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界上沒有完美的工作,既要高薪,又要不加班,還要保你做到退休不裁員,是個摔不破的鐵飯碗;如果有這麼完美的工作,也輪不到你,永遠有比你條件優秀又有關係的人跑在前面,不是嗎?

換工作時,抱著想要求得一個完美工作的念頭,說真話,換不了的,別折磨自己了,到處投履歷、到處面試,不過都是瞎忙。換得起工作的人,是那些願意接受工作不完美,也願意損失掉原來工作一些好處的人。假使一點都不想損失,只想保持原來工作的各種好處,那麼何必換,留在原來工作就好了!

送你兩句傷人的話

我之所以這麼說,可是在百般羞辱中鍛鍊出來的。即使工作多年,步入中年,直到今天仍然會碰到客戶毫不客氣地對我說:

「這世界上沒有容易拿到的專案,好嗎?」

「如果有容易拿到的專案,也輪不到你,不是嗎?」

置換裡面幾個字,換成下面這兩句話,覺得傷人嗎?倘若是,我早就遍體鱗傷,可是我還是在江湖上活跳跳,就表示這兩句話說的是職場現實!如果沒法聽進去,就沒資格工作,因為搞不清楚工作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才會真的遍體鱗傷。

「這世界上沒有完美的工作,好嗎?」

「如果有完美的工作,也輪不到你,不是嗎?」

這兩句話,是我一直想對某位年輕人說的,過去一直擔心說出來太傷人,憋在心裡,直到今天他又來詢問我換工作的意見,讓我忍不住地噴出大火來,直直轟向他。

害怕工作不穩定

這位年輕人姑且稱為Allen,六年前從美國留學回來,頂著名校碩士學歷,在北部一家國營事業謀到差事,薪水4萬元,差強人意。一晃眼四年過去,Allen發現同學們不是進了大企業,就是進了外商,受到完整訓練,因此擔心競爭力不再,於是想要換工作。

透過獵頭公司介紹,有一家外商公司找上他,他認為可以用得上英文,不必恐慌離國際化漸行水漸遠,薪水還多2萬元,因此極有興趣。問題來了,這家外商公司用人謹慎,要求第一年約聘,表現理想的話,第二年起聘為正職員工。

內心掙扎不已,Allen問我要不要接受這份工作?我說條件不錯,你才28歲,不妨勇敢一試,但是他猶豫不決,卡在他擔心自己的表現不符理想,不就兩頭落空?可想而知最後他仍然留在原公司,理由是--

「為了一年多24萬元,我可能丟掉一個穩定的飯碗,那可值60萬元,風險太高,太不值得!」

看得出他在做生涯抉擇時,考慮的是「損失」,而不是「得到」。這是普遍的人性,多數人在做抉擇時,在意「損失」遠高過於「得到」,這是心理學說的「厭惡損失」與「避免損失」的心理現象。

比如說,到雜貨店買一斤綠豆,有兩家老闆抓綠豆的方式不一樣,第一家老闆先是抓起一大把放進袋裡去秤,發現抓太多了,再從裡頭抓出來幾次,這時候你的心是不是有點疼?第二家老闆則是先抓起一小把放進袋裡去秤,發現不夠,再抓幾次放進去。下次,你絕對不會再光顧的是哪家?是第一家對不?因為老闆往外抓的動作讓人感到損失,心很疼,誰還會再去?

這種從「損失」去做抉擇的角度,會讓人看不到「得到」,結果會傾向保守,這是Allen選擇回到國營事業的原因,顯然他是被「厭惡損失」的心理現象給打敗。

高薪的工作,都不穩定

第二次Allen面試一家大企業,還是來與我商量。我以為他會談這份工作的未來發展性等,但是並不是!面試的主管告訴他,白天會議多,工作不少,有些行政事務會留到晚上做,要有加班的準備,並強調責任制,不付加班費。Allen頗不以為然,不僅不符勞基法規定,而且在美國,只有高階主管是責任制,他擔心加班過於頻繁會受不了,做不下去。

「這麼『大費周章』地去了,萬一做不下去,就變成大麻煩。」

「什麼大麻煩?」

「兩頭落空,回不去原來的工作,連穩定都沒了。」

很明顯的,這兩年Allen換工作,從頭到尾最在意「穩定」,是國營事業可以提供的好處。但是看到同學人人大展身手,前途一片光明,逼得他慌了、急了,才想到要換工作。遺憾的是臨到做決定的重要關頭,他又退縮了,因為他發現,高薪是拿新鮮的肝換來的,工作沒有不操死人的,而且就算跟工作拼個你死我活,也未必落個好下場,極有可能還是會被辭退。

Allen就在國營事業與民間企業常中搖擺不定,任何一邊都沒辦法給他一個完美的工作,既穩定又高薪,還有漂亮的頭銜,並且準時上下班,夜裡睡得好。於是他三不五時就去談個面試,回來之後左思右想,又把伸出去的腳縮進來。猶豫不決就來詢問我意見,有用嗎?沒用的!因為他換不了工作的。

除非Allen認清楚一個道理,換工作與做股票是一樣的,都是投資,不同的是標的,工作投資的是生涯,股票投資的是金錢,而不管哪一種投資,道理都相通,高風險高獲利,低風險低獲利,不可能低風險卻要高獲利,那是賭博,賭徒才有的心理,而且保證十賭九輸。

再進一步想想看,如果有一種股票是低風險卻可以高獲利,輪得到你嗎?輪不到!一樣的,如果有一種工作是高穩定、高薪水、不採責任制且支付加班費,還承諾員工做到退休,輪得到你嗎?輪不到!

民間企業,沒有「穩定」二字,那是緣木求魚、癡人說夢。