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應邀演講,主題是創新,會後有年輕的學生說要和我請教,主要是關於創業的方向,我雖然急著趕車,但還是和他們聊了一會兒,因為覺得這是很有意義的題目。

這群年輕人想要創業,參加了一個社團,但卻找不到合適的方向。他們總共有8個點子,都是想解決某些問題。這是正確的出發點,創業通常和「problem solving」有關,他們的idea涵蓋了兒童、社會、農業、工程等領域,這是團隊成員花了很多時間所想出來的。

問題是什麼?有些領域太專門了,問題的確存在,但不是一般人能解決的,除非你深入了解這個行業,這就牽涉到「domain expertise」。還有些問題受限於法規,有很多制約因素,影響成效,這往往是外商將國外很好的想法引進台灣卻失敗的原因。

我問學生是如何產生這些idea的,他們回答主要是根據個人的生活經驗,在現實世界裡觀察到一些問題,所以有了靈感。這並沒有錯,但我們的世界實在太狹隘了,沒有辦法了解外在的世界,也不知道外面究竟進步到了什麼程度,這就構成了創新的限制。

中國大陸著名的外送點餐平台「餓了嗎」,成立只有9年,最近以95億美元現金賣給阿里巴巴。其起源來自一個年輕的上海學生,當年他在宿舍熬夜讀書,突然肚子餓想要吃東西,但是半夜很不方便,於是有了成立一個外送平台的想法,成為今天的行業龍頭和趨勢領導者。

這說明了什麼?周遭生活環境的確是創業靈感的來源,但要看市場而定。如果在台灣,你下樓到隔壁7-11就行了,加熱食品,應有盡有。不過如果在非洲,即使幅員寬廣,也不會有這種需求。中國大陸市場大、進步快,又有先進的數位生態系統,因此有很多idea可以快速成型,提供現實生活中的有效解決方案。

對於台灣的創業家來說,不管你是什麼年紀,首先一定要學習跳出台灣的環境,以世界的角度來思考。因此要多吸收知識,多看台灣以外的事物。中國大陸網路社會的發展成熟度已超越美國,為世界第一。若有機會,台灣年輕人應爭取任何到中國大陸實習的機會,相信會眼界大開。

台灣人不了解的是,全世界變化的速度遠超過我們的想像,很多idea早已有人設計出解決方案了,我們不需要再閉門造車。以往人家說C2C(Copy to China),意思就是把美國的成功模式複製到中國,今天我應該嘗試C2T(Copy to Taiwan),這沒有什麼好羞恥的。阿里巴巴的商業模式並非第一個,但其今天在許多領域(如支付寶)青出於藍更勝於藍。

由於外在環境的複雜化,今天我們面臨幾種新挑戰:第一、產生我們以前沒有見過的問題;第二、問題和問題結合,形成複合式問題;第三,問題發生的速度越來越快。

AI就是以往沒有的問題,它可以解決問題,但也是問題的一部分。AI正逐漸取代人類,未來許多工作均會消失,它究竟是提高生產力的工具,還是製造社會問題的來源?可能兩者皆是。

馬雲提出「新零售」,代表線上和線下的結合(O2O),也就是虛擬+實體,未來O2O會發生在每一個行業,不只是零售業,這就產生「複合式」問題:傳統產業需要轉型,但新經濟也要學習和傳統經濟接軌,管理學並沒有教我們如何處理這類問題。

既然是新情況,就不能侷限於過去的思維,也不能用傳統方法來解決問題。現實是,不可能每個人都有新思維,因此當務之急是訓練傳統的人轉換腦袋。

最近台灣IPO家數變少,許多企業想到大陸A股去上市,這對主管機關來說,是一種新挑戰,因為問題根源來自於海外。然而我們除了鼓吹台灣好、別人不好以外,似乎沒有什麼有效的解決辦法。

同樣的現象發生在學校,由於台灣高等教育制度混亂,越來越多青年學子計劃赴彼岸求學,竟然引起教育部關切,要求高中校長想辦法阻止,這就是一個錯誤解決問題的示範。

再來看投資,台灣投資長期不振,問題在於「五缺」-缺地、缺電、缺水、缺工、缺人才。政府的確有嘗試對症下藥,但光「缺電」一項就讓努力破功,以錯誤的方法解決問題,反而造成空污的新問題,整體問題越來越嚴重。

解決問題的高手是尹衍樑。大潤發中國業績下滑,他看出問題的根源是電商,立即和馬雲合作,將大潤發高價賣給阿里巴巴,sleeping with the enemy,創造雙贏。

另外一個解決問題專家是川普。他為了平衡中美貿易逆差,不允許高通賣晶片給中興通訊,打中對方要害,但並不置對方於死地,馬上回到談判桌上,暫時休兵,爭取所要的東西。

面臨複雜的問題,我們需要系統性思考,戰略比戰術更重要,必須破釜沉舟做出重大關鍵的決定。舉例來說,人才往大陸跑,代表台灣的環境出了問題,解決之道要不然徹底轉變台灣的生態系統,要不然就必須從兩岸合作,探討共贏的可能。

這是一個非常時代,決策的智慧比方法重要,而決策的時機又比過程重要。

周末在杭州聽馬雲演講,他說一般人通常「因為看見、所以相信」,但科學家和企業家的特質是「因為相信、所以看見」,這也是他演講的題目。

如果你看見了台灣的未來,請相信你的直覺,終有一天,它會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