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媒體工作的樂趣之一,就是提早嘗試新事物,例如自駕車。

3月時,我們得到美國參訪Uber自駕車的機會,他們很少對媒體公開他們的自駕技術,機會相當難得,除了美國匹茲堡的自駕車試乘外,也參觀他們舊金山總部。

坦白說,出發之前,我對自駕車的想像,就是兩個字:無聊。

因為我是個愛開車的人,經常台北、墾丁兩地一天1100公里來回,手握方向盤在山道海邊奔馳,在國外租車時也常租手排車,我熱愛操控的樂趣。目前在台灣能看到的自駕車,只是在封閉的園區,按照既定的路線行駛,自駕車對我來說,近乎無聊。

但是在匹茲堡,坐過Uber的自駕車後,我對自駕車的想法,卻改變了。我坐的這台自駕車,在匹茲堡繁忙的街道上穿梭,但我感覺不出來人開車跟機器開車有何不同,碰到可能的障礙物,它會自動煞車,車內iPad顯示的路徑圖與感測器彙整的2D圖像,也讓當乘客的我們,感到心安。

經過這次體驗,我想像一個70歲後的計劃:

10幾年後的一個晚上,我把自行車拆下來,放上我的自駕車的後座,再把潛水器材全都搬上後車廂中,我在電腦中輸入墾丁的合界座標,車子自動播放我最愛的舒伯特「鱒魚四重奏」,上了高速公路後,我就一路熟睡,讓車子自動駕駛,省了一晚的旅館費。

6個小時後,我的愛車播放Mick Jagger的「Old Habits Die Hard」把我叫起來,眼睛張開,我已到了墾丁合界海邊。此時,我的好友已把氣瓶準備好,當旭日從大尖石山升起時,我已經在墾丁的海底。

人生苦短,時間珍貴,我又何必執著非要自已開車不可?

僅管從美國採訪回來後,Uber自駕車竟然在美國坦佩市撞死了一名違規穿越馬路的婦人;隔沒幾天特斯拉的一輛電動車,一名華裔工程師在開啟自動駕駛功能的情況下,撞上安全島,送醫後不治。自駕車頓時成了瘟疫似的,大家避之唯恐不及。

但因為我實際體驗過,我對它技術的進化,仍保持信心。以下跟大家分享我的Uber自駕車初體驗過程:

10年後的自駕車計劃

圖1/在匹茲堡Allegheny River河岸邊的Uber前瞻科技總部,停著兩排的自駕車,如果就外觀上來看,自駕車最大的差異點就是在車頂的LiDAR(光學雷達)。

10年後的自駕車計劃

圖2/這回的試駕,慎重起見,除了駕駛,Uber還找了工程師坐在副駕駛座上,接上筆電,觀察所有感測器匯整的圖像資訊,提高安全性。駕駛在開啟自駕模式後,他原本可以不用去碰方向盤,但因為現時美國法規規定,測試第3級自駕車技術時,駕駛人必須將手放在方向盤上,Uber宣稱技術上已達第4級,仍保守以第3級標準做測試。

10年後的自駕車計劃

圖3/自駕車穿梭在匹茲堡繁忙蜿蜒的街道,說實在的,我感覺不出跟我們自己開車有何差別,倒是有兩回,當有貨車從旁經過,感測器掃到的同時,自駕車會突然緊急煞車,讓我們都嚇了一跳。

10年後的自駕車計劃

圖4/車內前後也都各配置一台iPad,駕駛座旁那台顯示著路徑圖,後方乘客座那台則會顯示雷達及各式感測器匯整出的2D圖像。

10年後的自駕車計劃

圖5/雖是自駕,Uber的駕駛仍是專注的看著前方。我在上車時,給他們出了道難題,請他們帶我到我指定的地點,希望可以拍到自駕車與匹茲堡街景的照片,但他們婉拒,表示他們只能依照公司規畫的路線行走。

10年後的自駕車計劃

圖6/自駕車車項上的這顆圓桶狀的光學電達-LiDAR,它可以做360度的掃描,一顆售價7萬5千美元,幾乎比這台VOLVO還貴。但我相信,在發展自駕車的所有大廠,一定想辦法要把它藏起來,因為我實在沒辦法想像,一台法拉力跑車車頂掛著一顆光學雷達的樣子。

10年後的自駕車計劃

圖7/Uber自駕車是使用VOLVO的XC90改裝而成,它採用插電式的混合科技,使用渦輪機械雙增壓引擎,結合電動馬達。

10年後的自駕車計劃

圖8/我們完成自駕車的初體驗後,Uber的駕駛(右)及工程師(左)在我們那台自駕車前合影留念,其實我對他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們的鬍子。

10年後的自駕車計劃

圖9/我們跟在另一台自駕車的後頭,從涵洞的隧道中開出來。

坦佩市的Uber自駕車意外,美國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當時已組成了一個小組調查,雖然尚未有結果出來,但自駕車的概念幾乎是世界各大車廠共同努力追求的目標。在安全的前提下,應該再過個10年,一台自駕車就可以載著我到處騎自行車,到處潛水。

到那時候,若想重拾操控手排車的樂趣,我就到大鵬灣的賽車場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