,要做別人不會做的,才有機會贏。」

當時陳維德帶著自家商品到歐洲開發業務,遇上「到哪都吃閉門羹」的困境,他唯一看到的機會是隨著汽車、手機等產品高科技化,電子零件開始大量走出冷氣房。面對更嚴苛的外在環境,眾多歐美半導體大廠找尋共同研發的業者,開發耐高溫、能防水、抗腐蝕等的客製化單體導線架。

陳朝雄認為,順德有同業沒有的模具優勢,只要能做成上述客製化產品,就能率先建立門檻;因此他每年大膽投資1到2億元,支持兒子搶回來的新訂單。

到了5年前,順德累計已達500多套客製化導線架模具可運用,開始聚焦利潤較高的車用電子市場,陸續拿到恩智浦、英飛凌等指標車用半導體廠的訂單。

目前,順德整體營收中,約78%來自導線架,其中客製化車用產品比率近2成;另22%的營收則來自文具業。

在文具業這塊,順德使用智慧無人組裝產線的進化來降低成本,同時又往專業人士使用的高級文具做產品升級。因為導線架、文具雙雙升級,去年營收雖不及高峰時期的百億水準,淨利卻創下近年新高。

第4次跨界挑戰,從汽車電子前進手機光學零件。

除了汽車、機車,智慧型手機是另一個走出冷氣房的當紅電子商品,攝影鏡頭更是兵家必爭之地,不只要做得更小,效能還要更好。順德與日企合資的德輝科技,原本也做半導體導線架,因為近年順德製程技術提升,德輝開始轉型製造鏡頭伸縮關鍵零件的VCM彈片,間接進入大立光供應鏈,目前年營收約5億元,手機光學零件也成為順德集團的第三隻腳。

「怎樣的客戶就決定你會是家怎樣的企業!」台灣企業購併高手、友嘉集團總裁朱志洋曾指出,近年台灣企業國際競爭力弱化的關鍵,就是長年逃避接受嚴格客戶的挑戰,只挑容易的做。順德這家五金黑手企業,正是不怕客戶挑戰,專挑難的做,才能跨越一甲子,在不斷轉型中壯大。

☛MBA明星講師開講、企業如何戰勝不景氣,都在《商業周刊》管理趨勢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