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責任」

這兩個字,是和沛科技創辦人、網路稱為「翟神」的翟本喬,在說明公司為何選擇減資而非清算時,所給的答案。

翟本喬於22日在臉書上發文,他寫:

「和沛科技去年裁員的時候,很多人都問說為什麼不直接收掉就好?當然,我可以變賣公司資產,清算完畢後直接解散就好,而會計帳上試算完後股東事實上也是拿不到任何東西,這和今天減資到接近零有什麼不同?有很大的不同。」

律師:死亡和重殘的差別

安永圓方合夥律師方文萱說,如果把公司比做一般人,解散清算就是直接死亡,減資99.99%則可以比喻為重殘,兩者差別在於還有沒有復活的可能,即「法人格」的存續問題。

一般來說,解散清算可視為公司不願再繼續經營,按照法律程序,公司在清償所有負債後,若有剩餘的財產,就要分配給股東,投資人還有機會分到一些屑屑;但若償債後一塊不剩,股東也求助無門。

採用減資99.99%的方式,等於股東出1千元,只剩下0.1元的價值,股東權益立即遭受損失,儘管已通過股東會決議,像鴻海這樣的大公司也許賠得起,但對認股的員工而言,確實傷害到他們的權益。至於公司端,未來仍有增資重起的機會,就看原股東要不要買單,或是和沛科技要引進新的股東。

方文萱推測,若和沛科技手中還握有專利,或有其他廠商要買產品,因為法人格還存在,一旦專利認證或商品賣出,就可認列為公司資產;但若選擇清算,則一毛都不能算。

鴻海和翟本喬投資都歸零

和沛科技這一次的減資,是2100萬股換1股,實收資本額從8千6百萬減為1元。翟本喬在聲明中說,鴻海投資了2千萬股,這次減資,等於投資歸零;而翟本喬本人,因為2100萬股面值剩1元,所以光是帳面,他也賠了超過2100萬元。

翟本喬說,這次減資是在股東會上,主要投資人鴻海集團,和小股東代表一致通過的;他也認為,新創公司遇到這樣的情形,並不少見。

但因為翟本喬本身的光環,卻讓外界對和沛有一種「很厲害、不會倒」的期待,對翟本喬來說,或許不盡公平。和沛的減資,說明新創的不易,但至少也讓非商業領域的人學到,在面對公司營運不善時,倒閉並不是唯一的路,留得青山在,未來的發展誰也無法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