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去海外旅行時,我總是不自覺地比較國外和日本的物價。商品的價值真是不可思議的東西,明明比日本物價水準低的國家卻有比日本還貴的東西,而物價水準高於日本的國家也有比在日本賣得便宜很多的商品,總是不知不覺就會買了一大堆名產。這也是出國旅行的樂趣之一吧。

2014年11月,我剛好在臺灣參加電影節金馬獎的頒獎儀式。曾在東京接受過我採訪的《白日焰火》導演刁亦男面對臺灣媒體的提問談到了他對臺灣的感受,他說:「臺北物價比北京便宜很多,臺北是窮人的天堂。」

這一發言似乎招致臺灣社會不少的反駁,但刁亦男只是講了個事實。有些商品,在北京確實賣得比臺北貴。

但在我這個日本人看來,「臺灣並不是窮人的天堂,日本才是!」

東京的麥當勞漢堡賣一百日圓,附薯條和可樂的套餐也只賣二五○日圓。怎麼算,在東亞國家裡都是最便宜的。為什麼東京的物價如此低呢?回想起來,直到20年前,東京的物價之高都是舉世公認的。因為東京物價太高、生活成本大,不少外國人敬而遠之。另一方面,確實也有很多中國人以留學生的名義到東京求職找工作,帶來很多勞動力。

可是如今,很多生活在日本的外國人所感受到的恰恰是「說起東京,真是什麼都便宜,太適合居住了」。

我在中國大連遇到一位中國年輕人,他曾經在日本生活過很長時間。我們邊吃邊聊,他說:「我好想回日本。」

我還以為他一定是特別懷念日本的文化或捨不得日本人,但實際上只是我自我感覺良好。「日本的生活成本便宜啊。」

是,在日本想低成本地生活,即使是在東京、大阪這樣的大城市也有很多辦法。

日本有世界聞名的百圓商店,差不多所有的生活用品都能在這裡找到;日本還有以吉野家為代表的速食連鎖店,在這裡用不了五百日圓就能點一份牛肉蓋飯外加味噌湯、蔬菜沙拉和小菜的套餐;麥當勞的漢堡和薯條也是一百日圓。每天大約花等值三百臺幣的一千日圓就能在外面享受還算不錯的一日三餐。

而且,日本的房租看似很貴但其實絕對不貴。距離新宿地鐵20分鐘車程的中央線附近有很多以學生為對象的廉價公寓,五萬日圓就能租到一室一廳一廚的房子。因為現在日本面臨少子化,房屋仲介處於買方市場,所以房租價格還在不斷下降。

還有一點好處是,日本的薪酬水準也不低。打工時薪也有一千日圓。大學畢業生第一年薪資超過二十萬日圓。這樣一來,在東京能過得比較輕鬆吧。

在臺灣的話就不行了。因為首先,能一個人住的公寓數量沒那麼多,加以土地價格高漲,房租水漲船高,如果不是夫妻兩個人都上班賺錢的話,付房租或還房貸比較困難。 總之變成月光族,生活的實際感受都比較痛苦。

如今已經迎來日圓匯率走低的時代。 這一趨勢也逐漸把日本推向「窮人天堂」的行列。首次感受到這一點,是最近在採訪過程中我對世界各地做物價調查時。

我透過問卷對歐洲、亞洲、北美、南美等地的生活費進行了調查,令我吃驚的是,從世界範圍來看,日本的物價水準已經跌至很低的程度了。比如對麥當勞的大麥克漢堡價格做一比較。所有國家的大麥克都用相同材料、相同烹飪方法做成,大小也一樣。所以很容易反映出每個國家的人工成本、店鋪租金等成本。甚至有「大麥克漢堡指數」,用以比較不同國家的購買力。

本來以為肯定是英國或者美國最貴,沒想到最貴的其實是巴西:一個大麥克要賣六八四日圓,差不多是日本的兩倍價錢,如果個頭也有兩倍大就好嘍......最便宜的是印度,二○四日圓,價格大約是日本的三分之二。中國的巨無霸漢堡和星巴克咖啡的價格接近日本的水準,而香皂和日刊報紙的價格則大大低於日本。

在中國感覺有點貴的是電影票。影院設施的豪華程度和是否是外國電影決定了電影票的價格,這是中式影院的特徵。平均行情七十元,但如果是3D的話就要兩百元左右,這個價格遠遠超過日本的電影票。

可是,計程車的話,日本的起價七三○日圓是異常的貴。臺灣的起價三百日圓,泰國一二六日圓,馬來西亞則是一百日圓......亞洲各國搭計程車都不奢侈。日本的計程車起步價七三○日圓,雖然低於芬蘭的八三九日圓,排在第二,但高於其他14個受調查國家。外國人都對日本計程車之貴感到吃驚,看上去的確如此。但每個國家乘計程車後的跳表計價方式不同,或許起步價並不完全能決定最終的價格。

意外的是大學畢業生的第一年薪資水準,各國之間大不相同。每個國家的計算方法各異,或者根本沒有這項調查而是用其他數字代替統計,所以究竟和日本人印象中的大學畢業生薪資概念相差多少還不確定,大家就僅作參考吧:日本大學畢業生月薪資是二十萬四千日圓,與此相對,不僅英美超過了日本,澳洲差不多四十二萬三千日圓,芬蘭、巴西等國都超過日本的每月二十萬日圓。

韓國的大學畢業生薪資也很高,超過每月三十萬日圓。這是韓國經營者總協會的資料,以韓國三六九家創業公司為對象做出的調查統計。薪資很高的原因大概是統計對象都是正職員工的資料吧。

據說像三星那樣的財閥系列的前十名大企業,給畢業生的薪資超過五十萬日圓,前三十名大企業也超過三十五萬日圓。韓國是個高學歷社會,大學升學率在百分之八十上下,但並非所有畢業生都能找到滿意的工作,被大企業錄用是所有畢業生的夢想,就業過程中競爭異常激烈。經過層層選拔脫穎而出的正職員工才有非常優厚的待遇,而非正職和待業畢業生與那些精英的收入差距非常大。這是個殘酷的競爭社會。

總體來說,日本正逐漸擺脫過去那種物價超高的狀態。物價水準不僅被歐美各國,還被澳洲、巴西、中國、韓國等超越。日圓走低的時代大幕開啟,更加劇了這一趨勢。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儲蓄日圓去海外消費的思維已經過時,賺外匯拿到日本來花更划算。

安倍政權誘導日圓貶值的政策今後還將持續。 業界也有預測,匯率將達到一美元兌一三○日圓。日圓走低相當於國家實力削弱,我覺得從長遠來看並不是什麼好事。但大多數日本人支持日圓走低,這也無可奈何。

如此一來,日本就越來越接近「窮人的天堂」了。

書籍簡介:原來,這才是日本



作者:野島剛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8年5月11日

野島剛(Nojima Tsuyoshi)

資深媒體人、作家。1968年出生,就讀日本上智大學新聞系期間,曾赴臺灣師範大學及香港中文大學交流學習。1992年畢業後,曾任職於朝日新聞社,擔任駐新加坡、臺北特派員。曾赴伊拉克、阿富汗等戰地前線採訪,後擔任東京本社政治部記者。擅長採訪報導兩岸三地華人圈的政治、外交、文化等多面向議題。

2016年開始自由作家生涯。著有《日本人默默在想的事》(時報)、《伊拉克戰爭從軍記》、《兩個故宮的離合》(聯經)、《謎樣的清明上河圖》(聯經)、《最後的帝國軍人:蔣介石與白團》(聯經)、《台灣十年大變局:野島剛觀察的日中台新框架》(聯經),以及《銀幕上的新台灣:新世紀台灣電影中的台灣新形象》(聯經) 、《故宮90話》(典藏藝術家庭)等多部作品。目前在臺灣《蘋果日報》《天下雜誌》《報導者》《轉角國際》等有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