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份人可能早己習慣聽到台灣科技人才又被對岸挖角的消息了,不過,這次台灣比面對數倍於過往的壓力,因為對岸再砸上兆元挹注半導體產業發展,一場爭奪兩岸半導體人才的風暴已形成正要來襲,企業與政府都該有所警覺。

中國推動半導體的「進口替代」需才孔急

台灣一直以科技產業的成就為傲,以「科技島」、「矽島」聞名,台灣有全球競爭力的企業:台積電、聯發科、日月光、大立光,都是科技產業的龍頭公司。而在台灣科技產業中,實力最強、技術最精、堪稱全台科技產業基石者,就屬半導體產業了。不論是IC設計、晶圓代工到封裝設計、記憶體儲存等,台灣都有位在全球產業前緣的公司。

台灣經過數十年耕耘的半導體產業,相較中國仍擁有優勢;但中國近年積極發展半導體、培養自主技術,儼然就是「進口替代」的觀念:因為中國占全球晶片使用量的4成,其中卻有高達8-9成來自進口,中國每年進口半導體超過2300億美元,超過進口原油的金額。

也因此,在北京「十三五」規劃綱要草案、「中國製造2025」中,半導體產業都是重點產業,這些政策的支持帶動中國半導體產業對人才的需求,單是過去2年,中國的IC設計公司數量就以倍數成長,當然是「需才若渴」。

過去幾年外界看到中國科技產業到海外併購、挖角台灣半導體人才、提升研發經費與水準,其實都是為著朝向「建立自主半導體產業」的目標而跨出的步伐。

中興案讓北京加大半導體投資,金額上兆元

不過,在歷經中美貿易戰的劍拔弩張、中興通訊被「切斷」美商供給零組件後一夕瀕臨崩潰等教訓後,北京對建立「自主半導體產業」之心將更急切、投資力道將更加大。當然,挖角手法也更不手軟。

中興案讓中國激起一股半導體技術落後他國的「恥感」,原本自以為科技實力已可與美國齊肩的幻想一夕崩潰;提升半導體技術、建立自主研發技術儼然成為「全國共識」,這個共識與企圖,不會因中興通訊案落幕,川普以高罰金取代原有懲罰,讓中興尋求活路而改變。

北京在4年前就已成立「國家積體電路產業投資基金」(一般稱為半導體大基金),規模近台幣7千億,日前傳出要增資近9千億元;接著又傳出要再募集高達台幣1.4兆的新基金,同樣是用來投資發展半導體。

先不必揣測對岸如此大規模的投資半導體,是能如願建立自主的半導體產業,還是虛擲資金空一場;現階段就能肯定的是:如此規模龐大的資金投入,將如漫天淹大水一樣,對岸有更強的意願、更多的本錢、作更大規模的挖角。

特別是過去幾年中國以海外併購為主的發展策略明顯受挫,各國政府,特別是半導體先進國美國都加以阻撓、不予核准後,此一捷徑算是被堵住,只能全力培養與投資國內半導體,扶植自主技術,需要的半導體人才將因此大增。

台灣半導體界是中國挖角的人才庫

不必懷疑,台灣半導體產業當然是中國最佳的「人才庫」;過去幾年,中國對台灣科技業的人才挖角,從早期的PC、後來的光電再移轉到這幾年的半導體,而且成果不錯,已經從國內半導體業界挖去不少指標性的人物。

不提18年前就到中國參與中芯半導體創辦的張汝京,單是這3年多,先後就有蔣尚義、高啟全、孫世偉、陳正坤、劉大維、施能煌等多位「前」台積電、聯電、華亞科等半導體企業的高層赴中國;甚至去年前清大校長劉炯朗,也被中國首個半導體人才培訓中心,福建省晉江市「芯華集成電路人才培訓中心」延攬出任校長,此單位的目標是為中國在10年內培訓上萬名IC人才;至於華亞科一家公司、2年內被挖走超過400人的案例,就更不在話下了。

未來在對岸加大半導體的投資金額與力道後,來台挖角的力度與對台半導體人才的吸引力必然增加,兩岸半導體人才更激烈的搶奪戰就要開打。

開放在台工作的挖角,台灣留才本錢更少

面對這波的半導體人才爭奪戰,台灣面臨的壓力將越來越大;對岸來挖角,既能許以數倍的薪資,又能提供更大的舞台;原本台灣的優勢,如較佳的生活環境、穩定的產業前景,其效益逐漸降低的話─或甚至對岸挖角是「開放在台工作」,台灣留才的本錢將更少。

政府沒有任何政策工具可阻擋甚至禁止半導體人才赴對岸工作,不過,至少可以把生活環境與品質弄好一點(而不是空污一直惡化);企業也不可能禁止員工跳槽,但至少能夠、也應該給出一個符合國際市場與產業行情的薪資,那種等而下之,以競業條款、營業祕密之理由,以司法方式想「桶住」技術人才與工程師的作法,收效不會好、更非正道。

遺憾的是外界看到的政府似乎正在「反其道而行」,企業繼續以低薪、高CP值為王道。繼續這樣,這波半導體人才搶奪戰,台灣恐難有勝算矣!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原文:呂紹煒專欄:兩岸半導體人才爭奪風暴來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